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明神盾虽然仅有一尺方圆,在丈许长的死亡之矛面前,显得不堪一击,但在将矛尖儿顶住之后,就是死死地一动也不动地停在那里,让那长矛无法前进一丝一毫。

    长矛好像也有灵性,见自己被挡住了,生气了一样旋转了起来。

    它这样一转,矛尖就好像变成了一个钻头,在光明神盾上飞快地钻了起来。

    但这也没用,它这钻头的硬度跟神盾比起来,好像是蜡烛遇见了钢铁。虽然矛尖上的黑色死之力在双方摩擦的时候,像碎屑一样唰唰地往下掉,但就是无法在神盾上钻出一个洞来。

    “怎么会这样?我的死亡之矛还从来没用被人给挡住过。气死我了。死亡之矛之死气沉沉。小子,给我去死吧。”

    上木依噶见自己的进攻受挫,急了。身上陡然散发出一股浓黑的气体,疯狂地向着死亡之矛注入了进去。

    “呜嗷——”

    死亡之矛得到了新的助力,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吼声。接着,便也向光明神盾释放出了黑色的浓烟,想要用自己的死气,将光明神盾给玷污。

    “光明神盾,大放光明。”

    王落辰见那死气向自己的神盾笼罩,岂能让它得逞?心念一动,一股火元力注入进去,光明神盾顿时亮了数倍。变成了一轮如白昼中晴空艳阳般的存在。

    “嘶嘶”

    光明神盾上释放的光明,有如一支支火焰聚合成的利箭,将所有的死气尽数烧灼一空。

    这嘶嘶声,就是死气消散前那极为不甘地嘶鸣。

    但光明到处,死亡和黑暗便理所应当地避让或消散,这由不得它们不甘心。所以,它的不甘便也只能是不甘。阻止不了光明的扩散,同时也挽救不了自己灭亡的命运。

    光明神盾将死气驱散,便将所有的光明像凹镜一样,全部反射到自己的身前,使得它们聚焦到死亡之矛的矛尖儿上。

    所有的光明聚在一起,就是所有的能量聚在一起。矛尖受到这能量攻击,仅仅一刹那,竟然像被火焰加热的钢铁一样,变得赤红起来。

    并且,这赤红还能够传递,使得它整个矛身都红了起来。

    然后,随着光明神盾上源源不断射出地能量在矛身上汇聚。它,竟然变得像加热过度的钢铁一样,出现了液化现象。

    一点一滴的红色岩浆一样的液体,从长矛上不断的滴落,长矛的体积也就在这种滴落中,不断地缩小。

    “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没有的话,就乖乖地跪地求饶。否则,别怪小爷不客气了。”

    王落辰看着那长矛慢慢缩小之际,上木依噶却再无半点动作,就只当是这家伙黔驴技穷了,不禁向他发出了嘲笑。

    “哼,别得意太早了。让你尝尝我的‘生无可恋’魔音。”

    上木依噶看着自己辛苦吸取来的死之力,都被王落辰以光明元力尽数烧掉了。心中十分气愤,从怀里拿出一只百合状的小喇叭,对着王落辰吹了起来。

    “嗯嗯嗯”

    那种小喇叭仿佛只会发出一种全无半点变化,且让人头昏脑胀的声调。让王落辰听得昏昏欲睡。

    这还不算,随着困意的来袭,王落辰的心中还渐渐生出一丝烦躁。

    这股烦躁,让王落辰非常难受,觉得这世间的一切根本就毫无意思,不如趁早结束生命,再去投胎转世,重新活过。

    “靠,这什么鬼叫?还让不让人睡觉了?真他@妈的烦人。”

    就在王落辰心中那股死志刚刚萌生之际,他突然听到一声尖利的怒骂声由打自己的泥丸宫中响起。

    仔细一听,原来是天一生水被吵醒了,对吹喇叭的人发出了咒骂。

    “的确可恶,居然用这种蛊惑人心的玩意儿来乱人心智,让人产生死亡念头。小水水,你别生气,继续睡觉。我这就替你除掉这可恶的混蛋。”

    王落辰为天一生水的骂声所惊醒,一下子恢复了神智。

    生气于上木依噶对自己的阴毒,他猛地吸了一口气,对着他大吼了一声。

    “吼!”

    这一吼,一股气流就从他的口中喷涌而出,形成一柄气箭向着上木依噶激射而去。

    这一招,是他从自己所见过的,由他师母吴绮梦所施展的天魔音中所参悟出来的。

    现在,随着他能够调用元力,很多功法在他大脑那强大的记忆力和模拟能力的支持下,都可以被他给掌握和参悟。

    所以,他跟奥斯顿和上木依噶战斗的过程中,才能使得出这么多以前不会使用的招数和攻击方法。

    就拿这天魔音来说吧,就是他凭着对师母施展它时所留下的记忆,一遍遍回放多参悟出来的。

    根据他的参悟,所谓的天魔音其实就是元力使用的一种方法。

    发出天魔音的人,吸进一口气,然后将木元力所变异出的风暴元力,奋力地吹向对手。

    在这一过程中,由于空气急剧地从肺部涌出,引起了声带的振动,显得声音很巨大。故而,当风暴迅速地袭击到敌人时,就给别人造成一种印象,好像他们是被声音给震死的那样。

    其实呢,并不是。他们不是死于声音,而是死于空气的压迫。

    但这并不是说只有空气才可以杀人,声音就不可以杀人。声音其实也可以杀人的,就像金长老的震魄金声,将金元力藏于声音之中,利用声波传递能量,一样可以杀人的。只不过,那需要更高的对元力的掌控能力才能做到而已。

    吴绮梦的战力并没有那么高,所以她还做不到以声音杀人,只能用风暴元力在自己的面前形成气墙,将敌人给生生怼死。

    王落辰也是在头脑中多次参悟,才明白这个道理的。所以,他今晚才能够使得出来。

    不过,到底是元力的修为以及这种方法运用的熟练程度不及自己的师母,因此还不能形成气墙,只能形成一支速度和威力都很大的气箭。

    但就算是这样,这支气箭,也够上木依噶喝一壶的了。

    因为,气箭虽然不如气墙攻击的范围大,显得气势磅礴,霸气十足。但它的攻击力却比较集中,令在它所攻击的这条线上的人,所受到的压力更大。

    “小子,你这是什么功夫?根部就不是音波攻击。”上木依噶在气箭飞来之际,收起自己的小喇叭,以死之力形成护盾,防护在自己的前面,暂时抵挡住了气箭前进的脚步。

    “这不是音波,是气波。你明白了吧。所以,你这样挡是没用的。因为,气波可是会收缩的。”

    王落辰回答了他一句,然后,将自己的手掌伸出,遥遥对着上木依噶面前的气箭一握,说了句:“凝!”

    那气箭便有两米多长,大腿般粗细的大箭,变成了一支一尺多长,手指粗细的小箭,一下穿头上木依噶的护盾,扎在了他的胸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