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王落辰的话,郎溪生点了点头说:“也只能是这样了。那好,我这就去按师弟说的去办。”

    说完,他便找个没人的地方用传送之钥跟蔡不离“留言”去了。

    而他离开后,王落辰他们也各自散开,招呼好自己的人马按照商定好的方案,朝着王落辰给他们指定的阵地进发了。

    为防止敌人察觉,他们此次行军采用的是化整为零,分散前进,到目的地后再汇聚起来,成建制行动的方式。

    因此,从启蒙山到艾比斯堡垒地区这二十多公里的路程,分散行军和集合队伍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完成。

    而且,因这次战斗从得到情报到制定计划,再到开进战场,实施计划,整个过程只有大半天的时间。便导致无论是装备调整、弹药运送、阵地选择、通信联络和后勤保障等各个方面都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因此,即便当他们到达了各自的阵地后,也是不敢有片刻耽搁,立刻就在阵地上忙活了起来。

    相对来说,王落辰这边要轻松些。

    因为他担负的是进攻的任务,不需要构筑工事,占领制高点、设立观察哨儿什么的。

    到达城堡后只需要先隐蔽起来,等到赫尔比带着他的一百五十名士兵离开后,发起进攻即可。

    此刻,他就正和五十名机甲战士躲在离堡垒三公里的密林里,等待监视堡垒动静的士兵回来报告消息,以发起进攻。

    不过他是个闲不住的人,即便是等待之中,他也安生。为了更好地了解血族,了解那名女子的身份,利用等待的空隙,他又见缝插针,审问起她来了。

    “看见没有,前面就是艾比斯堡垒中最高大的堡垒。待会儿,我们就会攻进去把我的兄弟给解救出来。而一旦我们成功了。你对我们也就没有什么价值了。那样的话,我以为我们也就没有必要留着你了。不过呢,若是你能在这个时候,给我一个让我觉得你这人还有点利用价值的理由,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留你一条性命的。”

    王落辰看着那名经过昨晚被吓哭的事情,已经高傲不起来的血族女子,装出一副冷血的样子,向她威胁道。

    那女子被他以死亡威胁了,吓得战战兢兢地说:“我求求你,行行好,放了我吧。我只是一名无辜少女,对你们没什么威胁的。围剿你们的事情我也只是因为碰巧才卷进来的。”

    “别跟我装可怜。哼,你以为我是那么好骗的吗?快说,你跟血族的莫罗亲王是什么关系?我告诉你,你最好跟我说实话,否则的话,我真的会将你给杀了的。”

    王落辰见她还不肯说实话,用异常严厉的语气,问起她和莫罗亲王的关系。

    “莫罗亲王是血族王族的四大亲王之一,也是血族派往地球跟狂霸星人进行合作的全权代表,而我只是一个普通血族女子。跟他没有什么关系。”那名女子低着头,不敢看王落辰的脸,用充满恐惧的声音说。

    “是吗?哼!抬起你的脸,看着我的眼睛,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我就信你说的是真的。”王落辰用阴森森地声音说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你为什么要逼我呢?呜呜。”那女子没有按照他说的那样抬起头来,而是继续低着头哭了起来。

    “为什么要逼你?难道你忘了昨晚我讲的你们血族残害我们地球人的事了吗?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我们两个种族,亿万年来各不相干,在地球这片宇宙空间和平共处,本来并无仇怨。但是你们,却首先打破了这种局面,到地球上来残害我们的同胞。我们两族也因此成了敌人。那么,我问你,对待你们这种无故侵害我们的敌人,我要把你给怎么样,还用问为什么吗?”

    见她哭了,王落辰知道她的心理防线已经出现了崩溃的地方,便进一步向她施加了压力。

    “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就在半年前,也不知怎么搞得,狂霸星人的战舰突然就闯进了血域,向我们发动了攻击。我们奋力反抗,数千万人被他们给杀戮一空,我们为了保存实力,避免全族灭绝,只好选择了投降。幸好,他们好像并没有打算将我们全部杀死,随后就接受了我们的投降,并让我们派出数百万军队,给他们做维持地球治安的雇佣军。所以,你看,我们到地球来也是没有办法啊。”那女子哭着为自己一方辩解说。

    “好,就算你说的是实情,你们到地球来是被人胁迫的。那就可以为你们的人残害我们的同胞开脱罪责吗?不能吧?他们残害我们的同胞是事实吧。所以我现在把这种残害还回到你身上有什么错?”

    王落辰想要听的不是这种废话,他想要听的是她和亲王到底是什么关系,所以,他再次向这女子施加了压力。

    “不不,我的同胞原本不是这样的。他们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他们离开了血域,无法得到血域里生之力的滋养,身体难受的受不了,才不得不吸收你们地球人的生命力来缓解自己的症状的。真的,他们原本也不是那么残酷的人,虽然他们很高傲,但他们并没有那么冷血,那么没有人性的。当然,我也不否认,因为我们族群很大,有一部分人到了地球后,迷恋上了敌人送给他们的权力和地位,就变质了。将吸取人的生命力像毒品一样吸食,寻找某种乐趣。也是有的。”

    那女人继续辩解道。

    “这么说,他们杀害我的同胞,还有理了?我的同胞就应该杀了?哎,说到这里,我就要问你了,你有没有杀害我的同胞啊?”

    王落辰听了这女子所说的他们杀害地球人的理由,不禁想到自己眼前这个女人也很可能是一名残害自己同胞的刽子手,他对她的语气,不禁更加严厉了起来。

    “没,没有。真的。请相信我。我真没有吸取过地球人的生命力。因为我跟好多人一样,都携带了生之力原石的。你看,就是这种红色的血液一样的石头,我们叫它血石。靠汲取这种石头里的力量提高战力,这也正是我们自称血族的原因。”

    说着,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是真的,她从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一块红色的宝石,用颤巍巍的手交到了王落辰手里。

    那宝石如血液一般鲜红,散发着女子身上的体香和一种柔和的光泽,同时也散发出了一股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