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看着手掌中这块如鸽蛋般大的血色石头,以神识感受了一下它上面的力量。

    “土之力,这里面包含的是土之力。原来,他吸取的是土之力。也就是孕育生命的力量。”

    王落辰轻轻一感知,便辨识出了这种力量的五行属性。心里不由地一喜。

    心说,只要知道了他们力量的性质,那么自己就可以以五行之力间的生克对付它。

    那样的话,待会儿跟奥斯顿侯爵争斗起来,或许就不仅仅只是可以将他拖住,而是有可能将他给打败也说不定呢。因而心中才不免生出了一丝喜悦。

    当然,这喜悦他是不会当着这女子的面表露出来的。

    对她,他依旧冷冰冰地,他将那血石扔还给她,继续问道:“我听你说话怎么自相矛盾呢?你看,你们既然有这种血石,那么你的族人又何必吸取我们地球人的生命力呢?”

    “不,不矛盾。你听我解释啊。原因就在于,我们族人吸取血石中的生之力与吸取活人体内的生命力,其身体感觉的不同。吸取血石中的生之力,因为这种力是经过了血石净化的,十分平和,我的族人除了会感到自己充满活力外,不会产生任何其他感觉。”

    “但吸取活人体内的生命力就不同了,他们吸取了之后,会产生一种欲仙欲死的快感。甚至还会产生令人爽快的幻觉。并且,还会对这种感觉产生依赖性。”那女人解释了血族人有了血石,还会吸取活人生命力的原因。

    听了她的话,王落辰不禁恍然大悟。心中不禁暗骂,靠,这些该死的血族人,原来是将人类的生命力当成了他们的毒品了啊。怪不得在堡垒中,那些人吸取生命力的时候,会表现的那么疯狂呢。

    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是不可原谅的,就像那些人类中的瘾君子不可原谅一样。

    所以,王落辰向那女子怒斥道:“产生了依赖性就不会克服吗?我看,最关键之处还是在于,他们根本就是不把我们地球人的生命当回事儿。你说对吗?”

    “是的,这一点我承认。不过,我不是说过了嘛。这只是部分变坏了的人的行为,也是被狂霸星人送给他们的权力给冲昏了头的结果。并且,这种行为也是被我们血族的法律所不允许的,更是为血族当今的君主所明令禁止的。”

    “我们来到地球,只为暂时缓解种族的劫难,顺便捞取点资源以增强实力,好摆脱被人奴役的命运。并不想把事情做绝,跟整个地球人类接下仇恨的。”那女子脸上露出不安的神色,羞愧地表示。

    “不想跟整个地球人类为敌,呵呵,只怕这种想法已经只能是种幻想了。你们,已经成为整个地球人类的敌人了。看着吧,早晚有一天,地球人是会跟你们清算这笔账的。”

    “好啦,这个问题就到此为止吧。我们还是把话题转回到最初的那个,说吧,你到底是谁?别说你只是一个普通女子。因为,就你的这番谈吐来看,你绝不是普通女子。”

    王落辰跟她兜了一圈儿,让她讲了很多话,认真观察了她一番之后,又把话题兜了回来。

    “你,原来刚才你只是在套我的话。好吧,既然话说到这份儿上,那我也只好承认了。我确实不是普通女子,而是莫罗亲王的密探。专门监察我们血族人有没有违法乱纪的官员。所以我才对这些事情比较了解,对他们的行为也比较痛恨。”

    那名女子做出一副好像是再也隐瞒不下去,不得不说的表情,仰起脸来,向王落辰承认了自己的特殊身份。

    “哼!不老实是吧。那好吧,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哈哈,话说回来了,想想小爷我玩儿过不少女人,还没有尝过你们血族女子的味道呢。反正你是我的敌人,又不肯老老实实地跟我配合。那不如,就让我用羞辱你,来好好地惩罚你一下吧。”

    王落辰见她还跟自己装,就也跟她装了起来,假意露出一副色中恶鬼的模样,将手伸向了她的脸颊。

    “你无耻,你卑鄙。把你的手拿开,不然我咬舌自尽了。”

    那女子听王落辰这样讲,真的以为他失去耐心了,要将自己给怎么样了,以报复自己族人对人类所做的一切呢,便害怕了起来。并因为这害怕,而向王落辰发出了以死保全名节的威胁。

    “死,由得了你吗?”说着,王落辰便在她的嘴巴里打入一道法阵,将她的舌头和牙齿都给控制了起来,令她想咬舌也咬不了。

    接着,他便以元力之刃,将那女子胸前的衣服给切开了一道口子,将她的两只大白兔给释放了出来。

    做戏就要做得像一点,不给这女人来点儿狠的,他怕她不说。

    “怎么样?想说了吗?”

    他用自己的手指捻住了那女子的红樱桃,问道。

    “嗯嗯!”女人含着羞怒,点了点头。

    “那你将自己的身份写出来吧。”

    虽然他很确定这女子不会真的自杀,但为了防止万一,他还是没有解除对她嘴巴的禁锢,而是很谨慎地让她把她自己跟莫罗亲王的关系写出来。

    “叔叔。”那女人狠狠地怒视着王落辰,以手指写出了两个字。

    “叔叔?那么也就是说你是其他亲王的女儿或者甚至是血族君主的女儿了?那么,到底是哪一个呢?给我老实点儿写出来。别测试我的耐心。因为我的耐心是有限的。”说着,王落辰又以元力之刃切开了她两腿之间,神秘之处的衣物。

    他心说,放你两只大白兔出来,你就给我吐出了叔叔两个字。那我来点儿更狠的,估计你就该说真话了吧。

    那女人在自己的身体的秘密完全暴露了之后,终于明白了王落辰的狠辣,也确信了他不是什么好东西。觉得如果自己不说,很可能他真会把自己给侮辱了。就只好忍着羞辱,将自己的身份给写了出来。

    “公主。”她又写了。

    “真的?”王落辰看到这两个字,想到这两个字所代表的意义,有点不敢相信,就盯着那女子以十分郑重的语气问了一句。

    “嗯!”那女人气呼呼地看着他,用力点了点头。

    “你早说嘛。早说我就不用演恶人演得这么辛苦了。呶,给你套衣服,穿起来吧。免得走光,着凉。哈哈。”

    见她这次不像是骗自己,王落辰便大笑着从音灵石中取出一套自己的衣裤,扔给了她,要她穿起来。

    不过,在这一过程中,为防止她做什么小动作,他却并没有转过身去,就那么一直盯着她换衣服。

    “真是个尤物啊,如果不是我定力十足,估计鼻血都会淌出来。唉,真是可惜了,可惜我不是一个坏人,不如的话,就凭着现在身体的这股难受劲儿,我必定不会让她这么轻易地把衣服穿上的。”

    他这话也就是他自己说给自己听,若是被这名女子,或吴梦雪沙傲云听了,必定会嗤之以鼻。臭骂一句:“呸,你别骗鬼了,你是好人,谁信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