“扑通”,奥斯顿的尸体被甩到了地上,如王落辰所说的那样儿,他真被轮盘给吸成一个人干儿。(书^屋*小}说+网)

    “五彩轮盘,回来。”

    王落辰心念一动,五彩轮盘将天地元力全部收进自己的自己的轮齿中,飞了回来。并在王落辰的神识作用下,变成虚影,没入他的百会穴,重新回到丹田之中。

    “辰,你刚才用的是什么法术啊?真是可怕。你看,奥斯顿真的成了人干儿了。”

    妮蒂亚等到他收回五彩轮盘,一把抱住他,指着不远处地上的干瘪的不成样子的奥斯顿,略显惊恐地问。

    “别怕,只是一种吸收能量的高科技装备。你不用怕。哈哈,大家也不用怕,高科技武器,专门吸收人类身体水分的。”王落辰拍了拍怀中妮蒂亚的肩膀,抚摸了一下她金黄色的长发,安慰道。

    安慰了他,为了怕别的战士对这种事情产生恐慌和疑惑,他还笑着向他们解释了一下。并将自己的这种攻击,给说成了更容易为他们所接受的东西。

    听他这样一说,妮蒂亚和那些机甲战士同时发出了一声“哦”,表示他们心中的疑惑和惊愕已经被这解释给消除了。

    见他们被自己给糊弄过去了,王落辰心中暗暗偷笑了一下,便对大家说:“好了,敌人基本上被肃清了,这堡垒中或者还有几名战力不高的女仆和侍者什么的,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恶行。咱们进去以后,只要他们投降,就免了他们一死吧。”

    交代完这话,他便命令机甲战士们留下二十人在外负责警戒,其余的都放弃机甲,换上轻装,跟着他进去救人。

    他的命令一下,大家就快速地行动起来。两分钟后,便集合到他的身边。

    他满意地看着经过一场战斗,各个都完好无损的战友,朝大家点了点头说:“走,进堡垒。”

    “师弟,我回来了。”他的命令刚一发出,甘恒通就提着一个被他绑的像粽子一样的影者回来了。

    “就一个?”王落辰记得跑了两三个的,见他只抓回来一个,便有些好奇地问。

    “师弟,一个就不错了,这还是我及时把他嘴里的牙齿给打掉,他才没有自尽的。你是不知道,这些混蛋,顽固的很,每人都在牙齿上藏了毒药药囊,只要我一制服他们,他们立刻就咬舌自尽。”甘恒通很无奈地苦笑了一声,解释说。

    “哦,牙齿里藏毒药药囊。这帮傻@逼,他们不怕在吃饭的时候吃到沙子,把药囊硌破,意外毒死他们?”王落辰听了这么荒唐的事,玩笑道。

    “谁知道啊,这帮混蛋,太顽固,也太疯狂了。这思维简直就是非人类啊。”甘恒通摊了摊手,露出了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表情。

    “好吧,咱们不说他们了。师兄,你把这家伙交给士兵们看管,咱们一块儿进去救墨师兄吧。”王落辰笑了笑,向甘恒通说道。

    甘恒通便将自己抓到的那名影者,扔给了在门口负责警戒的战士,跟着王落辰一块儿进了堡垒。

    守卫堡垒的血族士兵都被王落辰他们在外面给解决了。所以,他们进到里面后,基本没有遭遇到什么抵抗。很顺利地就到达了顶层。

    到了那里以后,因为王落辰对这里很熟悉,也很快就找到了关押墨可的房间。

    来到那间很坚固的房间后,大家遇到了点儿问题,就是因为这房间有密码锁,大家不好进去,全都被拦在了外面。

    不过,这也不算是难事儿。毕竟,这里既然关押着人,自然就有人掌握着房间的密码,好给房间里的犯人送饭什么的吧。

    想到这一点,王落辰就让他们将这里的女仆和侍者集中了起来,一一讯问,要他们供出房间的密码。

    结果,士兵们才刚一问,王落辰就见那名跟堡垒原来的长官布特恩有一腿的女仆主动站了出来,向他哭诉道:“指挥官大人,我知道这房间的密码,并且我也很愿意告诉你们。只是,你们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哪儿那么多废话?知道就赶快说,还敢乱提条件,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讯问她的战士听她还敢提条件,立刻怒斥了她一顿。

    “哎,一个女人嘛。何必跟她计较。就让她说说看,有什么条件吧。”

    王落辰曾经通过侵入她的神识而找到了墨可被关押的地方,心里多少对她有那么一点点感激,便给了她一些宽容。

    “谢谢指挥官,谢谢。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条件,就是希望您能够答应我,将我的相好,也是就这堡垒原来的长官布特恩给放了。他跟奥斯顿不是一伙儿的,他也没有迫害过你们地球人,真的。他是个老实人。”

    想不到女仆原来对她的那个相好,还是有些感情的。在这种自己的性命都有可能不保的时候,还想着能够让他获得自由。这令王落辰不免有些惊讶。

    因为,据他所知,这个女仆明明就是一个跟很多男人都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很**的女人嘛。怎么都这时候了,还这么重情重义的?

    不过,随后又一想,或许这女人虽然淫@荡,但心里最爱的还是那个中年男人布特恩也说不定呢。就点了点头,同意了她的请求。

    见他同意了,那女人很高兴,不用战士们催促,她便主动地跑到关押墨可的密室门前,将密码输入了进去。

    门开了,王落辰一马当先冲进去,将墨可给解救了出来。

    “师兄,你受苦了。”他对着因身上有伤而不能走路,被甘恒通给背在身上的墨可说道。

    “师弟,快别这么说,为了师门,我墨可就算是把性命交代了,也是应该的。”墨可一脸激动地说。

    “墨师兄好样儿的,师弟佩服你,不愧是咱们师门里最忠诚的弟子。”甘恒通一脸崇拜地说道。

    “哈哈,甘师弟,最忠诚说不上,为师门做事无怨无悔倒是真的。好啦,好不容易从这鬼地方出来了,咱们有什么话就别在这儿说了,还是赶快离开吧。”墨可谦虚了一下,说道。

    “对,两位师兄你们赶快走吧。记得出去后,就跟战士们一块儿到野猪峡谷跟咱们的人会合。我呢,在这堡垒中还有件事情要办。等做完了,马上就过去跟你们会合。”王落辰向他们说道。

    他要去做什么,既然他没有明说,墨可和甘恒通自然也不好多问。就向他点点头,和士兵们一块儿,押着那些被他们俘虏的血族人,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