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算是看出来了,对于她的要求,自己今天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了。

    于是,他便说:“你真要跟我跟着我?那行,咱们得把丑话说在前头了,你跟着我没问题,但必须答应我两件事。否则,免谈。”

    “第一个,我的女人比较多,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三个了。虽然我和她们都还没有肌肤之亲,但都是也说过要不离不弃的。所以,我不会因为你和你的公主身份,就断绝跟她们的关系的。若你不能接受和她们一起爱我的局面,那你就离开吧。”

    “第二个,你也知道我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你可以接受我当着你的面儿杀掉你的族人吗?若是不能,你还是走吧。因为,我有我的立场,我不会为了你改变立场的。”

    王落辰通过这番话所讲出的条件,极为苛刻。明摆着就是想把她给逼走。

    可谁知,妮蒂亚听了之后却说:“就这两个条件吗?没问题,我全答应你。因为,首先来讲,我们血域至今仍旧保留着很多古老的传统,一夫多妻就是其中的一个。所以,我不会因为你的女人多,就离开你的。”

    “至于第二件事,我们可不可以这样处理。你也知道,我的族人中呢,现在已经有很多忘记了自己的血族身份,彻底将自己变成狂霸星人的一条狗了。所以,在你杀这些人之前,让我先去跟他们见见面,看一下他们是不是真的已经成为了人家的狗。若是他们真的已经无药可救了,那你就当是帮我们王族的忙,杀了他们好了。你看这样行吗?”

    看来,妮蒂亚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的要跟着他了。竟然连这种条件,考虑都不考虑一下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王落辰实在是没话可说了,只好点了点头,算是将她给收了。

    见他终于点了头,妮蒂亚望向他的那无比愤恨的眼神儿,一下子就柔和了许多。

    说实在的,她也不愿意做这样的选择的。只是,有好些原因逼迫着她不得不这样选择。而这些原因都是王落辰现在所不了解,但她心里十分清楚的。

    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就是,由于对待狂霸星人态度的不同,他们血族现在已经分成了两个主要的派系,彼此进行着明争暗斗,使得整个种族处于了分崩离析的边缘。

    她身为王室的一员,认为在这种时候,自己有责任,也必须要为改变这一局面而做点儿什么。便仅仅带了一名随从,就离开了血域,来到了地球,跟自己的叔叔莫罗亲王见面。想要探明他的态度,并劝说他跟随自己父亲,为复兴血族积蓄力量。

    但谁知,她见到他之后,发现自己的这位叔叔,虽然表面上大谈什么跟狂霸星人合作只是暂时的策略,自己一直在隐忍,一直在为血族的复兴做准备等等。但实际上,却已经彻底迷恋于狂霸星人所给予他的权势,想要脱离血族王室自立为王。

    而且,他这人非常地残忍,做事也不计后果,没有底线。

    他为了收买自己属下的人心,竟然鼓励他们直接吸取活人的生命力。

    还无耻地将自己族内年轻漂亮的女孩儿送给狂霸星贵族,当做取悦他们,让他们给予自己更多权力和资源的手段。

    她得到了这些信息,知道他根本就不会听从自己的劝告。便借口出去游玩儿,从他的官邸里跑了出来。

    出来后,为了避免他的人怀疑自己会突然离去。她在离开他的官邸后,故意装模作样地去了河洛城里的天心公园儿玩。

    谁知,他们刚游玩了一会儿,就碰上了狂霸星人跟抵抗军的交战。

    他们本来是不想趟这浑水,打算离开的。哪曾想,因为狂霸星人和血族之间有盟约,且狂霸星的士兵早已因跟他们合作多次,熟悉了他们的特征和服饰,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是自己的盟友。便招呼他们一起出手对敌。

    这种情况下,为不引人怀疑,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她和自己的那名随从就只好勉强出手了。

    但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出手,他们就非常倒霉的碰到了实力强悍的王落辰一伙儿。结果使得他们两个,非但没能找到机会脱身,反而还死了一个,被抓了一个。

    被抓了之初,她自然是十分痛恨王落辰以及他的同伙儿的。但后来,随着她了解到他们是什么人,要做什么事。她又从心里尊敬起这些对手来。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跟这些合作,形成联盟,将狂霸星人赶出这片星域,实现自己各自种族的复兴的大业。

    只是,她见对方那么痛恨自己一方,一时间,便不敢向他们说明自己的身份,也不敢向他们提出自己的合作要求。

    再到后来,她见到王落辰自己一个人闯入艾比斯堡垒完好无损地回来,认识到了他这家伙的强大。又听他讲了那个故事,了解到他这人对自己同胞的侠义心肠,并亲眼看着他排兵布阵,计谋算计。她心里不免认定了这个人不简单,觉得他或者正是自己可以合作的最佳人选。

    只不过,这个时候,大家已经王落辰本人都处在因自己同胞被血族残害,而产生的悲愤中。她更是不敢也不宜表明自己的身份了。

    所以,便任凭王落辰怎么逼问自己,都不肯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来。

    直到,她被他带到了艾比斯堡垒外,被他给侮辱了。觉得按照他们血族的传统,自己必须要跟这个男人之间做个了断(怎么了断,前文说过)时,她才狠了狠心将自己的身份给说了出来。

    而且,到了这个时候,她不光将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还很适时地向自己选定合作的这人讲明了血族内部的情况,让他明了血族人并非都是恶人,同时也让他明了了自己的立场。

    接着,她又抓住自己被他给看光了身体,失了名节一事,大做文章,将自己和他硬生生地绑在了一起。

    这一切,不能说是她给王落辰下的套儿,但其中有一部分,也的确是她的刻意而为之。

    也因此,这整件事到了最后,竟然演变成她用自己的身体和幸福去赌一个人的前途,去换那个人与自己种族的合作的机谋算计。

    这太过于超越常人的认知,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所以即便王落辰隐约感到了这其中有自己被她给套牢的意味,但也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不敢相信这女人真会这么做,自己先就把自己的怀疑给否定了。

    那她为什么会这样做?又为什么可以做得出来这种牺牲自己换取利益的算计呢?

    因为,她虽然只是一个女人,但却是一个王族的女人,还是一个处于为难之际的王族中比较有责任感,有使命感的女人。

    像她这样的女人,自古以来在做人生的选择时,所首先考虑的都不是个人的利益,而是整个族群的利益。

    像西施、王昭君等等,不都是这样的女人吗?人族女子如此,血族女子也如此,有什么奇怪的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