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本不该出现在地球上的能量罩,让王落辰心里疑惑不已。便开始思索这是怎么回事儿。

    思来想去,他觉得,这能量罩建造在艾比斯的雕像底下,恐怕这事儿还是与艾比斯有关。

    可是,艾比斯不过只是地球上一名有那么一点儿创造力的酷爱机器人的发明家兼富翁,他的生前并没有创造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所发明的无非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机器人。他怎么可能建造出超脱地球科技水平这么多能量罩呢?

    王落辰越想越想不明白,就决定不想了,他要直接进去看看。见识见识里面到底是什么鬼。

    可这能量罩这么强大,他怎么才能穿透进去呢?

    他脑筋一转,想了个办法。

    “法阵,复刻!”

    王落辰心念一动,一道复仇法阵镌刻在了这能量罩上。

    “法阵,吸收!”

    他催动这法阵,让它开始吸收这能量罩上面的能量。

    “嗡嗡!”

    法阵嗡鸣,能量罩上面的能量被它一股股地吸了进去。

    法阵周围能量罩的光亮,变得暗淡了下来。王落辰知道,那是因为那里变得稀薄的了。

    “就是现在!”

    能量罩变得稀薄的地方,正是其最容易被突破的地方,王落辰正是要趁这个时机从这个地方,突破进去。

    “破!”

    集中了所有意念,王落辰的神识猛地向能量罩上面那暗淡的地方一冲。

    “啵!”

    神识和能量罩发生撞击,深深凹陷进去,最后不堪神识的冲撞,发出一声轻微地响声,破开了一个洞。神识便由此钻了进去。

    进到里面,王落辰便看到一个十分平整的石台。

    石台上放着一部镶嵌了绿色能量晶石的能量罩发生器。在其旁边则是一块水晶般透明、不知是什么物质构成的人头大小的立方体。

    “这是什么?”

    王落辰感到这立方体上有强烈的能量波动。那波动,他很熟悉,不是一般的动力源、反应釜、核材料或能量晶石所产生的波动,而是智慧生命的神识所产生的波动。

    也就是说,这整个立方体或是这立方体内部,蕴涵着智慧。

    “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那立方体觉察到有别的神识进来,向王落辰的神识发出了一道意念,问道。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你不属于地球。”王落辰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返回一道神识,向他反问了一句。

    “说的不错,我的确不属于地球。可是,或许因为我年纪太大了,也或许我的能量不足了,我也记不清自己来自哪里了,更不记得怎么会来到这里了。”那立方体内的神识回答说。

    “那你还记得自己为什么会被困在这个能量罩里吗?”王落辰听他这样说,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转而问了另一个问题。

    “记得,记得,我太记得了。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点。因为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叫艾比斯的地球人的卑鄙和无耻,他骗了我,骗了我。他从我这里获得了他所想要的智慧、科技以及永生的方法后,就背弃了诺言,将我困在了这里。”

    说到这个问题,那神识激动地大叫了起来。

    “别激动,别生气,生气伤身体。呵呵。能告诉我,他是怎么骗了你的吗?还有,看你被人骗的这么可怜,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王落辰听了他的话,想到了那个渔夫和魔鬼的故事。只是,他不知道这个神识和艾比斯之间,谁才是说谎的人。

    因而,他觉得应先对这个来自地球之外的神识示好,了解到事情的全部,再做判断。

    “你说的对,我不能生气,生气只会让我更加的虚弱。”那神识非常听人劝的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说,“唉,已经有好长好长的时间没有人跟我讲话了。我很寂寞。所以非常愿意跟人说说话。既然你来了,而且又愿意听我讲话。那我就跟你讲讲这个故事吧。这是一个可怜的老人被一个卑鄙的地球骗子给欺骗了的故事。故事从哪儿讲起呢?就从我来到地球上那天说起吧。”

    那神识好像是真的老了,想了半天才想起故事的开头儿(当然,也或许他只是在组织语言),接着就顺着这个开头儿讲起了他的故事。

    王落辰非常认真的地听他讲故事,并记录下了他说的没一句话。终于在他啰里啰嗦地讲了一个多小时后,弄清了他和艾比斯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据他讲,他是一个连他自己都忘了从哪里来的智慧生命,因他想不起来的原因来到了地球,并恰巧在降落时,砸到了艾比斯的脑袋,因此和艾比斯结下了“孽缘”。

    那时,艾比斯还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家里爸妈都是贫民窟里的贫民,他因此过得也很不好。生活拮据,没有朋友,也没有欢乐。

