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介绍让抵抗组织的人立刻炸了锅,纷纷议论起来。

    王落辰用神识关注了一下,听他们说的大致内容都是认为他们自己这次真的碰到了强敌,大家都不能掉以轻心了,否则很容易吃亏的。

    听到这些话,王落辰知道,大家的思想已经在转变了,就清了清嗓子对大家说:“好了,我想大家通过这名异族女子的演示,都已经了解到咱们这次敌人的强大了。然而,我还想提醒你们一句。那就是,这名女子,或许以她的实力,在她的族人中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的。所以,大家一定要意识到,敌人或许比咱们想象的还要强大。”

    “对啊,指挥官说的有道理啊。我的想法错了,大家都别学我,一定不能轻敌啊。”

    戴占雄此刻已经认识到自己刚才所说的话有多么的狂妄,自己所主张的那种打法又是多么的荒谬,因而向大家做出了检讨。

    “对,咱们冲锋陷阵,打打杀杀的还行,分析敌我形势,制定作战计划,这种动脑子的事儿就不行了。所以,我提议,咱们都别乱参谋了,从现在起,一切就听指挥官的。大家说好不好?”

    孟虎也承认了自己的不足,并向抵抗组织中的头头脑脑们发出了一切行动听王落辰指挥的倡议。

    “好,我们都听指挥官的。”

    “就是,没脑子的就别瞎参谋了。”

    “哪有人不听了,还不是戴头儿和孟头儿在瞎起哄。”

    “哈哈,就是,不是他们俩,这会早开完了。”

    他的倡议一发出,下面又议论开了。不过,仔细听听,好像都是在埋怨他和戴占雄他们两个瞎起哄的。这让发出倡议他不禁又是一阵尴尬。

    王落辰看出他的尴尬,便向众人挥了挥手说:“安静,安静,大家安静。非常感谢大家的对我的信任,肯听我的指挥。不过,我这人一向不喜欢独断专行,一直都觉得集思广益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所以下面呢,我还是先把我的计划跟大家说一下,大家听听。然后,再讨论讨论。有什么不足的地方呢,咱们再改进改进。然后制定出一个完善的作战计划出来,大家再去毫不犹豫,不折不扣地执行。你们说好不好?”

    如果说王落辰前面对敌情的分析,显示了他的智慧。那么他这番关于指挥决策的讲话,便让大家看到了他的胸襟。

    所以,在他讲完这段话之后,他们情不自禁地向他献上了自己的钦佩、爱戴和掌声。

    这一切,王落辰都感受到了。

    他不禁于心中再次暗自吐槽了一下:“看这些人的表情,好像很崇拜我的样子。看来,事实再一次向我证明,我这人的确有成为神棍的天赋和潜质啊。”

    自黑的吐槽完毕,他便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做出了自己对此次营救行动的大体安排。

    他跟大家说,根据目前的形势,他思来想去,他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采用引蛇出洞的办法来救人。即,先想办法把堡垒中的敌人引出来,造成他们防守兵力的空虚,然后再趁机进去救人。

    当然这个只是大体思路,若想让这个思路得以实现,他以为必须将所有的人员分成四路,分别部署在不同的位置,担任不同的职能,执行不同的任务才行。

    具体来讲,他认为:第一路,选择一个地形对自己有利的地点,埋伏起来,等到别的队伍将敌人给引到那里后,由他们负责拖住敌人;

    第二路,负责将堡垒中的敌人给引出来,并一直引到第一路所埋伏的地点。

    第三路,埋伏在堡垒和那诱敌的地点之间,防止敌人到达引诱的地点前,发现不妙,主动撤回去。并同时负责掌握战场之外的敌情,防备敌人会有外援过来。

    第四路,自然是负责攻打艾比斯堡垒,将墨可给救出来。并在救出人之后,即刻会合第三路人马,驰援第一第二路人马,争取将被引诱出来的敌人全歼,或者重创。最起码,也要保证自己这一方的人全身而退。

    王落辰的计划构思的还是挺巧妙的。引蛇出洞造成敌人堡垒防守的空虚,然后趁机救人,可以降低完成此次行动的最主要任务的难度。

    选择有利地形围困敌人,在拖住敌人的同时,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己方的伤亡。

    而机动兵力的布置,可以灵活地使用兵力。

    既可以在突进堡垒的人马遇到阻力是进行驰援,保证营救任务的完成,又可以在拖住和围困敌人的那一路出现困难是前往帮助。还可以对可能会出现的敌人外援进行阻击。

    一举多得,对兵力运用的十分巧妙。

    鉴于这一计划有以上优点,大家纷纷对之表示了赞同。这让第一次指挥战斗的王落辰心里很高兴。

    趁着这股高兴劲儿,他立刻就跟大家商量起具体的实施方案,以及各支队伍的人员与武器配备的详细数量。

    这些方面,因为他没有当过兵,也没有学习过军事知识,他不在行。必须要听罗凝玉他们几个带兵之人的想法,并由他们制定具体的计划。

    最后,历经两个多小时,经过大家一番集思广益地研究讨论。具体的作战计划被制定了出来。

    打仗不是过家家,战前必须要制定详细的计划,才能够保证打起仗来有条不紊,不乱套。

    王落辰深知这一点的重要性,因而他认为制定计划所花的这两个小时并不多,也并不冤枉。

    计划制定好了之后,为了保证计划能够顺利的实施,也为了保证计划能够跟得上战场的变化。王落辰还是决定先去对敌人的兵力和部署情况进行一番侦察。

    执行这个任务,需要深入敌人腹地,甚至是核心位置,因而比较危险,也比较重要。王落辰派别人去不放心,所以才决定由自己亲自去。

    他的这个决定做出之后,因为他指挥官的身份,自然是受到了大家的坚决反对。

    对此,他耐心地向大家解释,向他们说明自己是所有人里面战力最高的,去了之后,遇到危险可以全身而退。

    另外,因为他能够借助法阵飞行,可以越过很多别人过不去的障碍,亦可以快速结束侦察任务,为大家调整计划和展开攻击节省时间。

    基于以上两点,所以他才认为自己是最合适的人选。大家都不必劝他,也不要跟他争了。

    他的分析非常有道理,所找的理由也非常有说服力,大家都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对他。就只好同意了他的决定。

    于是,他在跟大家简单地告别了一下,就离开了。

    而其他人,在他离开之后,则是就战场选址,兵力部署,武器供应,后勤支援,伤病救治,战后撤离等等问题,又结合着艾比斯堡垒周边的地图,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和部署。

    命令一条条的从启蒙山这个小山包儿上传了下去,这支五百多人的队伍就此展开了有条不紊的战前准备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