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正在商议,为大家出去采购食物的罗凝玉和刘三江赶回来了。知道接下来会有行动,他们买了一大堆吃的,好带到路上吃。

    他们一回来,放下食物,见大家有些愁眉苦脸的,就忙问是怎么回事儿。

    王落辰就将他们得赶快过去救人,但人手不够的烦恼跟他们简单说了说。

    听完他的话,罗凝玉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道:“我当是什么事儿呢。不就是人嘛。咱们有的是啊。你们难道忘了,我们爱地同盟可是有一百多名,随时可以为了地球的自由而战斗的勇士啊。”

    “这一点我早已想到了。可是,罗罗,我们这次面对的敌人可不比普通的狂霸星士兵啊。他们是一种古老的生命,不知如何进化的,他们种族的人个个都比咱们人类的身体强悍,且还有天生的飞翼,可以飞行,一般人很难对付。所以,我不想让爱地同盟的兄弟们去冒险啊。”

    王落辰不考虑让他们去,不是瞧不起爱地同盟战士的能力,而是担心对手太过强大,让他们参与进来的话,他们会因此出现伤亡。

    他的话音未落,刘三江就不乐意了,他挑着兰花指指着他说:“你这话我就不同意了。身为一个战士,难道我们爱地同盟的兄弟会害怕危险吗?落辰,我们都是真正的战士,不怕流血牺牲的。因为,我们都不止一次经历过战斗,也不止一次看到过自己兄弟的离去。我们活着的意义,就是战斗,就是杀死外星敌人,为自己死去的亲人和兄弟报仇。所以,你无需顾虑什么,也不用再多说了。这次战斗,我们爱地同盟一百三十一位兄弟,参加了。”

    “对,我们爱地同盟是不会看着兄弟去冲锋陷阵,自己却躲在一边干看着的。而且,落辰,你别小看我们的战斗力。因为,我们除了平时使用的轻武器以外,还有重武器和战斗机甲等具有更大威力的武器的。另外,再告诉你一点,我们并不是独自在战斗,我们爱地同盟还有可以随时支援我们的友军。他们加起来,可是有五百多人呢。”

    看起来罗凝玉是非要参加这次战斗不可了。因为,这次战斗,不仅仅是为帮助朋友而进行的战斗,也是地球人跟一切想要压迫和奴役地球人之间的战斗。他们作为地球抵抗军,是不可能放弃这次战斗机会的。

    “真的?罗妹妹,你们真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那好啊,师兄,师弟,你们还犹豫什么?救人要紧,咱们就这么决定了吧。马上向艾比斯堡垒进发吧。”

    唐新燕听完罗凝玉的话,喜出望外,一般抓住罗凝玉的胳膊晃了晃,确认了一下她所说的都是真的。然后,小手一挥,替大家做出了决定。

    “咋呼什么啊?你是师兄还是郎师兄是师兄?听你的还是听他的?哦,师兄。你看,咱们要不要按罗盟主的办法去行动啊。”

    刚刚被唐新燕给怼了,路向东作为一个和自己师妹不掐就不爽的男人,怎么可能放过这次机会?

    所以,在唐新燕像老大一样替大家做了决定之后,他立刻怼了她,算是当做对刚才她怼自己的那一怼之仇的报复。

    “你,哼!你这是挑拨离间,我怎么可能会越俎代庖,替师兄做决定呢。师兄,你别听他的……”被他怼了,唐新燕马上替自己辩解。

    “好啦,好啦。你们两个哪来那么多废话?”嫌他们俩嘴贫,郎溪生打断了唐新燕的话,然向王落辰问道,“王师弟,既然罗盟主都这样说了,咱们就让他们的人参加吧。另外,我这边呢还是向上面汇报,把请求支援的事儿跟他们说一下。万一他们要派人来了呢。咱们不是有多了几分把握?你说这样好不好?”

    郎溪生这一问,显然就已经把王落辰在这个团队中的核心地位给确定下来。

    你想啊,连他这个大师兄都要让王落辰拿主意,拍板儿做决定,其他人谁还能不听王落辰的。

    “师兄说的极是,那就按师兄说的办吧。咱们两手准备,一起发力。一定要一举将墨师兄给救出来。好,就这么定了。大家赶快吃饭吧。吃完饭咱们就出发。”王落辰向郎溪生行了一礼,赞同了他的说法,也顺便将这事儿给定了下来。

    他的决定一做出,大家就没必要再讨论什么了,就按他说的,从罗凝玉和刘三江那里拿了吃的,吃了起来。

    这顿饭不过就是为了填饱肚子而吃的,且饭后还得赶去艾比斯堡垒,所以所用的时间很短暂。

    很快,大家就都吃完了,各自展开了行动。

    郎溪生使用传送之钥联系了蔡不离,使用它传递信息的能力,将事情以文字的形势,详细汇报了上去,并说明了要求支援的意思。

    蔡不离的答复是:耐心等待,他去想办法。

    而罗凝玉那边,她先是打发了刘三江带着甘恒通他们去找新的车子,并负责把爱地同盟的弟兄们给带到艾比斯堡垒去。

    刘三江走后,她自己则是打了几个电话,与爱地同盟的友军进行了联系,并得到了他们给予支援的承诺。

    因为艾比斯堡垒在河洛城北面大约三百公里的丘陵地带,她便和大家便约定,三个小时后,所有队伍都在距艾比斯堡垒的小山,启蒙山的山脚会合。

    而王落辰这边也没闲着,他再次将那血族的女子给放了出来,对她进行了审问,以期了解到更多关于艾比斯堡垒的信息。

    但那女子嘴很硬,王落辰又不想使用神识入侵那样会伤害她的神识的狠辣阴毒招数对付她。所以,这次审问除了让王落辰更加认识到这名血族的傲慢外,并没有得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不过,这也算是一种收获。因为,这种傲慢,让王落辰更加看清了血族人的性格,从而也更加确认了自己对他们不会转移墨可的判断是正确的。

    在大家分头做好了这些这些准备工作后,王落辰将一道法阵复刻进了那名通过审问已经得知,名叫妮蒂亚的血族女子体内,以便让她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地跟着大家行动,不给大家找麻烦。

    接着,耐心等待了约十几分钟,等甘恒通把新车子开回来了,他便和大家一起,带着这个妮蒂亚离开了这栋废弃的大楼,踏上了去往艾比斯堡垒的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