    他可怜艾比斯,便将他自己所掌握的科技传授给了他。让他发明出一些新鲜的小玩意儿赚取一些发明比赛的奖金和卖专利,来改变自己的生活条件。

    不用说,有他这样的神助攻在。后来,艾比斯就慢慢地成了著名的发明家和富翁,走向了人生的巅峰。

    可是艾比斯这人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他成功了之后,并不满足,还想将自己的人生变得更加辉煌。

    他跟这神识说,他有了财富,慢慢地就觉得仅有财富也没意思了。他还想要权力。觉得自己最好是能够当上地球之王,让所有的人都臣服在他的脚下才好呢。

    艾比斯的这种要求很不实际,也很危险。他本来是不想满足他的,但艾比斯却用想办法唤醒他的记忆,帮他找到回家的路这样的条件来诱惑了他。他一时没有忍住,就答应了他。

    他利用地球上当时所能找到的最好的材料,帮艾比斯打造了地球上最具攻击力的机器人,以帮助他实现梦想。

    但谁知,就在机器人快要完工的时候,艾比斯却突然又说自己病了,快要死了,他当不当地球之王无所谓了。因此,机器人干脆就先别造了。

    他说经过这次之后,他觉得财富和权力都不重要,能活着才最重要。所以,他求这神识还是帮助他延续生命,甚至是获得永生吧。

    艾比斯说的可怜巴巴的,这神识好歹也跟他交往了这么多年,多少对他有些感情,而且神识本来又拥有可以令人永生的方法和能力,就答应了艾比斯的要求。将永生的方法也传授给了他。

    谁知,这艾比斯得到了他的全部技术之后,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不光不兑现自己对这神识的承诺,还利用不知从什么地方得来的能量罩,将他给封禁了起来。

    这一封就是三百年,弄得他因为得不到自己所需的那种能量,变得越来越虚弱。眼看就要死去了。

    幸好,老天有眼,让王落辰的神识来到了这里。他觉得王落辰是个好人,希望王落辰能够将他救出去。

    而且,他还信誓旦旦地说,他不会让他白救的。他会给他所给予艾比斯的一切。财富,权力和永生。以此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这就是他和艾比斯之间的故事,以及他对王落辰的要求。王落辰全部一字不差地记录了下来。

    然后,王落辰笑着向他问道:“你讲完了自己的故事,也说完了你的要求,那么想问一下,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没有名字。或者我曾经有名字,但却想不起来了。所以我真的没有办法告诉你。”那神识以真诚地语气说。

    “哈哈,或者,你的名字太多,你不知道自己该使用哪一个了吧?”王落辰听他这样讲,提醒了他一句,接着说道,“但我想,你被人叫得最多的名字可能还是魔鬼。对吗?”

    “什么?你说什么?我怎么完全听不懂?”那神识语气略显慌乱地说。

    “听不懂?不可能吧。我仔细听了你讲的故事,认真记录下来你说的每一字。我发现,你讲故事的能力很强,对词语的运用很娴熟,也很善于利用听众的心理,调动听众的情绪。而且,讲起故事来,条理清晰,逻辑分明。根本就不像一个脑子有问题的人。”

    “但你却偏偏口口声声对我说你是个连自己名字都记不起来的人。要我相信你得了失忆症。还要我相信你这人很容易上人家的当,非常的好欺骗。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为什么会这样?我想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你在说谎。”

    王落辰以调侃地语气向他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判断。

    “呵呵,你这样说似乎有些牵强。你难道不知道失忆的人未必就脑筋不清楚吗?”那神识为自己辩解道。

    “你不必急于解释,因为我这里还有另一个问题需要你解释,那便是既然你患有失忆症,为什么你来到地球之后,跟艾比斯之间发生了这么久的事情你却记得那么清楚,经过三百年都忘不了呢?”王落辰又指出了一个其故事里的漏洞。

    “哈哈,还以为你这笑着好骗呢。没想到你这个小家伙倒是聪明。好吧,既然跟你来软的不行,那么我们就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吧。今天你来到这里,就是你倒霉。因为我日日用神识消磨这个能量罩的能量,虽然已经接近成功,但消耗却是很大。正需要吞噬一个神识来补充一下体力呢。所以,今天无论怎样,我都不会放你走的。”

    那立方体了神识听了王落辰的反问,知道自己再怎么骗,他也不会上当了,就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嘶嘶”

    他的话音未落,便有千万跟晶莹剔透的神识丝线,从那立方体中喷射了出来,一下将王落辰的神识给缠绕住了。

    ————————————————

    今天已经发了五章共一万多字,因为第三更和第四更都是三千字。加上昨天发了一万七,今天有点累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更一章。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