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受不住妮蒂亚的软磨硬泡,王落辰答应了和她共度余生,两人之间的紧张关系缓和了很多。

    妮蒂亚看他的眼神也逐渐柔和起来,美丽的红瞳中,甚至在王落辰不可觉察的刹那,露出一丝得意和欣喜。

    而王落辰呢,他的心中则无半点抱得美人归的喜悦和得意,而是为自己该如何向师妹师姐和罗凝玉解释她们又多出来一位姐妹,平添了新愁。

    “唉!”

    他望着被自己眼前这金发红眼的血族女子,越想越愁,竟然忍不住发出了一丝轻叹。

    “你唉声叹气的干嘛?人家早晚还不是你的人?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

    妮蒂亚见他盯着自己身体看了半天,突然发出了一声哀叹,不免会错了意。还以为他因心中某种什么不良的企图无法实现而惆怅呢。便羞红了脸,安慰了他一句。

    这一句话顿时令王落辰哭笑不得,但又不好直接向她说明自己叹气的原因,。便只得顺着她的话儿说:“是你这天生尤物让人忍不住流口水嘛。不能怪我心里发痒的。”

    “你这人太好色了,而且对女孩子还总那么油腔滑调的。这可不行,不符合人类大英雄的形象,对你以后能顺利地成为人族的王者,可是大大不利的。所以,我得帮着你把这些坏毛病改掉。别忘了,我可是说过,我若能跟你共度余生的话,可是要去全力地改变你的。”妮蒂亚瞪了他一眼,很认真的说。

    她的话说出了她心中对王落辰未来成就的期望,也显示了她在处理男女关系方面的强势。但却不怎么符合王落辰自己对未来的勾画,也引起了他对自己将来会受到她的约束和限制的担心,同时还让他产生出一股想要反过来征服她的欲望。

    他笑着一把将她搂着怀里,用一只手托起她的下巴说:“呵呵,妮蒂亚,你还不了解我,我就是这样一个喜欢随性而为的人,不喜欢像什么大人物那样装腔作势的。所以,你想要改变我,可没有那么容易呢。而且,我还要告诉你的是,身为我的女人,你的这种想法是要不得的,因为我可不喜欢太强势的女人哟。”

    “你理解错了,我所说的改变你,可不是要做你老妈那样的女人,处处管着你,而是要用我们王族的气质去影响你,让你变得像一个王者。并且让你以王者的气度和姿态去看待这个世界,去处理与这个世界的关系。”

    “因为,我有绝对地信心相信,以你的能力,即便你现在不是一名王者,也不想当一个王者,但在不远的将来,你也必定会被人家给推向王座的。我现在要做的,只是为你提前做一些准备而已。你现在可能会对此有抵触心理,会讨厌我对你的改变,可将来,我敢保证,你会感激我的。”

    妮蒂亚非要成为王落辰的女人,跟吴梦雪她们只是喜欢他而希望跟他在一起,是不一样的。她在喜欢和崇拜他的同时,还有着更为复杂的目的和考量。

    因而,她是希望王落辰按着自己为他设计的人生道路去走的。也因此,她便对他提出了符合她这种目的的要求。

    王落辰听了她这番话,仔细想了一下,似乎也不是全无道理。

    毕竟,他不可能永远地做一名不用承担多少社会责任的少年。他的将来,也是要走上社会,担负起一些责任的。

    而要在这社会组织中担负起某些责任,他必然是要按照社会中的规则去说话和行事的。因而,从这个角度来说,因为自小就是一名公主,比他更早地接触并熟知那些规则的妮蒂亚,这样为自己打算也是没有错的。

    只是,或许性格使然,即便他对这些话在明白了其有道理之后,仍然还是有些抵触和反感不受控制的产生了。

    心里也不免对自己那么快答应让妮蒂亚跟着自己产生了一丝后悔,同时也因这一丝后悔对她产生了一点厌烦。

    于是,像所有闹情绪的人一样,他便决定让惹他厌烦的妮蒂亚付出一点代价。

    因此,在她讲完这番话后,恶作剧般抓握住她的粉白玉手说:“妮蒂亚,你口口声声说我会成为王者,那么现在你便先送上你的臣服,让我当一回你的王者好不好?”

    “你,你,真是粗鲁。难道你就不能像一个绅士一样尊重一下女性,尊重一下你眼前的这位公主殿下吗?这样随随便便地就,就侵犯人家,人家心里会很不舒服的。”妮蒂亚用手反过来抓住他的手,以一名真正的公主的口吻说道。

    “看吧,我不过才稍微强迫了你一下,你心里就不舒服了。如果,我要是强行要了你,你是不是会变得讨厌我呢?所以,妮蒂亚,你想想自己的感受,是不是也应该学会不要总想着强行改变我呢?”

    王落辰边揉搓着她的粉白玉手,增加着她心里的厌恶感,边劝说她打消改变自己的念头。

    谁知,妮蒂亚说:“那按照你的这种逻辑,是不是你强行要了我,我以后就可以强行改变你呢?那好,为了以后可以改变你,让你变得更完美,我甘愿奉献我的身体,你来吧。反正我早晚都是你的女人,我豁出去了。”

    说着,她竟然一把抱住了他,摆出一副任他为所欲为的架势。

    王落辰终于是见识了她的顽固。明白这女人为了自己能变成她心目中的王者,是一切都可以豁出去的。

    他不禁为自己接收了一个难缠户儿而有些无奈地摇头苦笑了一下,指了指密林之外调侃道:“呵呵,你想要让我强行收下你的愿望实现不了了。因为,你听,我的侦察兵回来了。”

    “你这可恶的家伙。就会欺负女人。”被他给取笑了,妮蒂亚报复性地在他的嘴唇上深吻了一下,然后说,“没事儿,反正以后你还有的是机会。而且,我也会给你机会的。”

    “你这女人,还真是顽固啊。不达目的,死不罢休啊。哈哈。”王落辰再次恶作剧地在她粉白玉手上狠狠地握了一下,转身向侦察兵进入密林的方向走去。

    而他的身后,妮蒂亚则气呼呼地冲他晃了晃拳头说:“我就是这么顽固,你看着吧。迟早你会被我改变的。哼!因为那是你改变我,所理所当然要付出的代价。”

    “这,还有这说法?”王落辰被她这理论雷得浑身一震,扭头问道。

    “难道不对吗?有付出就有回报嘛。你看看夫妻之间,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吗?只是大家只做,不说而已。”妮蒂亚非常干脆地回答。

    “有道理,有道理。精辟,精辟。妮蒂亚,你真是个人精,我总算是知道了,我这次遇上你,是掉坑里了。”

    王落辰扔下一句让妮蒂亚想了半天没想明白,只有地球人才懂的黑话,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