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带来的消息,似乎让会场上的人很意外。

    尤其是那名中年长官,他略显肥胖的脸上立刻也换上一副怒容回敬道:“侯爵大人,您这是什么意思?出了这样的事情能怪我吗?咱们所有的人谁不知道,她是多么任性的女孩儿。根本就不听任何人的话,包括亲王大人自己的。怎么到头来,她自己惹出了事,还要责怪起我们来了?因此,我抗议,我不能接受您和亲王大人的怒火。”

    “什么?你在说什么?我想你是疯了,连自己是谁的仆从都忘了吧?你抗议,你抗议谁?抗议亲王?哈哈,你还是先跪下认罪再说吧。”

    那侯爵大人在那中年长官冲自己发火儿之后,朝那中年男人逼近一步。然后王落辰就看见,他的身上释放出了一种扭曲的波纹,将那名中年男人给笼罩了起来。

    接着,那波纹就不断地收缩,将那中年男人的身体给压制地匍匐在了地上。

    “在实力面前,不要跟我说什么公民的权力。血域王族的话,就是所有人必须遵守的法律。也是你们必须无条件执行的命令。这次只是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力量,就不杀你了。起来说话吧。”

    那名侯爵在出手镇压了那名男子,震慑了众人,冷冷地说出一番道理后,收回了那种扭曲的波纹,将那中年男人的躯体给放开了。

    但他放开了那男人之后,那男人并没有能够爬起来。

    因为,被侯爵给镇压了一下后,他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跟骨骼就像是断裂了一样,根本就不敢用力。一用力,自己浑身上下就会疼痛不已。

    “真是没用,怪不得艾比斯堡垒在你的管理下做不出什么成绩来呢。来人,把你们的窝囊废长官给扶起来。赫尔比,从现在开始,你就接替他的位置,做艾比斯堡垒的领主吧。而他,就暂且留下一条性命,做你的卫士长吧。”

    奥斯顿侯爵这一击原本就是要试试那中年长官的实力的。若是他能够经得住自己一击而不垮掉,那么他就还让他继续当艾比斯堡垒的长官。

    但若是他连自己这轻轻地试探性的一击都受不了,那么他就实在太让人失望了。同时,他也根本就不配再继续当这里的长官了。

    结果,这中年长官或许跟那女仆之间做得太多,导致身体有些虚。既然真的没抗住他的一击,他自然就要把他给换掉了。

    而顶替他的人,恰恰就是这中年男人的卫士长,年轻高大的男子赫尔比。

    这就等于是说将他们两人的职位给掉了个个儿,同时也等于是羞辱了那么中年长官。

    那男人当然是很不服气,很不甘心了。

    可是,看看自己连走路都要让人扶着的模样,已经知道了轻重的他,不敢再多说一句话了。便将自己的愤怒和怨恨藏进了心底,不发一言地随着搀扶自己的人坐到一边休养去了。

    而跟他的满脸不甘和沮丧不同的是,他的卫士长,那么叫赫尔比的年轻人,一步跨到奥斯顿侯爵面前,一下单膝跪倒,亲吻着他的手说:“谢谢奥斯顿大人,属下愿肝脑涂地,为大人效犬马之劳。”

    “好,好,年轻人,你说的很好。这才像个下属的样子嘛。不要以为自己跟某位大人物沾亲带故,就可以在我的面前桀骜不驯,动不动就说什么抗议不抗议的话。本侯爵不吃那一套。好啦,赫尔比,你站起来,听我给大家讲讲有关于怎样救出那位调皮女孩儿的部署吧。”

    奥斯顿夸奖了赫尔比一下,又借机再次贬低了一下那刚刚被他撤掉的,貌似有后台的中年男人。便将赫尔比给搀扶了起来,向大家开始谈起了他此行的正经事。

    “愿听大人吩咐。”赫尔比被他扶起来,弯下腰,顺从地说道。

    “我们也愿听大人吩咐。”既赫尔比之后,其余人等也一起弯腰低头,表示了自己的顺从。

    “好,那我就跟你们说说事情的解决办法。据亲王得到的消息,将那女孩儿掳走的人,是地球贱民中所谓的抵抗组织的人。他们掳走她的目的,好像跟想要救出艾比斯堡垒中的那名重要犯人有关。所以,亲王的想法是,既然对方有此目的,我们不如派人去跟抵抗组织的人接洽一下,就说我们愿意用那名犯人来交换他们手上的女孩儿……”奥斯顿侯爵说出了亲王的打算。

    但他刚还没说完,那被他给镇压了的中年男人,离开高声喊道:“我反对,这名犯人是狂霸星的多伦亲王亲手交到我手上的。他说过,这人跟地球上某个神秘组织有莫大的关系。要我们一定要好好看管他,不能有任何闪失。侯爵大人要把他交出去了,多伦亲王那里,我们怎么交代。”

    “布特恩,你找死是不是?你不要仗着你的妹妹跟多伦亲王的儿子有点儿关系,你就老动不动就借他的权势来拔高自己的身份,威胁别人。你不要忘了,咱们的莫罗亲王,才是你的亲主子。而我们跟狂霸星人之间,也只是合作关系,我们的亲王并不比他们亲王低一头。你清楚不清楚?”

    奥斯顿侯爵简直被这个叫布特恩家伙给气坏了,就再也不给他留面子,直接当着众人的面儿,把话挑明了说了。

    “合作关系?奥斯顿侯爵,你还真会往咱们脸上贴金呢。什么合作关系?明明就是狂霸星人打进血域,我们无力反抗,只好弃械投降,做了人家的仆从。说难听点儿,也就是当了人家的狗腿子。干嘛直到今天还自欺欺人的不肯承认呢?而说到我妹妹,她跟着那个多伦亲王的儿子,还不是咱们血族把她当成了巴结人家的礼物给送出去的?到头来,还说我要借助自己妹妹怎么怎么样的话,你亏不亏心啊?”

    那名叫布特恩的中年男人,好像心里对血族投降以及自己的妹妹被当成礼物送给狂霸星人,充满了怨气。

    因而当奥斯顿侯爵一提及这件事,他马上情绪大爆发,不顾自己身上的伤痛,从座位上跳起来,跟奥斯顿吵了起来。

    而且,因为气愤,他这番话说的还十分的直接,将血族人的所谓高贵的面纱给一下子揭掉了。不,不光是面纱,应该说,他的这番话,将血族人的面皮都给揭了下来。

    这令奥斯顿,还有在场的所有人都因为他的揭露,而受不了了,纷纷向他发出了谴责和谩骂。

    有些事情,虽然明明所有的人都知道其真实面目是什么样的,但他们都出于各种目的不想去看那真实的一面。

    而这时候,你偏偏违背大家的意愿,去将那真实面目摆在他们的眼前,强迫他们去看。那他们怎么会不讨厌你,憎恶你,甚至谩骂和攻击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