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见他流泪,知道师兄一直以来都是圆滑处世,很少得罪人和很少与人为敌。因而也就很少摊上过什么事儿,被什么人给整治过。换言之,也就是没吃过什么苦啦。

    此次被人家给抓到这里来,还挨了打,他自然是受不了这委屈了。

    因而,一见到自己这个亲人,情绪难免失控了点儿,就赶紧安慰道:“师兄,没事儿的,师弟今晚就会带人来救你。到时,我不禁要将你救出去,还要将这些伤害你的混蛋全给杀掉。为你出口恶气。”

    “嗯,师弟。谢谢你。不过,你也要注意安全,特别是要留心他们中间那个叫什么奥斯顿的侯爵,这家伙好像很厉害。如果拿咱们的战力类比一下来说,大约是武帝级。因此你要特别小心。”

    听师弟说今晚就要行动,墨可根据自己所掌握情况,特别提醒他要注意一个人。免得他对上那人时,会吃亏。

    “放心吧师兄。我已经参悟了法阵。一般的攻击,我都可以用法阵进行防御的。嘿嘿。”王落辰略微得意地显摆道。

    “师弟啊,你这是诚心要让师兄去找块豆腐撞死啊。我入门了这许多年,在各方面都还不如你入门这两个月的。呵呵。”

    墨可是个乐天派,刚才虽然哭了,可这会儿跟自己师弟一交谈,马上就缓过劲儿来,又变得有说有笑了。

    “哎,师兄不要这么说啊。你的长处不在武功上,这一点大家都是知道的嘛。哈哈。对了师兄,我刚才进来时候听说,他们这些家伙待会儿要开个什么会议。我觉得,他们开会的内容可能会涉及到这座堡垒的兵力部署什么的,所以我想去听一听。因此……”

    王落辰刚跟墨可见面,本来也想跟他好好说说话的,但因为想起血族人那个会议对自己今晚的进攻或许很重要,便不得不向自己的师兄告辞了。

    “重要会议?好,那你赶快去听一下吧。哦,对啦,在你走之前,师兄还要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我已经查到了你父母的消息了。他们现如今在狂霸星人的甘巴拉星矿场第五星的威斯矿区采矿。听线人说,他们身体状况还行。那里只要完成任务,也不比地球上生活条件差多少。就是离得咱们太远了,据说要跨越好几个星系呢。所以,以咱们目前的实力,实在是无法飞过去救他们。否则的话,咱们可以利用我搞到得的星图,直接去那里的。唉!”

    关于自己父母的消息,王落辰本来是要问他的,但来到之后,又觉得在这种环境下问是不合适的,因而就没问。

    没想到墨可对他的事很上心的,没用他问,就把他父母的消息给说出来了。

    因而王落辰非常感动地说:“谢谢师兄帮我打听父母的消息,知道他们安好我就放心了。唉,想想自己真是不孝,害他们到那么远的地方去受罪。不过,我发誓,我一定会尽快提高战力,想办法把他们给救回来的。”

    “师弟,这也怪不得你,你父母的遭遇,是我们地球人整个种族的气运晦暗所致。毕竟个人的力量是无法跟一个庞大星球的力量相抗衡的。所以,你也不要太过自责,只要尽力去做就好。相信,只要你尽力了,你父母他们也不会怪你的。”

    刚才是王落辰安慰墨可,现在反过来了,改成墨可安慰他了。

    “师兄说的对,饭要一口一口地吃,事要一件一件的做。我父母他们的事,真的是现在的我们力所不及的。只能跟狂霸星人记下这笔账,留着以后慢慢算了。因此,现在我还是先赶紧想办法把师兄你给救出去再说吧。”

    提到父母,他的心情不免沉重。就无心再多说什么了,便又跟墨可说了几句要他安心等待的话后,离开了这间密室。

    到了环形长廊,因为赶时间,他便一路飘到了旋梯那儿。然后从那儿直接穿过几层地面和旋梯之类的障碍物,回到了堡垒第三层那个会议室里。

    此时的会议室里,除了那几个血族的女性之外,又来了很多人,其中也包括顶层的那些衣着华丽的男女。所有的人加起来,王落辰算了一下,大约有近两百人的样子。

    他们正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彼此交谈,轻声低语。但没有一个大声喧哗的,一副很有教养的样子。

    “靠,不愧是善于装@逼的种族啊。说话的样子都端着,矫揉造作的给谁看呢?”王落辰看他们不顺眼,见了他们说话的神态表情,忍不住又吐槽了一下。

    他这里刚吐槽完毕,大厅的入口处,一名卫兵就扯着嗓子喊了一句:“侯爵大人到!”

    他一听,这是正主儿来啦,就将自己给隐藏在一名血族女子之后,静静等待他的到来。

    他之所以要借这名女子的气息隐藏起来,是因为他不知道对方这些人中有没有神识特别厉害的。若是有的话,他怕自己被对方给察觉到。所以才先做好预防措施。

    他刚藏好,那侯爵就进来了

    他一走进大厅,那些血族人就笔挺地站立了起来,鼓掌表示对他的欢迎。

    “欢迎奥斯顿侯爵,您能及时赶来真是太好了。出了那件事,我们些人都急坏了。真的是手足无措,乱作一团了。”

    随着他走向大家面前的发言席,一名站在发言席桌旁的中年男人走了过去同他握手,并向他说了些表示欢迎的话。

    对于那名男子,王落辰发现自己认得。

    他正是自己在那名女仆的记忆中所发现的男子。而从现场众人的列队情况看,显然,这名男子似乎就是这堡垒里的最高长官。

    他不禁对此一阵惊愕。想不到会那么巧,自己一出手,就入侵到了这堡垒中最高长官的情妇神识里。也难怪那名女仆,可以接触到墨可这种被严密看管的犯人呢。她有后台啊。

    只是,除了这名长官,她的相好中似乎还有其他人吧。想不到,这女仆瘾还挺大的,一个长官都满足不了她,她要找那么多人来泄火。

    而这名长官呢,恐怕还不知自己在找这女仆爽的同时,这女仆也在利用他让自己爽吧。哈哈。

    王落辰在认出那名长官后,一边在心中嘲笑着他和女仆之间相互利用的伙伴关系,一边继续在观察会场上的形势。

    只听那侯爵听了这中年长官的话后,清瘦的面庞露出几丝不悦,气呼呼地瞪了他一眼说:“还说呢,你知道你这回捅了多大的篓子吗?让你看个人你都看不中,怎么知道你是干嘛吃的。还有你们,都不要鼓掌了。我这次来,不是跟你们开联欢会的,而是带着亲王大人的怒火,过来向你们训话的。”

    他说完那名长官,又高声向现场所有的人大声吼了一嗓子。

    他这一嗓子,立刻让现场所有的人停止了鼓掌,并收起了脸上热情的笑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