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次极为重要的行动,关系到自己师兄墨可的生命安全,所以王落辰对这次行动极为地重视。

    因而,在去往艾比斯堡垒的路上,他坐在车子里,一点儿也不敢懈怠。脑子一直在飞快地运转着,思考着这次行动的每一个细节,思考着怎样才能力争做到以最小的代价,将自己的墨师兄给救出来。

    渐渐的,他心中便有了个主意。

    只是他觉得自己这个主意还需要在到达艾比斯堡垒后,对敌人的兵力部署进行一番侦察后才能确定下来。因此,他并没有先将它说出来。而只是在心里不断地完善着它。

    三百公里的距离,若是市区,自然是要走很久才会走完。但若是在没有什么阻碍的高速公路上,以他们车子的性能,走完它,也不过就是一个多小时的事儿。

    只不过,出了河洛城,经过一段高速公路的狂飙,进入艾比斯堡垒地所处的丘陵地带后,逐渐多起来的弯道和坡路,让他们的车速降了下来。因而,到达艾比斯堡垒南面二十公里处的启蒙山山脚,他们实际上所用的时间,比理论上的多了一倍。

    也就是说,原本也就是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因弯道和坡路,他们用了两个多小时才跑完。

    而这也正是罗凝玉会跟那些友军们通话时,约定三个小时后在启蒙山山脚会合的原因。那时间,正是她根据自己的开车经验,所作出地准确的预估。

    大家照这个时间赴约,时间差不多刚刚好。既不会出现迟到现象,也不会出现因有人浪费时间无聊等待,忍受煎熬从而破坏心情的不愉快。

    因而,当王落辰到了启蒙山这座高不过百米的小山包山脚时,有距离此地比较近的队伍,已经先于他们抵达了。

    并且,为保证大家这个会合地点的安全,这些先到者,还很自觉地在山头上和周围路口设立了暗哨。以随时监察小山周围的情况,防备意外情况的发生和狂霸星人机动部队的出现。

    也因此,他们一到,就首先受到了暗哨的盘查。当然,有罗凝玉在,这种盘查自然是不会引起什么双方什么误会了。

    抵抗组织之间都有专门的统一的暗语。面对盘查,罗凝玉说出暗语。暗哨立刻明了了他们的身份。二话不说,就带他们去了山坡上,跟这支叫打霸突击队的队长戴占雄会合。

    戴占雄是个高大英俊,面皮白皙的二十二、三岁的年轻人,见他们到来,立刻满脸堆笑地从藏身的山石后走出来迎接他们。

    双方见面,才仅仅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刘三江以及其他两支抵抗组织,自由战士与虎豹团的领导人也赶到了。

    于是,大家就聚在一起,互相认识起来。

    自由战士的领导人叫张贤达,是一名中年大叔,长相普普通通,个子不高,但肌肉发达,使得他看起来显得孔武有力,非常的精干。

    而虎豹团的领导人孟虎,则跟打霸突击队的戴占雄年龄相仿,且同样英俊不凡,个头高大,器宇轩昂。

    他们跟王落辰等人见了面,相互认识了,便都向罗凝玉询问此次行动的目标以及作战计划是什么。

    罗凝玉便说:“这次行动,既是为了帮我们的这位兄弟救出他的朋友,也是为了打击一股新出现的依附于狂霸星人的,叫做血族的势力。当然,救人是主要的,跟这些人作战是次要的。因而这次我们的作战策略就是,一切以救人为主,不与敌人恋战。而且,由于是以救人为主,我觉得咱们应该将这次行动的指挥权交给我的这位兄弟王落辰,由他负责调配大家的兵力,组织实施此次营救行动。不知几位大哥有什么意见没有?”

    “我没意见,只要是有仗打,能够通痛痛快快地杀外星人。我什么意见都没有。”自由战士那位中年男子张贤达非常爽快的表示。

    “为什么是这位兄弟?难道不应该是罗罗你来指挥嘛。毕竟这次行动,我们俩都是为了你才来的嘛。”戴占雄对此有些意见,并毫不隐晦地说了出来。

    “就是嘛罗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一向都只听你洛神罗凝玉的指挥的。从来都没有听命于其他人的习惯。何况,你给我们推荐的这位新指挥,还是个我们从来都没见过,也不知道他能力如何的少年。你这样,叫我们怎么能不多加考虑呢。”孟虎对此也有意见,并且也毫不客气地提了出来。

    和现场所有人一样,他们的话,王落辰都听进了耳朵里。但跟路向东和唐新燕听到这话眉头紧皱,露出不耐烦的神情不同的是,他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

    他等他们一发表完意见,就笑着问:“两位,我能说了两句吗?若是能,我想问一下不同意的两位,你们要怎样才会接受我的指挥呢?”

    “很简单,若要我们信服你,那么就先打赢我们再说吧。”戴占雄其实等得就是王落辰来问,因为只有他来问,他才好提出跟他较量一下这种要求。

    “对,来一场机甲战斗,咱们三人三局两胜者,自动获得此次行动的指挥权。”孟虎跟戴占雄递了个眼色,也表示要通过战斗解决指挥权问题。

    “机甲战斗啊,我倒是听说过。可就是还从来没有玩儿过呢。不过,这也无妨,这并不妨碍我答应跟你们一战。而且,为了节省时间,你们两个可以一起上,打赢了我,你们两个再争输赢。或,被我打败了,甘心听我的指挥。”

    王落辰早就听出这两人是罗凝玉仰慕者,明白他们对自己这个突然冒出的竞争对手心里不待见,要他们乖乖听命于自己在现在这种情形下,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故而,当他们提出要战斗解决指挥权归属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落辰,你没有使用过机甲,你跟他们战斗,会因为不会操控机甲而吃亏的。所以,你还是别跟他们进行这样的战斗了吧。”

    他刚一答应了两人进行机甲战斗的要求,罗凝玉就很急切地劝他不要应战。

    “这怎么行?男子汉大丈夫,吐口唾沫砸个坑儿,答应了的事情岂能反悔?”

    见罗凝玉对王落辰这么关心,戴占雄心里的醋意更浓,跟王落辰一战,以借机教训他一顿的想法就更坚定了。因而罗凝玉的话刚一出口,他马上就对王落辰用上了激将法儿。

    “就是,是爷们儿就得战斗。这指挥权问题,就得以战斗解决。否则,免谈。”孟虎也跟着煽风点火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