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凝玉这事儿,他以为自己也是一时情难自禁,才不假思索,顺着心意,将她给当成自己的女人的。(书屋 shu05.com)

    毕竟无论是当初在洛神湖畔的一见倾心,又把她当成一个美梦给忘记。还是后来她当了洛神,自己对她暗恋不已,常常梦见。都令他早已对这个女人,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了。只是当初是他误以为是自己单相思,没有勇气也没有机会向心中的女神表白,以致两人错过了而已。

    到了现如今,两人于乱世中意外重逢,境遇大变之际,却发现原来彼此之间并非是“襄王有情,神女无意”,而是各怀爱慕,历经波折,初心未改。这才于重逢的喜悦中,惜取情缘,坦诚相见,互诉相思,再添情愫。以至于在一起战斗之时,自然而然地将自己的心意坚定了下来,含蓄表白给了对方。

    这份情累积起来,到了极致,便在他为了她与人争风吃醋,相互约战之时,忍耐不住,爆发了出来。以一句“我是她的男人”将她变成了他的女人。也将他们的关系给公开了出来,确定了下来。令他自己和罗凝玉都没有了退路。

    若说人与人之间,每一份爱都有一份缘故。那么,他跟师妹吴梦雪的爱,缘起于同病相怜,相互依靠;跟沙傲云的爱是产生自姐弟情深,心有戚戚;而跟罗凝玉的爱,则来自于星月交辉,相互欣赏。

    所以说,他的这三份爱,各有缘故。倒并非是他花心,看见美女就想到床,只为了满足自己占有美好事物的欲望,而跟她们同时交往。

    这种情况,不过是体现了他心中对多份感情的无法取舍,也体现了他面对几个女人时的优柔寡断。

    他对她们同样喜爱,而且又并非是单相思,一厢情愿,更不是坑蒙拐骗。这便有些难办。

    这种情况下,他拒绝一个,心里就会痛一分,那被拒绝之人也会伤心不已。他既不想让自己心痛,又不想让对方伤心。便只能自私地一个都不拒绝。

    这样的情形,一般人很难遇见,故而也很难理解。站在旁人的角度所做出的种种假设性的选择,以及所讲出的种种道理,恐怕也很难真正完美地解决这种问题的。

    只有自己亲自经历过,或许才能给出一个令所有人都满意的方案吧。

    但,话说回来,按你个人经历所制定出的那方案,就真的就能让所有人满意吗?恐怕因每个人立场、角度、想法的不同,也很难做到这一点吧。

    或许,这种事情,只有一个完美解决的方案,那就是身处其中的当事人,自己觉得满意和合适的方案吧。然而,谁又能肯定,这种说法和这种解决方案,就是正确的呢?

    男女感情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剪不断、理还乱的,人家一对一的感情尚且如此,王落辰自己这一对三的感情纠葛,就更令他头疼不已了。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呢?他为什么要见一个爱一个,又为什么女孩子有一个算一个的都爱他。难道这也是天命?

    其实,这问题的答案很简单。

    古语有云;“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

    这句话的意思自然是说,人太出众,大家就会对他看不顺眼,嫉妒于他,想方设法排斥甚至打击他。

    但你反过来想,一个很优秀的人,难道众人中所有的人都会这样对他吗?难道就没有喜欢、爱慕、敬仰他的吗?

    当然会有了。而且还会有很多。多的让人应接不暇,不知该如何取舍。王落辰现在就属于这种情况。

    所以,虽然幸福,但也比较令人头疼。

    王落辰就带着这种头疼,从那残破而昏暗的展示厅离开,穿过一道玻璃门,又穿过一条旁边开了许多房间的长走廊,进入了另一个楼梯间。那里依旧是有几部电梯和一个旋梯以及四名守卫。

    “这部旋梯又是通向哪里?这次会找到师兄吗?要不要找个人来逼问一下?”

    王落辰看着向上的旋梯,神识中闪现着当初从线人那里得到的墨可被关押房间的影像,想着自己的师兄正在受罪,心里不免有些急切。就想着找个人从他的神识中搞点有用的信息,省得自己这样一间一间的找下去,浪费时间。

    只是,入侵神识,很可能会将对方给弄成傻子,他一直以为这样太不人道。

    所以,除了对付侵犯自己师妹的毕世明和想要对自己图谋不轨的齐虎成,这两次使用过外,其他时候,他从来都没有用过。

    今天为了救师兄,他想找个人再用一下。

    但是,入侵神识的话,那人会的表情动作方面,都会因为神识受攻击而有所反应。被别人看到了,很容易发现异常之处,从而提高警惕和戒备。

    他不想打草惊蛇。因而,便想着,即便要入侵,也必须要找一个独自一人的家伙来入侵,像这种几个人凑在一起的士兵,是不能动的。

    于是,他便将注意力从这四个士兵身上挪开了,沿着旋梯飘了上去。

    走到了旋梯的尽头,这次见到的不再是破败的展厅了,而是一个摆放了很多桌椅的会议室。看起来,只是艾比斯和自己员工们开会的地方。

    如今,这里倒是被人给收拾的挺干净的,有六七名身披斗篷的血族女子,正在这会议室里摆放着饮用水和水果什么的。表明这里正要召开一次会议。

    “大家都用心点儿,手脚麻利点儿,咱们的侯爵大人十五分钟后,要亲自来给大家开会。他可是很注意细节的人,也是对下属很严苛的人,所以咱们必须要小心伺候着。明白吗?”

    她们中间,看上去年龄稍微大上三五岁,好像是小头目的女子,将一张桌布铺好之后,就她们今天工作的重要性,向所有人提醒了一句。

    由于她是领导,她的话讲完之后,自然是得到了大家的积极响应,工作的认真程度和手脚的速度都提高了几分。

    这女人的话是向自己的下属讲的,内容也只不过是普通的提醒,却让王落辰得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有重要人物要来,而且会在这房间里开会。

    得到了这个消息,他心中不禁暗喜:“那么,他们这座堡垒中的头头脑脑的肯定就会一块儿参加吧。这些人物聚集在一起,所谈论的事情肯定会很重要的。说不定就是有关堡垒防御部署的会议。哈哈,这下,我赚大发了。”

    于是,王落辰便打算加快搜寻自己师兄的速度。然后不管找到找不到,就在十五分钟后过来,听一听这会议的内容。也好掌握到敌人部署的第一手资料,为自己这一方的人马攻打他们提供有力的情报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