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没有想到他还有隐藏的后手,因此他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愣。

    尤其是那些士兵,他们听到“影族”这两个字之后,个个都大惊失色,连忙向奥斯顿恳求说:“侯爵,我们知道错了,我们改主意了,我们不投降了。”

    “晚了!”奥斯顿冷冷地说道。

    随着这两个字由他嘴里发出,那些人便感觉自己的脖颈处一凉,然后他们就感觉自己的头颅好像断了线儿的风筝一样,掉落在了地面上。

    “小心!真有影族。他们会隐身。”妮蒂亚见到那些想要向自己投降的士兵,毫无征兆地就被人家给弄掉了脑袋,相信了奥斯顿的话。

    “哼!小小伎俩,瞒不过我的眼睛。给我出来吧。”王落辰闷哼了一声,以神识锁定并攻击了隐藏在夜色里的十几个鬼鬼祟祟地家伙。

    “啊!”

    神识骤然被攻击,那些隐藏在夜色中的人纷纷大叫一声,露出了身形。

    只见他们个个身穿黑色皮甲,身上散发着一层正在消散的烟雾。

    那烟雾,是一种生活在他们那个世界的某种动物死去后的尸气制成的。在夜里用来隐藏行踪,一般人很难发现。

    但这东西在使用时,需要使用者以自己的神识控制他们在自己周身的均匀程度,才能将他们的身体隐藏起来。这就要求使用者的神识够强大,且不能分神。

    所以,王落辰刚才的神识攻击,才会起作用。

    “影族?暗中偷袭的小人,你们为什么要帮助血族?说!”他们一现身,王落辰便冷冷地盯着他们大声质问道。

    “嘎嘎嘎,你的问题太可笑了,我们影界和血族相生相伴,就像镜子的反正面。因此千万年来都是相互利用的邻居,你现在居然会质问我为什么要帮他们。真是可笑。”

    他们这些人中的老大,听了王落辰的话,在发出了一串儿像鸭鸣一样的怪笑声后,像看待白痴一样,给他解释了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帮血族。

    “你是影族的哪一支?影族一直都是替我们王室做事的,为什么你们会帮助帮着奥斯顿和莫罗反叛我们?”在那嗓音古怪的老大说完之后,妮蒂亚没等王落辰说什么,就急切的问道。

    “我是哪一支你管不着。嘎嘎。因为我们整个影族以后都再也不会替你们王室做事了。而且,不光不替你们王室,也不替你们影族的任何势力做事了。我们现在,只听命于伟大的狂霸星君主。他让我们帮谁,我们就帮谁。嘎嘎。”那影族头领怪笑着回答。

    “这么说,你们整个影族全族的人都已经彻底臣服于狂霸星人了?”听到这个消息,妮蒂亚因为自己的种族失去了一个强大盟友而有些震惊和慌乱。

    “嘎嘎,不错,我们全族都已经臣服于伟大的君主了。以后,再也不用看你们血族的脸色生存了。千万年以来,你们血族占据了血域,依凭着吸取血石生之力的便利,大肆吸收生之力来发展壮大自己。”

    “而我们影族,却只能在黑暗的影界,吸收其中稀薄的死之力来缓慢地繁衍生息。以至于无论在力量和人口数量上都远远地不及你们,更导致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你们的附庸。”

    “但现在这种状况改变了,我们影族得到了狂霸君主的垂青,他许诺我们可以任意地在地球上吸取死之力,并且以后还可以跟随狂霸星的大军到达别的星球,获取更多的资源。嘎嘎!”那影族头领再一次怪笑着说道。

    “没想到你们影族这么卑鄙,我们血族待你们如朋友,你们却在血族最困难的时候违背自己的诺言,背弃我们的血誓。好,既然你们无义,那就别怪我们无情了。今后血族的人见到你们,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杀掉你们的。不信,咱们走着瞧。”妮蒂亚恨恨地说道。

    “少废话了。你不要一口一个‘我们’血族了。你现在已经代表不了整个血族了。因为据我所知,你们血族中至少已经有一半的人选择了跟我们一样的道路。至于你们王室,哼。你们这样下去,真的很危险的。说不定,哪一天伟大的君主就会在一怒之下,将你们全部杀掉的。”那名头领幸灾乐祸的回敬了妮蒂亚的狠话。

    “好啦,妮蒂亚,他们已经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地要给人家当狗了,你再怎么劝也白搭的。所以,还是省省力气吧。”

    王落辰听了他们的对话,已经大致上搞清楚了所谓影族是什么来头,便将妮蒂亚掩在自己的身后,直接面对他们,打算跟他们一战。

    “是啊,省省力气吧。那样的话,待会要死的时候,说不定你们两个还能说上两句情话。嘎嘎。真是好笑,一个高贵的血族的公主,居然会跟地球人族中一个贱民谈情说爱。”那名头领嘲笑道。

    “你才贱民呢,你全家全族都是贱民。看我今天不撕烂你的嘴。”他的话激起王落辰心中的怒火,他狠狠地骂了他一句,然后对自己这边的机甲战士命令道:“弟兄们,红外线锁定。给我狠狠地打!”

    说完,王落辰拉住妮蒂亚,用神识向师兄甘恒通招呼了一声,飞快地后退了数十步,跟战场拉开了距离。

    他刚一退开,那些机甲战士就向那些黑衣人还有奥斯顿侯爵发动了攻击。

    跟刚开始进攻时一样,机甲战士对着这帮人又是一阵火力全开地激射。

    “靠,玩儿阴的。我都变身了你又跑掉。哼!休想。”

    见王落辰退开,已经完成变身的奥斯顿冒着枪林弹雨追了上来。

    要说在变身后,他的身体还真是结实。他一路飞行,向王落辰发起攻击,那些射向他的子弹炮弹激光什么的,居然一点儿都奈何不了他。

    不过,他身体厉害,被机甲战士的攻击给群殴了也没事儿。可那些影族的人就倒霉了,虽说有死之力护体,他们还是被打得焦头烂额的,全然没有了刚出现时的精气神儿。

    “哈哈,兵不厌诈,让你们也常常被偷袭的滋味儿。”王落辰得意地大笑着,迎向了正在朝自己飞来的奥斯顿,跟他展开了真正的战斗。

    “元力之刃”

    两人相距还有数米,王落辰突然祭出了自己的元力化形武器。

    “世界本原之力!怎么,你也会使用这种力量?”

    奥斯顿见那刀刃般的近乎实质的能量体向自己飞速袭来,大吃一惊。

    “啊,师弟不是不能使用元力吗?怎么连化形武器都出来了?”

    吃惊的不光有奥斯顿,还有一直没有见过王落辰使用元力,以为他只能使用法阵和肉体力量的甘恒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