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将大箭变成小箭来突破敌人的防御,就好像裁缝将锥子换成了绣花针,穿透力更强了,干起活儿来更顺手了。所以才一下子穿透到了上木依噶的死之力护盾,将他的胸口给穿了个窟窿。

    “啊!”

    上木依噶胸口透亮儿了之后,马上大叫一声,吐血三升,一命呜呼了。

    他的那些手下,除了被王落辰他们所杀的以外,原本十几个人,就只剩下两三个了。

    看见自己的头领死了,无心恋战,便想逃跑。

    王落辰哪里肯放他们走?他们才刚开逃,他便朝甘恒通一招手,说道:“师兄,这些人对咱们掌握影界的情况十分有用,若能抓一两个回去交给师门,也是大功一件。师兄可不要叫他们跑了。”

    “对啊,还是师弟精明,为兄倒是一时没想起来。哈哈,放心吧,都交给我了。”

    经他一提醒,甘恒通这才想起抓人交到师门请功的事儿,立刻大笑一声,飞身追了上去。

    而他一走,王落辰施展起元力来更无顾忌。便再次将元力之刃放出,向着奥斯顿攻击而去。

    奥斯顿刚刚在与这小刀刃对阵时,已经吃过一回亏,这次学乖了。不再跟它硬碰硬。而是释放出重力波所形成的圆形飞盘,跟它在空中相博,不让它近身。

    “靠,还跟我玩儿上打飞盘游戏了。可惜,我这会儿没功夫跟你玩儿了。五彩轮盘,出!”

    王落辰知道以自己师兄甘恒通武将上品的实力,很快就能将影界的影者给抓回来。所以,他若想使用杀招儿将战力为武帝级的奥斯顿给击败,就必须抓紧时间。

    因而,他便决定不再跟这家伙纠缠下去了,将自己的杀手锏五彩轮盘,由体内给调了出来。

    五彩轮盘一出现,便按顺时针方向快速旋转,并将王落辰周遭的天地元力给带动了起来。

    这些元力在五彩轮盘的周围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开始往里面吸收元力。

    “五彩轮盘,罩!”

    王落辰对轮盘的使用更加纯熟,他将手指指向奥斯顿,那轮盘便带着巨大的旋涡在他的手指指挥下,向着他笼罩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

    奥斯顿看着电闪雷鸣的旋涡和那中心不断变换色彩的轮盘,心中大骇。不知道这又是王落辰的什么武器,便赶忙释放出自己的重力波进行防御。

    可他哪里知道,王落辰要得就是他进行防御。因此,他一看奥斯顿放出重力波,便马上催动五彩轮盘,狠命地吸收他放出的生之力。

    “呼呼”

    五彩轮盘在王落辰的神识操控下,飞快地旋转着,产生了巨大的吸力,将奥斯顿所释放出的生之力,一点不剩地都给吸了进去。

    “有古怪!小子,你又玩儿阴的。”奥斯顿发觉情况不妙,便赶紧将自己的生之力收回。然而,他发现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因为,当他想收回生之力时才发现,五彩轮盘所形成的那个旋涡,其对生之力的吸引力比他想象的更大。

    因而,他用力收回自己的生之力,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还因为运行功法是打开了自己的脉门,让那些吸力趁机而入,深入到他的身体内部,将他所存储的生之力,也给往外吸了出来。

    “该死,这东西原来是个专门偷人家能量的玩意儿。这下我上了这小子的当了。”

    当奥斯特发现了身体内的生之力也被五彩轮盘给吸收,而他想阻止,却没能阻止得了时,才知道自己上当了。

    “哈哈,善恶到头终有报,你残害我的同胞时,就应该想到自己没有好下场的。你就等着被我的法器给吸成人干儿吧。”

    听他咒骂,就知道五彩轮盘已经得手了。不禁再次向轮盘中倾注自己的神识,将它转动的更快。使得它以更大的力气,更大的速度吸收起奥斯顿身上的生之力来。

    “混蛋,我不甘心哪。我还有很多绝招没有使出来呢。小子,你这样使用阴谋诡计不算本事。就算是我输了,我也不会服气你。有本事你收起这东西,跟我真刀真枪地大战一场。我敢说,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我一定会将你打得满地找牙,跪地求饶的。”

    随着生之力被不断地吸走,奥斯顿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急中生智,竟然使出了激将法,希望王落辰可以收起轮盘,和他公平对战。

    “靠,你个丑八怪,你妈没教过你吗?不要跟聪明的孩子玩儿心计。否则会被人给整死的。哼,你跟我玩儿激将法。你以为我傻啊。”

    王落辰一边调侃着他,一边再次将轮盘调快了几分。

    “哦,不,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妮蒂亚公主,我愿意重新拥戴您,为您的父亲,我的君主效犬马之劳。您行行好,帮我求求情,让这位人类的王者,饶了我吧。”

    随着生之力被抽取出体内,奥斯顿的刚才变身了的身体又慢慢地变了回去,这说明他体内的力量正在逐渐消失,也说明他的修为和生命力都将失去。

    他害怕了,向自己的旧主子,他的公主妮蒂亚跪下认罪,求情起来。

    “现在才知道错,才向我认罪。晚了。因着血神赐予我的神圣权力,我谨代表血族尊贵的王室宣判,奥斯顿侯爵因为背叛王室,卖主求荣,残害无辜,被判处死刑。立刻由人类的王者,王落辰执行。”

    面对他的哀告,妮蒂亚不仅毫不动容,反而还有模有样地宣布了他的死刑。

    妮蒂亚的宣判,显得很庄重,让王落辰感觉到她身上真有某种神圣的气质。便带着几分欣赏,冲她点了点头说:“妮蒂亚,你不愧是血族的公主,一言一行都很有气派,很有法度。让我非常佩服。因此,既然公主大人您开金口了,那本人就勉为其难地收了这老王八的性命吧。”

    说着,王落辰再向法阵一指,法阵立刻滴溜溜转动着向着奥斯顿侯爵压了下去。

    这一下,旋涡将奥斯顿给卷了进去,并带着他快速选转择了起来。

    那情形,看着就像旋涡是一个巨大的洗衣机的甩干桶,身处其中的奥斯顿就是在桶里被带着旋转的衣物。而他身上的生之力,则是那湿衣服里的水分。正随着甩干桶的快速旋转,被不断地甩出来,然后流向排水口。

    这样甩了大约半分钟,王落辰通过神识,已经感觉不到奥斯顿的生命气息,便叫了声“停”,就将轮盘给停了下来。

    轮盘骤然停止,旋涡便也随之猛地停了下来。而随着它们的停止,由于惯性,奥斯顿的尸体也被一下子给甩了出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