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蒂亚不太明白他的话,王落辰自己可是很明白他那句话是什么意思的。

    他分明是想告诉她,他已经对自己上了她的套儿这事儿,有所察觉了,只是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而已。

    的确,他已经通过跟妮蒂亚的交谈,隐约感觉到她不是简单的人物,她跟了自己,也许并非像她所说的那样出于无奈的也说不定呢。

    不过,现在的他没有心思对这件事儿多去琢磨。因为,侦察兵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开始向他汇报情况了。

    “报告指挥官,他们的人已经离开堡垒了。如您所说,属下查了,算上指挥官,正好是一百五十一人。”侦察兵说道。

    “好,跟负责机动的刘三江联系,发现这队人马从他们那里经过,立刻向我汇报。”王落辰命令道。

    “是!”那名侦察兵得令,用步兵通话器跟刘三江以暗语进行联系去了。

    “现在就进攻吗?”妮蒂亚跟上了他,问道。

    “等会儿,等他们过了我们担负阻击任务的那支部队的阵地,他赫尔比就是想回也回不来的时候,我们就发起进攻。”王落辰用望远镜向堡垒那边瞭望了一下,回答。

    “进攻前能我让我先跟他们谈谈吗?”妮蒂亚有些痛苦地望着自己族人所占据的堡垒,恳求道。

    “不行,进攻前不行。因为那样的话,我们的进攻就失去了突然性了。你想跟他们谈,得等到我们打进去,将他们包围的时候再说。不过,到时要委屈你一下,仍然装作是我们的俘虏,去提出跟他们交换人质。看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好吗?”王落辰挽起她的手问。

    “这个主意不错。这样可以非常直接地测试出他们对王国的忠诚,也省得多费唇舌了。”王落辰的确是足智多谋,一下就想出了一个省事的方法,这令她心里对他的崇拜,又增加了几分。

    “好,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先休息一下吧。待会儿打起仗来,你便跟在队伍后面就行了。到需要你出面的时候,我自会叫人去‘押解’你的。呵呵。”王落辰拍了拍她的脸颊,指了指林地深处,笑着说道。

    “你不怕我跑了?”妮蒂亚照他的话过去休息,走了走了几步,突然回头问道。

    “你跑吧,反正我还有三个女人呢。我才不怕呢。哈哈。”王落辰假意满不在乎地说道。

    “可恶,你就不能浪漫点儿?说些让我感觉自己对你很重要的话吗?”妮蒂亚怒了,满脸怒气地抗议。

    “你很重要,公主殿下。我离开你就当不了王者了。哈哈,这总行了吧。”王落辰极不认真地说道。

    “哼!一点儿也不像个绅士。不过,我不会生气的,因为我会改变你的。”妮蒂亚再次重申了一下自己的决心,然后就念叨着“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气冲冲地离开了。

    她走后仅仅过了几分钟,侦察兵来报告说,刘三江发来消息,他们确认赫尔比的军队已经全部去了野猪峡谷了。

    “好,那些家伙会飞,身体又比地球人类强悍,我估摸着他们也差不多该经过刘三江他们隐藏的山丘了。既然这样,那咱们也别耽搁了,传令下去,全部战士,全力进击。”

    “是!”那名侦察兵向他敬礼,然后将得到的命令,立刻在树林中跑动着,向所有人传达了下去。

    “轰——”

    命令一传达下去,那些机甲立刻就启动了起来。由于是一起启动的,它们身上的机械马达在同一时间轰鸣,汇集起来,就形成了很大的噪音。

    然后,为了不让听到这动静的敌人有准备迎敌的时间,它们立刻就排出一个雁阵,向着艾比斯堡垒群中最高最大的堡垒,“未来”堡垒,高速冲了过去。

    而且在这一过程中,它们还按照分工不同,边前进,边向堡垒方向发动了各种远程攻击。

    烟雾弹,催泪弹,破甲弹,火箭弹,机甲专用激光制导导弹,电磁弹,激光束……

    这些东西一齐发出,将未来堡垒的正面给完全覆盖住了。让堡垒的人根本无法对他们进行反击。

    而他们就趁这个间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了堡垒前面。

    “给我轰开大门!”

    王落辰跟在他们后面,用通话器向冲在最前面的机甲战士喊道。

    “是!”

    机甲战士回应,然后就向堡垒的大门发射了几颗破甲弹。

    “嘭、嘭……”

    炮弹炸开,大门被炸了个稀巴烂。

    “指挥官,大门炸开了,要不要全体卸掉装甲冲进去?”由于堡垒内部高大的机甲无法展开行动,因此机甲战士们向他请示要不要暂时放弃装甲,向里冲锋。

    “不要慌,大门虽然被炸开了,但我们不知道内部的情况,不能贸然放弃装甲冲进去。所以,还是先释放战斗机器人和无人机,进去侦察一下再说。”他向战士们命令道。

    由打他们从密林开始攻击,到冲到这里将对方的大门给炸开,这中间没有受到血族人的一点儿反击。他总觉得有点儿太顺了,就多加了小心,要求战士们先用战斗机器人和无人机去探一探路再采取下一步行动。

    得到他的命令,携带了战斗机器人和无人机的机甲战士。立刻向堡垒的大门内释放了两架无人机和两只机器犬。

    “嗡嗡”

    蜂型无人机轻盈地飞向了大门后。

    “汪汪”

    机器犬模拟了两声狗叫,从地面蹿了进去。

    然而,就在它们刚刚才被放出后,堡垒的最顶层便传来了“扑棱扑棱”地飞翼扇动的声音。接着,他们就看到几十个血族人从堡垒顶上一跃而下,以无比迅猛地速度飞来。

    “快,快!射击,射击!”

    他们出现的很突然,机甲战士们有些慌乱,便对着他们一阵乱射。

    “哒哒哒”

    “嘶嘶嘶”

    “咻咻咻”

    “嗡嗡嗡”

    子弹,电磁弹,导弹还有激光,闪着光,冒着烟儿,放着电,向他们攻击了过去。

    “血盾!”

    “防护罩!”

    “重力波!”

    “生命力场!”

    血族人或借助防御器械,或借助血石,或借助能量放射装置,或借助自己的修为,在自己身体的表面或前方,形成了各种防御。

    “砰砰砰”

    “刺啦刺啦”

    “轰、轰”

    机甲战士的各种武器,打在他们的防御上,发出了撞击声,放电声和爆炸声。

    随着这些声音响过,大约有十几名防御力较弱的血族人就被击落了下来。

    他们一一掉落在了机甲战士的面前,发出了“扑通、扑通”的撞击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