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哭,倒是帮着王落辰更加确定了她的身份了。

    因为,一般来讲,若是一名真正的战士,别人说要将她处死,她总要表现一下自己的英勇和坚强的。不至于说别人刚一说要弄死她,她就立刻现出自己本来就娇弱和怯懦的原形的。

    她这种表现,恰恰是说明,她其实并不是什么战士,而只是一个习惯了养尊处优,习惯了被人宠溺的女人。

    那么在血族那种全民皆兵,等级森严的社会里,能够享受这种待遇并养成这种脾性的女人,想来定然是出身比较高贵的贵族小姐了。

    确定了这一点,王落辰便冲想要拉着她去杀掉的人说:“不要着急杀她,她是我们今晚引蛇出洞计划成功与否的关键,对我们还很有用处。”

    “对,我今天接到一位经常卖给我情报的线人的电话,他说有人放出风儿来,要拿艾比斯堡垒中的一位重要客人,交换一名被人从天心公园掳走的女子。并提出要在艾比斯堡垒以西十公里的野猪峡谷交换。我想了一下,恐怕这女子说得就只能是她了吧。可见,这个女人对我们是很有用的。所以现在还不能杀。”罗凝玉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手机,也说道。

    王落辰听罗凝玉这样一说,心想,那侯爵说的话倒是真的。不过,那岂不是正好?哼,既然他设下了奸计,我就索性给他来个将计就计,把他那一百五十人全给坑进去,也好替死去的同胞出口恶气。

    于是,他便对罗凝玉说:“罗罗,我觉得我们应该答应跟他们交换。这样吧,你马上跟你那位线人联系。就说人是我们抓的,我们愿意跟他们交换人质。哦,记住,为了让他们看不出我们离这一地区的远近。你可以多变换几次见面时间。这样的话,也利于我们做些准备。”

    他这样跟她说完,怕他们不同意,他又用神识将自己在艾比斯堡垒所听到的奥斯顿侯爵的计划,跟她还有郎溪生他们这几个核心的人物一一讲述了一遍。

    他这样做是为了保密。因为现在形势复杂,他也不敢确保在抵抗组织中有没有敌人的眼线。

    经他用神识这样一说,他们几个就明白了这次交换人质的内情。便纷纷同意了交换人质的安排。

    于是,罗凝玉就按照王落辰说的,去跟那名线人联系,安排双方交换人质的事儿了。

    而王落辰这里,他让人将那名女子带到一边,又支走了一些抵抗组织中的小头目什么的无关紧要的人。才跟他们几个商量起了怎么围绕着交换人质,跟对方斗智斗勇,打他们一个歼灭战,同时还能把墨可给救出来的行动方案。

    当然这个方案跟原来的作战计划并不冲突,实际上只不过就是根据新情况对原计划改动了一下而已。

    最主要的改动就是原来负责诱敌的那一路人马,不需要去诱敌了。他们只需要负责伪装成上当的抵抗组织,前去跟对方交换人质,把敌人那一百五十人给调出来就行。

    其次一个改动就是,由于堡垒内的兵力并不多,攻打堡垒的人员不需要那么多了。只需由战力比较高的几个人带上几十具机甲战士,配备上一些重武器,一块儿过去就行了。

    这其中,战力比较高的就负责跟对方在家里坐镇的奥斯顿侯爵这样的人物缠斗。而装备了重武器的机甲战士,则是负责压制堡垒的火力点儿,轰开敌人的大门,阻断什么的。免得到时候堡垒启动了防御工事,他们不好突破进去。

    而关于双方作战方式的问题,王落辰也特别强调了一下。他认为,由于血族的人会邪功,能够吸取人的生命力,自己这一方在作战是,最好多用远程武器轰击他们,不要与他们近战。

    另外,针对他们会飞这一点。他以为,除了布置战场无人机来对付他们之外,抵抗军这一方最好是能够先于敌人占据峡谷的制高点,从高处对他们进行火力压制,让他们飞不起来。

    最后一点,在他们几个骨干力量的调配上,王落辰特别安排了郎溪生去峡谷,帮着戴占雄、孟虎、张贤达的三百人的机甲部队,对付赫尔比这名战力较高的血族人。

    而唐新燕,他让她负责假扮那名血族女子由路向东假装押解着,去跟敌人演出交换人质的好戏。

    其余人中,安排了刘三江带领一百人负责堵住赫尔比撤回堡垒的退路,并作为峡谷和堡垒这两个战场的机动力量,根据战况随时进行支援。

    而战力极弱的罗凝玉,他则是安排她带领五十名轻装战士,负责观察瞭望敌情和救助伤员之类的后勤工作。

    至于他自己,当然是带着甘恒通和另外六七十机甲去攻打堡垒,解救墨可了。

    人员分配完毕,罗凝玉那边也通过电话安排好了人质交换的事情。

    “迷惑他们的时间定在了几点?”见她回来,王落辰问。

    “定在了距离现在三个多小时后的晚九点。”罗凝玉回答。

    “好,那你就在这三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将这个时间,一会儿给他提前半小时,一会儿再给他拖后十分钟的,不停地迷惑他们。让他们搞不清咱们到底几点过去。而实际上,我们现在就会过去,预先埋伏好等着他们。只等他们一到,咱们就给他来个瓮中捉鳖。哈哈。”王落辰得意比划了一个捉鳖的动作,笑着说。

    “师弟这个计划果然很周全。只是有一点师兄我有点不放心。就是那个侯爵的战力,据你说不是已经达到了武帝级了吗?师弟,你对上他,有把握吗?”听王落辰都安排完了,出于关心,郎溪生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师兄放心,打赢他可能费劲。拖住他还是有把握的。只要我拖住他,相信甘师兄自会将墨师兄给解救出来。所以,堡垒这方面是没什么问题的。”王落辰非常有信心地表示。

    “唉,要是咱们的援兵到了就好了。只是直到现在,蔡师伯也没来个准信儿呢。”他虽这样说,但由于两人战力相差实在太悬殊,郎溪生还是有些不放心,便盼起援兵来了。

    “既然师兄还是有些不放心,那这样好不好?你就将今晚行动的时间地点告诉师伯好了。若是他们能派出援兵,有了准确的位置,他们传送时也不容易出错不是?”王落辰看出他的不放心,便给他出了个能叫他安心一些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