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掉下来的血族人,跟地面进行了亲密接触的家伙。凡是被导弹击中的,因导弹里面是高爆炸药,威力巨大,他们承受不了打击,无一例外地都一命呜呼了。

    剩余的那些中,被激光击中的,身体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因烧灼而造成的破损;被电磁弹集中的,则是躺在地上不停地抽抽儿起来;而被子弹所击中的,除了极个别的受了伤之外,大部分都因为身体的坚硬只是受到了一些震荡,出现了暂时的身体不适。

    不过,不管他们受了何种程度的伤,既然落到地面上来了,肯定都是战力弱的,注定是炮灰。因为,他们到了地面,自然就会有机甲战士的铁拳伺候他们。

    那家伙,一个拳头上千斤,打到他们身上,不亚于导弹攻击啊。你想想,他们还能活命吗?

    相比他们而言,那些战力高的就比较幸运了。

    他们在机甲战士的弹幕中,没有什么损伤地冲了下来,降落到机甲战士的身上,以自己的生之力所凝聚出的化形武器或血石为动力的武器,对机甲战士展开攻击,专打他们身体上面薄弱的颈部,几下就将机甲的头给打掉了。

    而对于他们这种近身攻击,机甲战士有些难以招架。

    用武器射击吧,他们就贴在自己身上,一个不好,很容易造成误伤。用机甲格斗术吧,这些家伙都有飞翼,一个一个速度很快,机甲铁拳打不到他们。因而在很短的时间内,机甲竟被他们以这种方式给损坏了七八件。

    “师兄,看来该咱们上了。”

    见此情景,王落辰知道该自己和甘恒通出手了,便跟他相视一眼,一起加入了战斗。

    甘恒通战力虽不及他和郎溪生,却也达到了武将上品,可以使用元力攻击了。所以一出手,就是一道木之元力中的雷电攻击,将对方一名正在跟机甲战士缠斗的士兵炸成碎块儿。

    血族人的身体虽然坚硬,但远没有王落辰的那么变态,所以他们对于元力攻击的抵抗力,就远远不及王落辰。因而他们虽然能够承受住子弹对他们的射击,却无法当着甘恒通的元力攻击。

    而甘恒通一击得手后,试出对方的所谓生之力好像并不及自己的雷电之力,就放开了手脚,不断寻找目标大战了起来。

    而王落辰这边更绝,他跟这些人交手,战力低的对手,他根本连元力都不用,两方照面儿之后,要么直接一拳撂倒,要么使用千绝剑一剑斩杀。吓得那些血族人个个胆战心惊,赶紧对他回避三舍。

    但他们哪里逃得了呢?

    比速度,王落辰可是不输于他们的。比飞行,他们在王落辰手底下更是占不到便宜的。

    因而,他们碰到王落辰,简直就是碰到了恶魔,被屠的那叫一个惨啊。

    “够了,都住手,事到如今,你们还不投降吗?而且,你们别忘了,我们手上还有你们族中一个重要的人物呢。她的生死,难道你们就一点儿不关心吗?”王落辰杀掉一个血族士兵后,向那些已经被他给吓得浑身打颤的士兵们喊了一嗓子。

    那些士兵见识到了他的厉害,早已没有了战意,巴不得他会允许自己投降呢。便在听到他的话以后,停止了交手,在原地停了下来。

    而他们一停,王落辰这边的人马自然听他的招呼,暂时不与这些人战斗了,也纷纷停了下来,等待王落辰对他们招降的结果。

    但王落辰的话刚刚才对那些士兵起作用,堡垒的顶层便飞下来一个清瘦的老者,边滑向地面,边有些得意地向他说道:“你少在这里蛊惑人心了。我们血族哪有什么重要的人物在你们手上?再说了,即便是有,她此刻恐怕也已经被我的属下给救出来了吧。哈哈。”

    “奥斯顿侯爵,你少自以为是了。你是不是觉得世界上的人都是傻子,就你自己聪明?想出了一个破计策,就打算诓骗我们将你们的人交出去,并将我们一网打尽。哈哈,可惜啊,可惜,你的计划早就被小爷我给识破了。所以,今晚根本就没有将那名女子让我的人给带去,而是直接带到了这里。在这里跟你们交换我们的兄弟。怎么样?考虑一下吧,只要你们交出我们的人,我们也会放了她,那样我们就都省去不少的麻烦和伤亡。”

    说着,王落辰向自己一方的人打了个手势,让他们将自己的自己手里的“人质”给带了上来。以便叫他们验明正身,好答应自己双方进行交换。

    可谁知,妮蒂亚才刚刚站到王落辰身边,奥斯顿就大声喊道:“你这是从哪儿找来的女人?竟敢用她来假扮我们人。士兵们,别信他的,这人是个骗子。这个女人是他找来假扮的。咱们一起上,将他们两个全给杀了。”

    那些士兵中本就没有人认识妮蒂亚,无从判别自己的侯爵说的话是真是假,因而便只能选择相信他。就在他的号令一发出,便再次各自施展手段,跟抵抗军的机甲战士打在了一处。

    “该死的奥斯顿,他真敢做得出来。人族的王者,我以血族王室的名义恳请你,替我杀了他们。”

    妮蒂亚见奥斯顿侯爵竟然不顾自己生命,跟王落辰开战,心里非常气愤,就向他发出了自己的恳请。

    “好说,你待在一旁稍安勿躁,我这就杀了他,替你出气。”王落辰嘴里答应着,就向那奥斯顿冲了过去。

    “不,我不会袖手旁观的,我要亲手处置其他的叛徒。”妮蒂亚没有听从他的安排,而是直接向那些是非不分的士兵冲了过去。

    那些士兵见她冲了过来,就迎上去跟她交手,但一交手却发现,她攻击时所发出的也是生之力。便好奇地问:“你是谁?怎么会使用我们血族的力量。”

    “有眼无珠的混蛋,你们瞎啊?看不到王者圣辉吗?”说着,她的浑身就散发出一层血红的光晕。

    “啊,王族!她是王族。这么说她真的是那个人。大家赶快住手。”跟她交手的那人,在她身上的光发出时,惊讶地喊了起来。

    “去死!愚蠢的家伙。”就在那人喊声刚起,他便被奥斯顿一股重力波给杀了。

    杀了他之后,奥斯顿怕众人动摇,一边跟王落辰打斗,一边喊道:“她身上的光是假的。大家都不要被她迷惑,继续战斗!别忘了,你们忠于的是莫罗亲王,而非王室。而且,你们想想,你们都吸取过活人的生命力,触犯了血域的法律。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他这话很管用,那些原本也看到了妮蒂亚身上的圣辉,想要停手的士兵,立刻就变得坚定起来,再次跟机甲战士们战到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