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看到他们身上发生的这种变化,想想刚才他们还是肤白貌美、朝气蓬勃的年青人,这一会儿的功夫就被血族人给害成这样了。

    他心中的愤怒更是无法抑制了,他从那个被自己给撞碎了神识的家伙脑袋里钻出来,又向着下一个血族人的神识撞去。

    “啊——”

    一声惨叫,那人同样被暴怒的他撞碎了神识。

    王落辰再次得手,但也被战力相当于武帝级的奥斯顿侯爵看出了端倪,他立刻向自己的族人喊道:“不好,有人在展开神念攻击,大家快用生之力护住自己的神念。”

    他这一示警,那些血族人慌忙闭上了眼睛,嘴里发出了一种极具音乐性的“嗯嗯”声。

    这种声音一响起,他们胸口心脏的位置便有一道若有若无的光发了出来,向着自己的头部笼罩了过去。

    “靠,他们居然也修习了某种功法。而且好像是跟生命力有关,难怪他们会吸取别人的生命力。只是看他们刚才吸收生命力的疯狂模样。这功法真的很邪门儿啊。这就是化极祖师传授给我的功法里所说的,所谓邪功吧。”

    王落辰见他们运起功法,在自己头部产生了能量罩,就知道凭自己现在的神识修为,是无法再攻击他们了。便从那自己所攻击的第二个人脑袋里钻了出来,准备离去。

    帮不了那些青年,也伤不了对方的神识,且又被人发现了。他的神识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离开是正确的选择。

    然而,奥斯顿侯爵毕竟是战力为武帝的家伙,他发现了第二个血族人是被人家用神识给攻击了之后,早已准备了对付袭击者的手段。

    所以,当王落辰刚才那被攻击之人的脑袋中钻出,立刻就被一道扭曲波纹给围困了起来。

    那波纹好像是水纹,但却没有具体的形体,好像是能量波,但却比能量波更具攻击性。

    王落辰被它给困住,只感到自己好像掉进了泥潭里。高速离开的神识体,便一下被它给粘在了原地,寸步难行。

    “哈哈,不管你是什么。被我以‘无法承受生命之重重力波’给压制住,你也逃不掉。还是乖乖地等着被重力波给挤压成渣儿渣儿吧。”

    奥斯顿侯爵得意地向这自己重力波所在的位置,狞笑着说道。

    他虽然看不到王落辰的神识,但他那所谓无法承受生命之重的重力波,却可以帮他将王落辰神识的位置给锁定。

    “他@妈的,这老兔崽子所发出的什么狗屁重力波居然可以拘禁我的神识,真是可恶。这下,我该怎么脱身才好呢?叫天一生水吗?他也是神识灵体。来了恐怕也是没用啊。”

    王落辰被这重力波给困住,感到自己的神识体在一点一点地被压扁,真有被他的重力波给压碎的趋势。心里不免着急,便开始想起了办法。

    想来想去,想了几个办法,都没有什么用处,便想到了自己新得那件匿立方的宝贝。

    同时也想到天一生水说这立方体除了具有藏匿神识的能力,还应该具有保护神识的功能。便将心念一动,将神识体和它合为了一体。

    两者一结合,还别说,还真挺有效果的。王落辰顿时就感觉不到奥斯顿那什么狗屁重力波所产生的挤压力了,行动也立马就自由了。

    于是,他便向着奥斯顿发过去一道意念说:“老乌龟,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今日的恶行,我已经一一记录下来,总有一天,我会要你们血债血偿的。”

    传递过这条意念,他又看了一眼那些已经奄奄一息的青年男女,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牙齿,用意念咒骂了所有的血族人一句:“今天作死的所有人,都不得好死。”

    接着,他就快速飘走了。

    出了堡垒,飘回本体,他心中仍然愤恨不已,气得对着堡垒大门就是一顿法阵攻击。

    “砰砰砰”

    堡垒大门被他自爆的法阵给炸了几个大洞,门口的两名卫兵也被炸死了。

    虽然他明知这样做会打草惊蛇,可是因那二十名青年被戕害的场景一直在他的脑海里不停的闪现,使得他对这些血族人的仇恨如天大,如海深。以至于不做点儿什么报复他们一下,他的心里就无比地难受。

    所以,他也就顾不得许多,直接对他们出手了。

    他搞出了这么大动静,自然是将堡垒中的人都给惊动了。他们一起冲了出来,要将打上门来的挑衅者给打死。然而,当他们冲出堡垒时,王落辰早借助法阵飞得无影无踪了。气得他们对着自己同伴被炸的遍地都是的尸块儿和破烂的堡垒大门哇哇大叫。

    即使没有亲眼去看,王落辰也能想象得到那些人冲出来后,被气坏的样子。因此,在返回启蒙山的时候,他的脸上浮现了一丝得意的微笑,被同胞们的死给弄得十分沉重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

    “死者长已矣”,有些事情的确是他个人无法改变的,他所能做的只有是继续勤学苦练,提高自己的战力。以在今后的日子里,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能多帮就多帮一些人脱离险境,保全生命。

    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对力量的渴望更强烈了,而对以暴制暴的对敌准则也更信奉了。

    所以,他再一次发誓,对那些迫害同胞的人绝不留情,见一个杀一个,见两个就杀一双。若是见一群,他便杀个片甲不留,半个活口也不给对方留。

    因为心里怀揣了这种想法,他这一路上,整个人身上的气势都是杀气腾腾的。以至于他回到启蒙山,众人初见他时,都被他的气势给镇住了,不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儿。

    唯有罗凝玉不怕,迎过来柔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虎着个脸?难道这次去侦察敌情不太顺利,发生什么让你不高兴的事儿吗?”

    “啊,哦,没什么事。哦,不,有事儿。罗罗,我遇见了好所事儿。唉,其中最令人难以释怀的,便是咱们同胞被害的事。”

    王落辰被她一问,情绪才略微缓和了过来,然后将在艾比斯堡垒所发生的同胞被害的事,向她,同时也是向其他人给说了一遍。

    听了他的话,其他人也很义愤,纷纷谴责和咒骂血族人没人性,是无耻的邪恶之徒。

    甚至戴占雄孟虎他们几个,基于要为自己同胞报仇的心情,还气急败坏地提出了要将那名血族女子就地给杀了,以慰籍死去同胞的在天之灵的建议。

    他们的这一建议,刚一提出,竟然就把那名一直很高傲的血族女子给吓哭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