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见那些士兵都很听奥斯顿侯爵的话,便知道若是不能将奥斯顿快些除去,他们是不肯投降的。就在出手之时,毫不留情。手中千绝剑寒光一闪,一招《归元剑》中的“宇宙初始”向他攻了过去。

    “宇宙初始,一片混沌,有剑出世,破碎虚空”,此剑招虽为归元剑的第一招,却并非一般剑法的那种软绵绵的,毫无杀伤力的,只是花架子的起手式,而是一记凌厉无比地杀招儿。

    “当当当”

    王落辰仅仅攻出一招,却暗藏了十三个剑式,每一式都攻向对方身体的一个点。

    剑如雨滴般袭来,奥斯顿赶忙用自己左臂上的那块一尺方圆的,铭刻着红色蝙蝠的红色血盾,奋力抵抗。

    剑尖儿和血盾撞在一块儿,发出密集的响声。

    “很厉害,想不到人族之中还隐藏着你这样的高手。只是,你这武器再厉害,也不过是一件冷兵器,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还是尝尝我血族的新式武器,血红神芒的厉害吧。”

    奥斯顿用自己的血盾挡住王落辰的千绝剑,右手举起一只小小的火炬样的武器,对准王落辰射出了一道红芒。

    “小心!”那道红芒一出现,正和一名血族战士打斗的妮蒂亚立刻发出一声惊呼。

    血红神芒是血族在狂霸星人的帮助下,利用生之力原石制造出的新武器。可以直接发射强烈的生之力,威力巨大。

    但因为血石宝贵,故而还还没有量产,只配发给了少数血族贵族。想不到奥斯顿这里会有,所以在战前她并没有跟王落辰提起过这种武器。

    现在见奥斯顿陡然拿出,她生怕王落辰会被它给伤到,故而赶紧提醒。

    谁知,王落辰见那红芒发出,并听到她的提醒,非但毫不闪避,反而还向前迎了上去。同时嘴里喝到:“丢人现眼!”

    接着,便在自己的面前镌刻出一道法阵,进行抵御。

    那法阵一经复刻,就立刻在王落辰的神识催动下快速旋转了起来,而它的体积也便在这旋转中越变越大了,将王落辰的身体给一点儿不落的全部遮挡了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因此,就在晶莹的法阵刚刚生成,红光便来到了面前。

    “啵”

    血色的光芒打在法阵上,激起一股能量波动。犹如一只飞虫落入了蛛网,法阵被它给冲击了的地方,发生了非常严重的变形,深深凹陷了进去。

    但它造成的攻击也仅仅就只能是到此为止而已。因为那蛛网凹陷进去,却并没有被它给穿透。反而还像产生了某种粘性一样,将那些血色光芒紧紧地黏在了自己上面。

    接着,法阵中的其他线条也便向它围拢了过来,如有灵性一般,将血色光芒给包裹了个严严实实。

    然后,奇迹出现了。

    圆睁着双眼看着这一切的奥斯顿简直不敢相信那是真的。

    因为,只一瞬,仅仅只有一瞬,那红色光芒就被法阵给全部吸收到了自己的那些曲线好圆球中,消失不见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可以吸收生之力的古怪玩意儿?”奥斯顿发出了惊奇的质疑。

    “太厉害了。亏我还为你担心。想不到你这种防御术,还有吸收能量攻击的能力。啧啧,真是神奇。”在一旁为他担心的妮蒂亚松了一口气,发出了自己的赞叹。

    “防御术?哈哈,我的法阵可不仅仅是防御术。妮蒂亚,你看好了啊,我给你放个大烟花看看。”

    王落辰见法阵吸收了血红神芒,心下也很得意,便一动心念,让法阵飞快地向着奥斯顿飞了过去。等到了他的头顶,轻轻用手一指,说了声“爆!”,法阵便在他的上空爆开了。

    “嘭”

    法阵发出一声爆响,真如高空礼花弹一样碎成无数光点,向着奥斯顿袭去。

    那些光点都是最精纯的天地元力,它们一起涌向奥斯顿,立刻让奥斯顿顿感压力。

    他赶忙将自己的“无法承受生命之重重力波”给释放了出来,形成了一层护罩儿,将自己给包裹了起来。

    “噗噗噗”

    光点和他的护罩撞击在一块儿,发出破灭的声音。

    “哈哈,你的攻击同样也奈何不了我。”奥斯顿见那些光点在自己的重力波上好像并没有产生什么效果,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

    “是吗?我想你是高兴的太早了。看着啊。哈哈。”

    王落辰也笑了,然后将手指再朝奥斯顿一指说道:“聚!”

    随着他声音的发出,那些原本泯灭的光点突然在奥斯顿的重力波中重新涌现了出来,并向着一个亮点快速凝聚,很快地它们就重新形成了一个比先前略小的法阵。

    “聚散无常,生灭由心。哈哈,法阵,给我再破。”

    法阵本来就是由王落辰的神识,在构成世界的最基本的粒子间镌刻出来的,自然可以随着他的神识任意聚散。

    从前的时候,他的神识的强度不够,对法阵运用的熟练程度也不够,无法做到生灭由心。法阵破裂了,就只能是再次镌刻。

    如今,经过一段时间的使用和演练,再加上他对自己神识的不断锤炼,神识对法阵的控制力又加强了许多,自然就能做到对法阵的任意控制了。

    所以才导致,刚才在奥斯顿面前爆开的那看似已经破裂的法阵,实际上却是在他的神识操控下主动碎开,并隐藏了起来。

    它们并未真正消亡,自然便还在王落辰的掌控之中。

    待它们化整为零,以细小的粒子状态通过重力波的组成部分的间隙,进入它的内部。王落辰再让它们聚合起来,它们自然是很快就能再聚合起来了。

    当然,聚合不是最终目的,在其内部真正爆开,打破他的重力波形成的防护罩才是。

    因而,当它们再次重聚,王落辰便再动心念,将法阵给二次爆开了。

    “嘭”

    这次爆开,法阵所吸收的能量完全彻底地释放出来。

    那能量在奥斯顿的周围肆虐,将他的所谓重力波给搅了个稀巴烂。令他一下子就失去了防御。

    而这时,王落辰却已经趁机向他飞快地攻了过来。

    “看拳。”

    王落辰近身,直接跟他展开了肉搏。

    “贱民,竟然敢跟我玩儿阴的。我要杀了你。”

    辛苦修炼了数十年的重力波被王落辰给破掉,奥斯顿气得怒不可遏,见王落辰拳头打来,便自持血族的身体坚实,挥出一拳,跟他怼在了一起。

    ——————————————

    今天搬砖很辛苦,累得很。或者就只能更这一章。谢谢打赏和订阅的朋友。尽量赶吧。赶不出来也没办法了。得保证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