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这两人的话,罗凝玉心中顿时来气,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你们这是……”

    “哎,罗罗。这两位老哥说的很对嘛,是男人就得战斗。身为你的男人,我怎么可以让别人瞧不起呢。所以,你还是先和师兄们让到一边儿观战吧。看我如何让这两位老哥输的心服口服的。”

    罗凝玉正要用抵抗军应该团结什么之类的大义,好好教训一下那两个家伙,却被王落辰轻轻揽住肩膀,给拉倒了一边。

    并且,在这一过程中,还自称是她的男人,表示要为证明自己配得上她而战。

    对此,罗凝玉心领神会,明白他这样说是要故意气那两人,但心里却也是有些责怪他的。怪他说话不该如此荒唐。

    要知道,所谓某人是某人的男人或女人,那可不是随便说的。若非两人上过床,仅仅只是较为亲密的恋人关系,一般都不会这样讲的。

    王落辰这样讲,就等于是将她罗凝玉的清白给污了。若是事后他不肯对她负责,她该如何跟别人解释他的这种说法,以及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但她毕竟是聪明的女人。

    她再刚要纠正他这说法是,转念一想,王落辰好像并不是那种没有心眼儿,随便乱讲话的人。他敢于当着这么多人呢的面儿这样讲,或者恰恰说明他已经是打算将她罗凝玉当成自己的女人,并愿意对她负责了。只不过是借着这个机会说出自己的心意而已。

    “他这样做,这不就是就等于当众宣告了他跟她的关系了吗?”

    这想法让罗凝玉心里不禁一阵鹿撞,脸颊瞬间就羞红了。

    而且,她也是很理智的,她觉得既然王落辰迈出了这一步,既然她也早已喜欢上他,打算这辈子都跟着他,那她又何必要故作矜持,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儿,纠正他的说法呢?

    故而她并没有就他当着那么多人将自己当成他的女人,提出任何反对意见。反而还趁机说了句“那你要多加小心”,顺从他的意思站到一旁观战,默认了这种并不存在的亲密关系。

    他们俩之间的这些言辞和行为,让事前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心仪的女神,“已经成为”别人的女人的戴占雄和孟虎两人,顿时妒火中烧,恨恨不已。

    他们当下也不多话,各自说了声“够爷们儿”,就回到自己的战队,穿了机甲过来,与王落辰战斗。

    可等他们重新回到那片山坡,看到眼前的情形,却差点儿被气吐出血来。

    因为他们看到,自己忙乎了半天穿上了机甲,马上就要将其狠揍一顿的小子,却似乎是中途变卦了,就那么光秃秃地站在场中,根本连一根机甲毛都没有穿。

    “你这是什么意思?耍我们吗?”戴占雄通过高达五米多的机甲上的扩音器向王落辰质问道。

    “就是,我们这都穿戴好了,你却变卦了,你早干嘛去了?不行,我不答应,今天这一战,你战也得战,不战也得战。”

    孟虎比戴占雄更气,因为他觉得自己为得到罗凝玉的芳心,付出的更多,吃的亏也更大。

    “呵呵,两位莫急嘛。谁说我不跟你们打了。我只是因为对这种辅助战斗系统完全没有概念,根本就不会操作,所以不打算穿上它跟你们打而已,但我并没有说不跟你们打啊。说得明白点儿,就是,接下来的战斗,我将以不穿机甲的身体,跟你们战斗。明白了吗?”

    面对两个因为心里失落,而变得十分暴躁的家伙,王落辰不急不躁,不紧不慢地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战斗方式。

    “什么?这怎么打?我们穿着机甲,而你赤手空拳,就算打败了你,我们也胜之不武啊。”

    戴占雄的真实想法其实是,你不穿机甲,我们怎么好意思下手痛痛快快地揍你?但他没有明说。

    “就是,万一我们的铁拳一不小心把你给打死了,那我们岂不是就成了恶人了?”

    孟虎也觉得这样打不好,他只是想教训教训对方,并不想要对方的性命,因为那样的话,他会彻底失去罗凝玉对自己的好感。

    “谢谢两位替我着想。不过,我真的很想说,你们这样想真的是咸吃萝卜淡操心,想多了。好啦,别废话了。我既然敢这样应战,自然就有将你们打趴下的自信。你们两个,就准备好膝盖儿,待会儿好向我跪地求饶吧。”

    王落辰不想跟这两个觊觎自己洛神的家伙磨叽下去了,直接用了激将法,并拉开架势冲了上去,展开了跟两人极其机甲的战斗。

    两人一看这家伙不识好歹不说,还蔑视和侮辱自己,心中的怒火更盛了。

    觉得反正是他自己不自量力找死,自己找死,即便自己不小心打死了他,有这么多人做见证,罗凝玉也不能怨恨和责怪自己。便自机甲操作室中控制着机甲,向王落辰冲了过来。

    机甲这种战斗工具,是地球科学家在三百年前由战斗辅助骨骼系统发展出来的半智能化战斗机器人。

    它由各种合金制成了人形躯体,并在这躯体上安装了各种传感器、驱动部件儿和线路管道,以及武器系统,组成了一个人形战斗机器。

    它的控制系统,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类似于人体自主神经系统的自动反应系统。它控制着机器人日常的各种活动,包括信息采集和处理,身体各部位的润滑与养护,各类应激反应等等。

    而另一部分,就是他的战斗系统,也就是位于它胸腔的战斗控制室。它负责控制机器人的战斗行为。

    但他这种控制,不是自主完成的。而是由一个站立在战斗室中的人类,通过穿戴上一种可以传导人体动作的战斗服。利用自己的肢体动作,向机器人不断地下达活动其对应机械肢体的指令完成的。

    什么意思?

    通俗一点说就是,战斗机器人好比是木偶,而操控室中的操控者就好比是提木偶的表演者。

    表演者通过各种线,也就机器人身上的电子线路和管道系统,来控制机器人这个木偶。让他依据自己的动作,做出各种动作。

    只不过,机甲这个木偶要比普通的木偶要更大,更灵活,更厉害而已。

    也因此,王落辰此刻所要面对的,就是有戴占雄和孟虎两人操控的,高达五米多,重达十几吨的机器木偶。

    而且是相当灵活,各种攻击动作十分快速连贯,让人机会无隙可乘的,可以轻松杀人的机器木偶。其难度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