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早在出手之前,便已经想到甘恒通会吃惊,因而在出手的同时,以神识向他发送了一个意念。(书^屋*小}说+网)

    “这不是真正的元力,只是法阵地妙用。师兄不要说破。”

    甘恒通听他这样讲了,才收起自己脸上的惊讶之色,跟在他的后面冲了上去。

    能够使用元力,若发生在别人身上或许不算什么稀奇事儿,但发生在王落辰身上就有些令人感觉不正常了。

    因为王落辰早就已经被长老们给判定为不能使用元力之人,众人也对他形成了这种印象。

    若是现在他身上突然出现打破这种定论和印象的现象,那么那必定会引起其他人的好奇和审视。甚至,他还会成为很多人研究的小白鼠。

    真要那样的话,恐怕他身上拥有天一生水、五彩轮盘和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的秘密就藏不住了。

    因此,一直以来,他才极力隐藏自己能够凝聚元力并且可以调用的事实,免得生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的。

    平日里,有同门在的场合,也尽量不用元力化形攻击。今天会用,也是遇到了实力强劲的奥斯顿,被逼的没办法,才不得不动用杀招儿的。

    但为了不让见到这一幕的甘恒通到处乱说,在使用时,还是特意编了个谎话儿来骗了他一下。

    他的元力化形攻击武器跟别人不同,别人的要么是巨剑,要么是巨枪,反正都是巨大的家伙。而他的却只是一把大小不过两三寸的无柄刀刃一样短小的小型武器,跟别人的大不相同。因此,他一说,甘恒通也就信了。

    骗过了甘恒通,他使用起元力之刃来便无所顾忌了。神识控制着它以近乎光速的速度,射向了奥斯顿。

    这样快的速度下,奥斯顿根本毫无反应时间,只好将自己的无法承受生命之重重力波再次祭出,当做盾牌保护自己。

    “元力之刃,变换元力。”

    王落辰见他再次使用出生之力形成的力场,马上以神识将元力之刃上所蕴含的五行之力变换成了单纯的木之力。

    如此一变,就见元力之刃由五彩一下变成了单一的青色,形体也由一片薄薄的刀刃,变成了一棵宛若盆景一般的小树。

    这小树跟重力波一接触,所有的树叶便一齐掉落,变成一片片不过几毫米大小的利刃,穿透重力波向奥斯顿射去。

    这利刃虽小,但却好像拥有极强的穿透力,它们射向奥斯顿,根本就不为他的重力波所影响,倏忽便打到了他的身体上。

    “嘶嘶”

    它们如锋利的手术刀一般,割裂了奥斯顿坚硬到激光都不能伤其分毫的皮肤,向他的肌肉和血管里钻了进去。

    “啊——”

    身体各处同时被众多的刀片割伤,奥斯顿发出了一声惨呼。

    “上木依噶,先别管那些小喽啰了,快帮我全力攻击这个少年。”奥斯顿被伤到了,认识到王落辰的厉害,觉得仅凭自己恐怕是对付不了这有些怪异的少年,便向影族的那名头领发出了助战的邀请。

    “嘎嘎,怎么?你顶不住了?那我们就帮你解决了他吧。兄弟们,暗影杀机阵!”

    那影族的头领正带着他那帮被机甲战士的炮火给打的破衣烂衫的兄弟,跟机甲战士进行着肉搏战。受到奥斯顿的邀请后,立刻叫了一声,便消失在了原地。

    而随着他的消失,他的那帮兄弟也一起消失了。

    他们一消失,王落辰就立刻意识到有些不妙,便马上复刻出一道法阵,护住了周身。接着,就以神识展开了搜索。

    然而,对方的速度太快了,他的神识还没有展开,那些影者就已经逐个出现在了他身边,向他发起了数轮攻击。

    好在这些影族的攻击只是一些拳脚和兵器的进攻,根本就突破不了法阵的防御。并未对王落辰成造成任何伤害。只是影响了他对奥斯顿侯爵的进一步动作。

    而趁这个空隙,他看到,原本被自己伤到的奥斯顿,已经借助生之力的恢复能力,将自己身体上的伤口给修复好了。

    “可恶,一群讨厌的苍蝇,坏我的好事。你们不是喜欢隐藏吗?我这就叫你们藏无可藏。”

    见奥斯顿将身体的伤口给修复了,王落辰有些急了,心想若是这样打下去,何时才呢能解决掉这些绊脚石,救出师兄啊?便暗自打出几道寒冰元力,悄悄在自己周围布置出了一层透明的,足以将人体迅速冻结的寒冰防护罩,等着那些影族人如自投蛛网的苍蝇一般往上撞。

    “扑通、扑通”

    果然,那些不知死活的家伙,没有意识到王落辰周围已经发生了变化,还照旧向他发动攻击。

    谁知,这一次,就在他们快要靠近王落辰身体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从指尖开始,变得不听使唤起来。仅仅半秒后,他们的身体就冻结了。

    这一招儿,是王落辰在卓应儿在祖庙厨房那儿冻结自己衣服时偷学来的。没想到第一次用,就将影族的五六名影者给冻成了冰坨子。

    这些家伙被冻住之后,立刻就直线坠落在地上,保持着刚才进攻时的姿态,一动不动了。

    “哈哈,该死的苍蝇,让你们再捣乱。”王落辰指着那些被自己冻住的家伙,大笑着。

    “可恶,死亡之矛。”

    那名头领见自己一下就失去了几名族人,且他们所布置的暗影杀机阵也被破掉了,气得现出身形,使出了杀招。

    死亡之矛,是以死之力凝聚化形的武器。

    黑色的丈许长矛,弥漫着一层浓浓的灰色死气,向着王落辰飞来。

    还未到近前,王落辰就感觉到那股死气带给自己地威胁,以及它让自己产生的那一丝面对死亡时的恐惧。

    这恐惧如影随形,在他的心头萦绕,使得他逐渐产生出一种无力感。

    “该死,这死亡之矛似乎不仅仅具有攻击力,还有蛊惑力。能让人产生幻觉。不过,你用这样的阴招儿,找错对象了。那就让光明元力,替我驱除黑暗,照亮生命,让一切丑恶的东西在世间消失吧。”

    面对蛊惑,王落辰抱元守一,凝神静气,释放出一股火元力,并让显形为光明元力,化作一轮光明神盾,将那黑色长矛给挡了下来。

    漆黑的夜色中,神盾释放着耀眼的光明,死死抵住黑色长矛,令它前进不了分毫……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