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外星神识的丝线多如牛毛,根根坚韧,任凭王落辰的神识怎么样挣扎都无法挣脱它的缠绕。

    他的本体不在,无法使用元力。想要使用法阵,却发现自己的神识已经被对方隔断,也使用不了。

    形势看似好像无法挽回了。对方的神识丝线瞬间就已经将他的神识给包裹了个严严实实,像个茧子。

    “哈哈,聪明又怎样?识破我的谎言又怎样?跟我斗,我活了几万年,你这点儿微末道行,斗得过吗?”

    那神识一击得手,将王落辰的神识牢牢控制住,顿时得意万分,发出了令王落辰作呕的狂笑。

    “他@妈的,你这死东西,敢暗算小爷。刚才那若有若无的神识就是你故意放出去,引诱我过来的?”

    到了此时,王落辰已经明白自己上当了。他被引到这里来,根本就是这外星神识的阴谋诡计。

    “啧啧,你果然够聪明,连这个你都想得到。可惜,可惜,再聪明也白搭,最后还不是落在了我的手里,成为我的食物?”

    那外星神识嘴里损了王落辰一下,开始收紧那些丝线,要把他给收进立方体里,吞掉。

    “等等,等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艾比斯去哪儿了?是不是被你给吞噬掉了?”在外星神识收紧丝线的瞬间,王落辰又极快地问了一个问题。

    “别提那个混蛋、骗子、蠢蛋了。我们明明说好了,我帮助他制造地球上最厉害的机器人,让他统治这个地球,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他能够像人类历史上的很多统治者那样,为我提供一些地球人类,让我吸食他们的神识维持我的生命就行。谁知这混蛋,却偏要做什么拯救世界的英雄。不禁将我给诓骗到这里囚困了起来,还偷走了我的空天飞梭跑去宇宙深处,寻找什么解决地球危机的办法去了。你说,他这不是傻瓜是什么?哼!”

    那外星神识好像对艾比斯无比的痛恨,一提到他,就情绪激动,滔滔不绝地咒骂他,贬低他。

    “哈哈,原来如此啊。听了你的真话,我心里的所有的疑问都没有了,很舒服。那样的话,我也就没有必要跟你玩耍下去了。天一生水,还不快出来收了这妖孽?”

    原来,王落辰这半天跟他左一个问题,右一个问题的,不过是在拖延时间。他是在等本体将天一生水叫醒过来支援自己啊。

    “该死的老妖怪,害我睡觉都睡不安生,看我不灭了你。”

    随着王落辰的一声喊,天一生水那一寸大小的身体在这能量罩中显现了出来。随后,他用那有些外突的小眼睛瞪了外星神识一眼,小手儿一挥,嘴里骂了一句,便也从身上释放出了无数根神识丝线。

    “嘶嘶”

    他的神识丝线不停地伸展,跟外星神识的丝线缠绕在了一起。

    “给我收!”

    天一生水两只小手不停地翻动法诀,开始将已经跟对方丝线缠绕在一块儿的丝线往回拉。

    那外星神识自然不甘心被他给吞噬,便奋力反抗,一时间,他们俩之间形成了僵持。

    王落辰一看,天一生水虽然厉害,好像一时之间无法轻易解决这家伙。便说了声:“神识之索,放!”

    便将自己的神识武器神识之索也给释放了出去,紧紧缠绕在那些外星神识丝线上,帮着天一生水一起把外星神识给拉过来。

    人家说,压死骆驼的往往是最后一根稻草。当一人的承受能力到了极限,只需要再多向他施加一点压力,那人便会崩溃。

    当前这外星神识和天一生水之间的情形也是一样。两方都竭尽了全力,但却谁也奈何不了谁,形成了僵持。这时候,任何一方有一点助力加入,都足以打破这种僵持的局面,造成处于平衡状态下的天平发生倾斜。

    所以,就在王落辰的神识之索刚刚缠绕住对方的丝线,用力那么一拉,外星神识就坚持不下去了。被天一生水和王落辰给一点一点地拉出了立方体。

    等他的神识体被全部从立方体中拉出来,王落辰终于看清了它的样子。

    果然跟传说中的差不多,他的神识体就是像云朵和烟雾一样的形态的东西。

    看着他的神识体,王落辰撇了撇嘴,说:“真丑,小水水,我们真要把这东西给吞下去?”

    “不、不,不是我们。而是,你,要把他给吞下去。因为你看一下,就我这点个儿,我就是想吞,吞得下去吗我?所以,只能是你吞。”天一生水摆着小手儿,摇晃着脑袋说。

    “你们真想吞噬我?我求求你们,饶过我好不好?我可以答应你,从今以后我就跟着你了。我可以保证,我一定像奴仆侍奉主人那样,侍奉你的。真的,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帮你得到整个地球。”

    那外星神识被拉出立方体外,一下子变得虚弱起来,面对王落辰两人的夹攻,已经毫无招架之力,只好陪着笑脸,苦苦哀求。

    “得到整个地球?我还不稀罕呢。我要得,就得到整个宇宙。哈哈。而吞掉你,将你所掌握的所有关于宇宙和外星科技的知识,全部都变成我的。那我又何愁宇宙不被我掌握呢?哈哈。”

    王落辰大笑着,收紧了自己的神识之索。

    “哼!想得美。想我云烟好歹也是当过宇宙王的人,若不是如今年老体衰,神识长期得不到宇宙本原之力的滋养,岂会被你们这种小角色欺负?唉,罢了,既然那贼婆娘不让我活了,那我就跟她做最后一次抗争吧。那样的话,就算我死了,她也会被气得睡不着觉。哈哈……”

    那神识终于讲出了自己的身份,但脸上却露出了凄然的神色和一种决绝的表情,这让天一生水和王落辰都想到了他要干什么。

    “快,快阻止他。他要寂灭。”天一生水连忙向王落辰喊道。

    “屁话,我得有时间啊。”王落辰快速地收拢着自己的神识之索,说道。

    “哈哈,以前我很骄傲,也很自负,以为自己可以超脱在生灭之外。可直到今天遇见了你,我才明白,我们终究斗不过那贼婆娘的。所以,早死晚死都是死。有些事情,终究是躲不过的。以后,你会明白的。生灭之子。”

    说了些王落辰听不懂的话,那自称云烟的宇宙王,眼睛一闭,如云似烟的身体便明灭不定了几下,碎裂开来,慢慢地失去了光泽。

    王落辰明白,这是神识的寂灭现象。碎裂,然后将凝聚神识的能量释放干净,神识就会真正变成虚无之物,融于天地之中,彻底地消失于无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