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甲虽然高大,坚硬,灵活,不好战胜。但高达三十多米的巨人,王落辰都刚刚杀了一个,对这两个仅有五米多高的铁疙瘩,王落辰心里倒是没有多少惧意的。

    他现在所要考虑的,并不是如何战胜这两具机甲,并将它们给摧毁。而是要考虑怎么在不损坏这两具,对抵抗组织极为宝贵的战斗机器人的前提下,将这戴占雄和孟虎两人给教训一顿。

    只有这样做,才能既达到震慑两人,又不伤彼此间和气的效果。

    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两人也是抵抗军的首领,是为地球人的自由而英勇战斗的战士,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嘛。现在只不过是因为追求不到罗凝玉,因爱生怨,才跟自己过不去的。他们罪不至死,他完全没有理由杀掉他们的。

    所以,他此次出手,只要教训一下他们就好。

    这些念头在他的心里飞快地闪过,他略作计较,就将对付他们的方法想了出来。

    只见他冲到这两只机甲的中间,心念一动,便镌刻出两道复仇法阵,信手一挥,法阵就飞速地飞向两具机甲的头部。

    “法阵,控制!”

    王落辰待复仇法阵镌刻在机甲呆萌的头部后,心念一动,神识涌出,就将法阵催动了起来。

    而随着法阵不断扩大,将机甲的头部给包裹住,王落辰左右手交叉着朝两具机甲指了一下,说道:“看你们两个刚才一个鼻孔出气的样子,好像一对好基友。不如,今天我就做做好事,成全了你们吧。”

    说笑着,他便以复仇法阵控制着那两具机甲的头部,让它们的自主控制系统在战斗状态下不再听命于操控室里两人的指挥,自作主张地向着对方走了过去。

    两具机甲大踏步地前进,非常奇怪地绕过王落辰,抱在了一起。

    “哈哈,好兄弟,亲一个吧。”

    将两具机甲给搞到了一起,王落辰又恶作剧地让两个机甲的头部靠在一起,像恋人家亲吻那样,互相磨蹭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期待中的战斗呢?为什么没有发生?这两人又是怎么回事儿?刚才不是气势汹汹的叫嚣要打死王师弟的吗?怎么这会儿自己抱着玩起亲亲来了?”

    两具机甲在王落辰的操控下所进行的表演,让场边的观众大跌眼镜,迷惑不解。唐新燕更是忍不住向周围的人提出了一连串问题,希望能得到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师弟真是了不起,我早就听说,法阵不仅可以抵御攻击,还可以控制物体的行动。但一直都没有亲眼见过门内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心里常常引以为憾,没想到,今天竟然在此得偿所愿了。”

    郎溪生比他们年龄大,资历深,当然就比他们懂得更多。

    他见王落辰打出了两道法阵,又看这两具机甲出尽洋相,就知道自己师弟已经掌握了利用法阵操纵事物的诀窍,这两具机甲正是由他操控才这样的。当即情不自禁地为他领悟力的强大发出了感叹。

    他这样一说,别人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原来这两具机甲这么奇怪的抱在一起,并不是戴占雄和孟虎两人愿意这样的,而是王落辰的搞的鬼啊。他们不免也对王落辰手段的神奇,而惊叹不已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场中两个正在玩亲亲的机甲通过扩音器说话了:“孟虎,你搞什么鬼?你的机甲是不是很久没保养,出故障了?为什么不去跟那小子战斗,而跑过来抱住我的机甲耍流氓?”

    “开什么玩笑?机甲这么珍贵的武器,我怎么会随便糟蹋?我可是一直都像宝贝一样爱护着它的。倒是你,这粗枝大叶的家伙,肯定是保养机甲的时候瞎鼓捣了。把个机甲给弄成神经病了。不去跟人家战斗,却抱着我的机甲强行非礼。真是人不要脸,机甲也不要脸啊。”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谁不要脸?你敢说我不要脸,好那我就不要脸了,我就让我的机甲使劲儿啃你的机甲,直到把你的机甲啃烂为止。”

    被孟虎骂不要脸的戴占雄,恼了。不仅不再试图强行控制自己的机甲离开对方,反而还主动控制它对孟虎的机甲猛啃了起来。

    “你,真的是好卑鄙,好无耻。怪不得罗罗会不喜欢你呢。好啊,既然你这么无耻,这么卑鄙,用机甲咬我。那我对你也不客气了。我也要咬死你。”戴占雄急了,孟虎也急了。两个人都操控着机甲疯狂地啃起对方来。

    他们自己来劲,互相啃。倒是省王落辰的劲儿了。现在他根本就不用耗费神识控制他们机甲的头部,他们自己就各不相让地啃个不停。

    “嘎吱嘎吱”

    两人的机甲的金属头颅在一块儿使劲地磨着蹭着,将机甲漆皮和金属蒙皮都磨掉了。碎漆块儿和金属沫子不停地从它们的头部洒落了下来,弄得下场跟下雪似的。

    “好啦,好啦。你们两就不要再秀恩爱了。你看看,弄得着碎沫儿乱飞,是很污染环境的。”

    见他们俩这基情四射的劲头这么足,王落辰在一边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劝说了起来。

    “要你管?”

    “关你嘛事儿?”

    两人正在气头上,早已忘记自己刚才为什么要战斗,这会儿只记得对方是自己最痛恨的人了。因而王落辰的劝说,立刻就引来的他们俩共同的反对。

    “哈哈,你们俩真有意思。简直就是敌我不分啊。我才不过略施小计,就将你们两个给搞成了这样。你们,这智商真是堪忧啊。”王落辰继续取笑道。

    “这小子说咱们智商堪忧,咱们要不要先停下来打他?”听了王落辰的话,戴占雄好像醒悟了一些,向孟虎主动示好说。

    “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你还不是要等我一转身,从背后偷袭我?你以为我会不知你的鬼心思?”孟虎还没有醒悟,他还在将自己的对手锁定为面前的戴占雄。

    “唉,看你们这对傻瓜在这儿搞笑,实在是没意思。算啦,你们不打,这一场就算我赢了。这次行动的指挥权,也就顺理成章的属于我了。怎么样,你们没意见吧?”

    戏弄了他们一场,让他们两个出了糗,王落辰觉得也差不多够了。接下来还要去救自己的师兄,就没必要跟他们玩儿下去了。便从机甲的头部撤回法阵,一转身朝场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