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生水见此情形,赶紧将更多的丝线抛了出去,形成一个细密的网兜儿,将所有的碎片给兜在了其中,并冲王落辰喊道:“快,快吸收掉这些碎片,或许还能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嘶嘶”

    王落辰也明白这些神识碎片对自己是有用的,就赶紧用神识之索不停地把它们拉进自己的体内。

    但是,他吸收的速度,远没有那些随便暗淡下去,化为真正的虚无的速度快。所以,最终他也仅仅只是将那些碎片中很小的一部分给拉进了自己的身体内,而没有得到全部。

    这一部分碎片,是那云烟的破碎记忆。零零散散,点点滴滴的,都是一些一闪而过的影像,根本就没个头绪,令王落辰根本就无从知道其所代表的含义,当然也就几乎没有什么真正有价值的收获了。

    “怎么样,有没有有用的信息?他说的什么贼婆娘,什么生灭之子,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些碎片里有没有解释?”等那些碎片一消失,天一生水便收起了自己的神识丝线,向王落辰问道。

    “唉,这家伙太狠了。把自己给碎成了那么多片儿。让他的记忆变得比豆腐渣还散,我实在是无法获取什么有用信息啊。目前所能掌握的,也就是关于这个立方体的。据他的记忆所显示,这个立方体叫匿立方。若是将神识隐匿在里面,别人的神识就无法搜索到自己了。只是,它就这一个功能,其他的功能就没有了,要说起来也不是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听他问起,王落辰指了指那立方体回答道。

    “匿立方,这倒是个好东西,你怎么会觉得它没价值呢?你想啊,这世界上神识比你强大的人多得是。若是他们想要攻击你,有时往往只需要攻击你的神识就可以了。但是若是有一种方法可以将你的神识藏起来,让他们都找不到你。他们不就攻击不了你了吗?而且,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这东西应该不只可以藏匿神识,还应该可以像一个硬壳一样保护神识,使得神识免于伤害。所以说,这东西,着实是个好东西的。你就赶快把它给收起来吧。”

    天一生水听王落辰一说,眼睛放光,略显兴奋地替王落辰分析了一下这东西的妙用,就催促他赶紧将匿立方收起来。

    “收起来?可我看这东西好像是实体,我本体又没来,仅凭我的神识怎么收?”

    王落辰觉得天一生水的话很好笑,就想他是不是最近睡眠太多,睡傻了,连神识很难移动实体都忘记了。

    “傻啊你?这东西既然是隐匿神识的,自然就可以为神识所控制,并且应该可以根据神识的意愿变化大小,隐匿形体。那才称得上藏匿神识的神器嘛。若是连这做不得,还算是什么宝贝?”

    好像特别烦别人质疑自己的话,王落辰的话刚一出口,天一生水就立刻跳到他头上,踩着他的头顶,反驳道。

    “变化大小,隐匿形体?那不是神话传说中的神仙用的法宝吗?这世界有这种东西吗?或者说,有这种物质吗?”王落辰伸手将暴躁的小家伙儿从头顶上捉了下来,不管他高不高兴,继续质疑道。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宇宙广阔,谁能说清?世间万物中,说不定就有一种是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呢?再说,能不能做到,你东西就在眼前,你试试不就知道啦?何必凭空想象,枉费心力,死钻牛角尖呢?”

    天一生水用力掰开他的手,再一次跳到他的头上说。

    对他这种动不动就跳到自己头上的习惯,王落辰很难理解,不知道这是不是他这种小个子的自卑感在作祟。就很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按照他的说法,走近了那立方体,试着用自己的手去抓它。

    然而,令他想不到的是,当他的手指刚一碰到那立方体的,那立方体就产生了一股吸力,将他整个身体给尽数吸了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儿?立方体怎么还吸人?”

    王落辰看着跟自己的身体完全融合在一起的立方体,向此刻因为他被吸入匿立方而没有头顶可以踩踏,已经落在立方体上面的天一生水问道。

    “笨蛋,这还用问?匿立方匿立方,当然是要和你把你吸进去才能把你给藏起来啊。既然你已经进去了,就别啰嗦了,赶快试试看能不能控制他啊。”天一生水在上面教训他说。

    王落辰想想这家伙说的也有道理,就把自己控制这匿立方的意念给送入它里面。

    还别说,还真是挺管用的。这立方体就像一个会七十二变的孙猴子,你想让它怎么变,它就怎么变。可大可小,可长可短,可宽可窄,可胖可痩。任意变幻,一切由心。

    “好啊,好东西。哈哈,那就变成我的衣服,贴身穿在神识外面吧。”

    王落辰的神识这样想着,那立方体就变成了他衣服的样子,罩在了他的外面。

    “怎么样?我没猜错吧?这东西就是个可以变化的宝贝。哈哈。”天一生水再次站到他的头顶上说。

    “行,算你厉害。好啦,废话不要多说。外星神识也灭了,艾比斯堡垒的秘密我也掌握了。咱们还是赶快离开这儿,去找我师兄吧。”

    王落辰再次将天一生水从自己的头上抓下来,攥在手里说。

    “不不不,你又说错了。是你,去找你师兄。不是我们。我跟那外星神识大战了一场,乏了,得回去睡觉。”

    天一生水,伸了个懒腰,拒绝跟王落辰一起行动。然后,便从他手指间滑出,以闪电般地速度穿过能量罩儿,跑掉了。

    “不去就不去,至于溜这么快吗?靠。”王落辰对着他的背影,竖起了某根手指,然后也穿过能量罩离开了。

    离开之后,他收起法阵,还盘算着,等救出师兄,假如有时间的话,他要把这个能量罩发生器也拿走,送给师妹他们做防身之用。

    想到师妹他们,他脑袋中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就是自己刚到尘世便将自己当年一见钟情,念念不忘的洛神罗凝玉给弄成了“我的女人”。这万一这次救出了师兄,回到了圣境,这事儿让师妹给知道了。自己怕是还真不好跟她交代呢。

    所以,他从现在开始,就得想说辞,如若不然,恐怕以后就没自己好日子过了。

    于是,这家伙便在钻出艾比斯的雕像基座后,边寻找师兄,边认真考虑起了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