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冲杀进来是不理智的,王落辰当然不会那么干。因而,他若留下来,便只能是干看着这些同胞遭受人家的侮辱而空生闷气。

    于是,他便想试着说服自己,不要再留下了,免得会因看到同胞受害的场景直接跟他们干起来。

    可是,说实在的,当自己的同胞受难之时,要他就这样什么也不做地就此离开。他这心里实在难以做这样的决定。

    更何况,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如此的令人发指,又是那样的叫人义愤。令他更加觉得自己不为同胞做点儿什么,都不能心安理得地在世界上继续作为一个人活下去了。他就更加无法做出离开的决定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事情,让王落辰如此震惊和愤怒呢?

    那一幕是这样的:当那些青年男女被押解进这间会议室后,现场所有的血族人发出了一阵欢呼。

    他们尖叫着,眼睛里放出一种野兽见到食物般的光芒。整个人也跟吃了迷幻药一样,变得异常地兴奋起来。

    “来吧,血族的战士们,来尽情地享受吧。这些贱民,都是被亲王开过窍的,你们可以从他们身上得到他们的全部气息。那些气息,会让你们变得精神奕奕,容光焕发的。哈哈……”

    那侯爵看到大家的情绪激动了起来,就向那些士兵们摆了一下手,让他们离开。然后,便向所有人发出了号召。

    那些人听到他的号召,跟疯了似的从自己的位置上蹿起来,向着那些地球青年扑了过去。

    “啊,不要!不要!”

    “走开,你们这些混蛋!”

    “畜生!放开我!”

    他们扑到那些青年男女的身边,就开始大力地撕扯他们的衣服,好像是要对他们进行非礼。那些男女青年当然不愿意了,就各自展开了强烈的反抗。

    “哈哈,对,很好,反抗吧,愤怒吧。反抗和愤怒都会让你们的血液循环的更快,让你们的生命力全部爆发出来。”

    奥斯顿侯爵看着那些虽然尽力反抗,但身上的衣服,依旧是一点一点地被撕裂下来的男女,发出了自己的狞笑。

    而随着他的狞笑,那些血族人变得更加的疯狂,他们加快了撕裂那些男女衣服的行为。

    他们的人数是这些青年的数倍,基本上是八九个人围着一个青年进行撕扯,加上他们的力气又比普通地球人大,那些男女根本就无法抵御他们的进攻,不让他们得逞。因此,很快的,他们就在这些血族的撕扯下,变得一丝@不挂了。

    “你们要干什么?”

    “走开,你们都走开。”

    “兄弟姐妹们,我们打不过他们,不如自杀吧,免得受辱。”

    青年男女们身上的衣服被他们给撕掉后,赤裸的他们知道自己反抗已经是无用了,就开始打别的主意。而这个主意,就是弱者面对侮辱时通常会做出的无奈选择——自杀。

    他们说完,就真的实施了。

    只是,他们的身体已经被人给控制,无法跳楼,不能撞墙或撞击地面,只能是采取咬掉自己的舌头,让血液流尽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流血了,流血了,尽情地流吧。正好,反正你们这生命也不要了。就让我们给拿走吧。”

    那些血族的人见他们的口中流出了殷红的鲜血,没有一个人表现出一丝同情,反而个个都露出了更加兴奋的表情,争先恐后地向着这些青年靠了上去。

    “嘶、嘶……”

    他们围拢在那些青年的身边,像一条条毒蛇一样,嘴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那声音产生自他们用嘴尽力吸气时,牙齿与舌头间的间隙所发生的空气振动。

    他们此刻,围绕着那些青年,并没有对他们施加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动作,只是这么“嘶嘶”地吸气。

    见他们这样,那些青年男女后悔死了,觉得他们只是脱掉自己的衣服,还没有施加什么伤害,自己就先采取了咬舌自尽的做法,似乎有些着急了。

    毕竟,看他们这种表现,似乎他们脱掉自己的衣服只不过是进行某种奇怪的仪式而已,并没有要把自己给怎么样的意思啊。

    然而,他们后悔的有点早了。

    因为下一秒,当那些血族人嘴里的嘶嘶声达到某种神奇的和谐之后,他们突然觉得一阵眩晕。然后就感觉,好像有某种东西正在随着这些嘶嘶声,从自己的身体里面被那些血族人抽取出去。

    “啊、啊”

    “喔、喔”

    他们的舌头被自己咬掉,根本就无法再说话了。感觉到身体的剧痛无比,他们无法表达什么,只能是发出一些奇怪的响声,来向这些血族人表示自己的抗议。

    他们不明白这些人对自己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们没有像预先想象的那样侮辱自己,而是用这种奇怪的方式对自己施加了某种伤害。

    不过,即使不明白这个,他们也想得到。这种伤害好像比那种侮辱所带给自己的伤害更加严重。因为,他们觉察出这种伤害,它似乎是致命的。

    “够了,该死的血族人。我实在是忍耐不下去了。没想到你们这么邪恶,竟然直接采用邪术吸取这些人的生命力。不,不行,我不能让你们得逞。不能让你们害死我的同胞。我要阻止你们。”

    王落辰看到这会场中所发生的一切,看到了同胞们凄惨的模样,他实在是忍受不下去了,情绪一下失控。

    他忘记自己只是神识,向着一个血族人就冲了过去,想要暴打他一顿。

    但当他的拳头落到对方身上,而那人没有半点反应时,他才想起自己这时候使用拳脚是无法伤害到对方的。便猛地向着他的头颅中的识海冲去。

    “啊——”

    他带着无比的愤怒,以自己远比对方强大的神识,冲击对方的神识,一下子就将他的神识给撞碎了。

    神识破碎,那人大脑受到刺激,顿时停止吸收生命力的行为,抱头惨叫了起来。

    这人突然发出的惨叫,让现场的血族人都是一愣,纷纷将注意力转向了他。他们吸收那些青年生命力的行为都停止了下来。

    随着他们吸收的停止,那些青年人也迅速委顿了下去,瘫倒在了地上。

    诡异的一幕就在此时出现,随着他们倒地。他们所有人的身体在短短几十秒内,便出现了可怕的变化。

    头发从发根到发梢儿一根根地变白了,全身的皮肤也一点一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皱皱巴巴地松弛了下来。同时,四肢个躯干也慢慢地干巴弯曲了。

    所有的这一切都表明,他们在快速地老去。这样的话,即使是他们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恐怕也没有几天活头儿了。

    ————————————————

    亲,觉得好就订阅,打赏,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