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名女子接过他给自己的衣物后,迅速地换上了。然后,她转过身来,指着自己的嘴巴,向他示意,要他给自己的嘴巴以自由。

    王落辰会意,心念一动,便收回了法阵。

    法阵一离开她的嘴巴,她便能说话了。

    但嘴巴获得了自由的她,并没有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咬舌自尽,而是说出了一句让王落辰很头疼的话:“不得不说,你是个恶棍,是个对女人没有半点同情心,更没有半点绅士风度的混蛋。”

    “但是,尽管如此,因为被你看到了身体,依照血族的规矩,我以后都不得不跟你在一起共度余生了。所以,我打算从现在起,去试着改变你,让你做个好人。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王落辰被她的话给雷到,吓得退了两步,连连摆着手说道:“等等,等等,你说什么?我不过是看了一下你的身体,你就要跟我共度余生?请问,你是二十九世纪的人吗?我告诉你,现在的人都很开放的。即使上过很多次床,也不一定会跟那人共度余生的。所以,我劝你思想不要那么保守,以后也不要说这种话了好吗?这样说,很吓人的。你知道吗?妮蒂亚,你真名儿是叫妮蒂亚吧。”

    “对,我的名字是叫妮蒂亚,这个我没有骗你。就像现在我告诉了你说我是血族的公主一样,也像我说我要跟你共度余生一样,都是真实的。而且,我跟你说,我不管你们地球人类的规矩和风俗是怎么样的,作为血族的公主,我在血神的面前发过誓的,我身体的私密处是只能给自己的丈夫看到的。”

    “如果在结婚之前,被某个男人看到了,那么我只能是选择嫁给他,杀了他,或者被他给杀死。若是我不这样做的话,我就会被血神的神咒给变成怪物,一种嗜血的怪物。也就是你们尘世中所传说的吸血鬼。永生永世,不死不灭,受尽孤独折磨。”

    妮蒂亚愤恨地看着王落辰,说出了自己不得不选择他共度余生的理由。

    看她的眼神儿,王落辰知道,她心里一定是非常恨自己的,并且在恨自己的同时会在心里说:“你以为我想跟着你啊,我是没办法。杀又杀不了你,又不想被你杀死,只能走这条路了。”

    留着一个有着这种想法的女人在自己身边,那就是在自己怀里揣上了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啊。他才不想自己整天生活中死亡的阴影中呢。

    因此他说道:“血神是你们血族的神,他应该只管你们血族的事儿吧?我不是你们血族的,所以他应该管不到我。而且,我刚才是为了逼问你这,嘴巴死硬死硬的堂堂血族公主的真实身份,才不得不用了这种招数的。并非是故意的要看的。他应该不会介意这事儿吧。呵呵。”

    “你好像没有听明白,我说的是如果我身体私密处被男子看到。如果那个男子不肯娶我,而我又杀不了他。那么我就只能选择自杀,或变成怪物。杀你,我已经见识过你的战力了,我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是没有机会了。那么,我就只有剩下的路可选了。而你现在不肯给我选择机会,是想让我死,或者让我变成怪物吗?你真的就这么没有同情心吗?”

    妮蒂亚听王落辰拒绝了自己,她似乎是更恨他了,两眼冒火地看着他,发出了质问。

    “变怪物这种事你确定真的出现过?我觉得好像应该只是传说吧?我不信你们的血神会有这么灵验。所以,我觉得你没有必要为了这种虚妄的誓言就选择嫁给我的。要不这样好了,大不了我答应你,等我救出我朋友以后,不再难为你,立马放你走。这总行了吧?”

    王落辰见她这副恨恨的表情,不知为什么,心中突然生出一丝同情,以及对她的愧疚,便想出了这样一番话来劝解她。

    “不行,放了我这事儿也不算完。你不是我们血族的人,你可以质疑我们的神,也可以不相信我们神灵的诅咒灵不灵验。可我不行,我不光是血族的一名成员,还是血族的公主。我不可以欺心,不可以带头儿违背自己在血神面前发出的贞洁誓言。所以,我必须要践行自己的誓言。”

    “而且,你想想,其实你跟我联姻,对你们地球人和我们血族都是一件大好事。因为我看你虽然年轻,但战力就已经这样强大了,并且还有智谋有才干,有领导力。我相信,假以时日,你必定会成为人类的领袖的。若是那样,我们两个人联姻的话,不正好可以化解人类和血族之间的仇恨,并让两族结成同盟,一起将狂霸星人给赶走吗?所以,就让我们两个为了人族和血族的亿兆子民,牺牲一下个人的那点儿小幸福吧。好吗?”

    妮蒂亚不愧是血族的公主,为了让王落辰答应自己,竟然将他们两个的事情给上升到了为了全种族的利益做出牺牲这种高度了。把王落辰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他不禁怀疑起,她原来所说的什么在血神面前发现的誓言,不遵守就要变怪物之类的话是假的,要将自己给纳入她的要化解人族和血族之间的人生理想或称计划才是真的。

    于是,他拍了拍她的头说:“你想得太多了。我就是个普通的老百姓。人族像我这样的,一抓一大把,根本担当不起什么化解人族和血族之间仇恨这种大责任、大重担的。不如,你还是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再去找别人试试吧。”

    “哼,你还说我不老实,不说实话。你才会骗人呢?你是普通老百姓?那为什么狂霸星人到了地球之后就先打伤了你?又为什么到了如今,他们通缉犯的名单上,你的名字会排在第一位?这个,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妮蒂亚听他再次拒绝了自己,更愤怒了,狠狠地瞪着他,将他的老底儿都给揭了出来。

    王落辰听了她这番话,心里一惊,不禁暗想:“原来她一直都知道?靠,她这个心机婊。她该不是故意设了个圈套儿,想要套住我的吧?”

    可转念一想,自己若是这样理解她的行为,又不免有点儿过于牵强了。毕竟,她若是用自己的一生来套自己,代价也未免忒大了点儿。

    便收起这种胡思乱想,向她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其实,你不了解情况,这些事情,都说明不了什么的。我……”

    “不用说了。我们血族的王族成员,都具备一种能力,就是可以判定出一个人生命力的强弱。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已经看出你是一个生命力特别旺盛的人了。所以,虽然你玷污了我的贞洁和名誉,但我还是决定要不计前嫌跟你共度余生了。因为在我们血族,有一种说法,那就是生命力旺盛的人,必定会成为成就卓越的人。能嫁给你,似乎也不算很亏。”

    看来,好说歹说,这女人死活都是赖上王落辰了。这让王落辰心中顿时对自己刚才使用了那一个狠招儿,无比的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