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王落辰转身离去,他们两人才幡然悔悟,发现自己找错了敌人。他们赶忙停止互啃,各自分开,对着王落辰追了上去。

    “哼,还来?看来你们还是没闷过神儿来啊?不知道在我面前,你们的机甲根本就是一堆废铁。那好吧,那就让你们再来一次,明白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吧。”

    王落辰觉得这两人真是可笑,被自己给戏耍了一阵,却还没有明白过来他们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便决定再次给他们一个教训。

    于是,心念一动,就再次镌刻出四道法阵,将其打入他们机甲的膝盖儿处。

    “给我跪。”法阵一附着到机甲的膝盖上,王落辰便大吼了一声。

    然后,就听“轰隆”“轰隆”两声,那两具正在向他追来的机甲便真的跪了下来。

    “怎么回事儿?怎么我们的机甲跪下了?”

    自己驾驭的机甲轰然跪倒在地,两人异口同声地向对方发出了一句疑问。

    “蠢货,还不明白吗?你们的机甲遇到我,就会腿软,不听你们指挥。所以,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注定你们俩会是输家。明白了吗?”

    王落辰转过身,对着他们两个说道。

    “这怎么可能?你一定是会妖术。不然如何能够控制我们的机甲?”戴占雄不解的问道。

    “对啊,这人身上有邪气,我早看出来了。不然罗罗那么好的姑娘,怎么会放着我们两个这么英俊不凡的人物不选,选他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家伙?”孟虎这时候似乎又变聪明了,放起了马后炮。

    “什么妖术?什么邪气?这是我无意间得到的外星高科技。你们这种智商的人是理解不了的。好啦,废话少说。你们看,我连打都不用打,就将你们两个的机甲给制服了。这我们之间,谁的本事大,智商高,就不用再说了吧?所以,我只问你们一句话,此次行动的指挥权,你们还好意思争吗?”王落辰走到他们面前,一脸鄙夷地问。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甘,就说:“我们这场不算,你能控制机甲这事儿刚才没说,所以你胜了我们这一场,属于胜之不武。”

    “哈哈,你们还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啊。胜之不武?好、好,我今天就让你们知道知道。你们脱掉机甲跟我打,我打败你们,才真正是胜之不武呢。来吧,别废话,抓紧时间从机甲里爬出来,接受我的狂虐吧。只是,我劝你们,路是自己选的,倘若待会儿扎了脚,千万别哭。”

    王落辰见他们还不死心,便勾了勾手指头,要他们从机甲中出来,跟自己战斗。

    这两人也真是不知死活,以为自己曾经当过特种兵,会些格斗杀人的技巧,就肯定可以将看起来比自己瘦弱的王落辰打败。便真的打开机甲控制室的舱门,顺着机甲上的旋梯爬了下来。

    他们一下来,因为心中还残留着刚才所产生出的气愤,也不管什么胜之不武不胜之不武了,两个人连招呼也不打,就一起挥拳向王落辰打了过来。

    “看着,你们打我,我都不用动,你们就得给我跪到这儿。哈哈。”

    见他们拳头打来,王落辰哈哈一笑,躲都不躲一下,任由他们的拳头砸向自己的胸口和头部。

    “砰、砰……”

    连续数声,他们的拳脚因为没有受到王落辰的招架和闪躲,直接连击到王落辰的身上。

    他们不禁暗自得意,以为对方就是一个傻子,或者根本就是一个不会半点格斗技巧的棒槌,自己两人打他一个,肯定是没法儿不赢了。

    然而,他们心中的那点得意刚刚产生,就被自己拳头上那痛彻心扉的剧痛给压制了下去。

    “啊!哎哟!哎哟!”

    两人将自己痛得几乎想马上剁掉的手掌放在胸前揉搓着,痛苦地叫了起来。

    他们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额头和鬓角也一下子涌出了汗水,并快速汇聚起来流淌下去,将他们的脸颊给划出了几道水痕。

    “打啊,再来打啊。怎么?手残了?那还有脚嘛,你们可以试试用脚的。脚若是也残了,你们还可以用胳膊肘和膝盖的。这些地方也残了,你们还可以用头的。反正你们已经脑残了,不怕再残一次的。哈哈。”

    王落辰取笑着他们,向两人迈出了两步。

    然而,随着他走的这两步,戴占雄和孟虎两人,吓得也连退了两步,连连摆手说:“不打了,不打了。我们认输,我们认输。”

    眼前这人的身体,简直比钢铁还硬,自己的拳头打在上面,不禁伤不到他分毫,反而还被其反震的骨裂了。这叫他们如何再跟他打下去?

    “这就对了嘛?早点儿认输,手不是就不会痛了?呶,看你们怪可怜的,这有瓶药拿去服下,手很快就会不疼了。好啦,大家都是抵抗组织的,都是跟狂霸星人战斗的战士。所以,我们不应该成为敌人,而只应该成为朋友。我这话,你们认同吗?”

    王落辰对这两人恩威并施,伤了他们的手,不光给了他们疗伤药,还给他们讲起了人生大道理。

    这两人见识到王落辰的实力,从心里对他十分的恐惧,也因此十分的佩服。用痛得直哆嗦的手,接过他的药,各自点头哈腰地说:“认同,认同。”

    这时,见他们已经分出胜负,场边看热闹的人也都走了过来,同他们会合。

    罗凝玉跟这两人是老相识,又曾经一起战斗过数次,见他们被王落辰给欺负的惨兮兮的,心里过意不去,就柔声说道:“两位大哥,今日之事,你们别怪落辰,他这也是为了要救自己的兄弟,才争夺这个指挥权的。否则,以他的个性,是不稀罕这个的。”

    “什么啊,我师弟这对他们是轻的了。我可是知道,我师弟手段毒辣的狠。若不是看在你们过来帮忙,又是罗姑娘朋友的份儿上,我估计,你们这会儿已经死的连渣儿都没有了。”

    唐新燕本就心直口快,说话口无遮拦,且她又不像罗凝玉那样与这两个人有交情,说起话来当然就无所顾忌了。

    她的话羞臊的那两人脸上一片通红,头也低得恨不得插进裤裆里去。

    郎溪生见此情景,觉得自己师妹这样窝囊人家对双方以后的合作不好,便瞪了她一眼训斥道:“师妹,休要胡说,师弟向来都是宽厚待人,什么时候对人狠辣了。你没看见就在刚才,师弟还将咱们组织里的疗伤圣药‘续骨丹’送给了这两位兄弟了吗?他这就是要跟两位交好的意思。所以,今日之事,还请两位不要介怀。咱们该做朋友的还是做朋友。好吗?”

    “好话一句三冬暖,恶语一句六月寒”,郎溪生的话说的在理且又温暖人心,那两人听了非常感动,连忙点头,向他们示好。

    见他俩这样,大家哈哈一笑,这事儿就算这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