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的脑袋低垂着,蓝色的血液从他脖颈处的汩汩地涌了出来,顺着他的脸颊流进了他的耳洞,将其灌满,又流向了他的头发,然后滴滴答答地洒向了地面。(书^屋*小}说+网)

    王落辰在法阵的托举下,静静地漂浮在他的身躯前,看着这一切。

    过了大约一分钟,他突然哈哈地大笑起来,高声说道:“哈哈,巨人,我知道你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消失,还能够听得见我所说的话。那么我就趁着这个机会,告诉你一个道理。那就是,杀人者终会被别人杀,作恶着自有恶人磨。而我,将是折磨你们巨人一族的恶人。好了,话已说完,你的罪也受得差不多了,可以死了。法阵,爆!”

    王落辰边说着话,边由法阵托举着远离了巨人的身体。接着,便引爆了法阵。

    法阵在巨人粗壮的脖颈处一起爆开,将连接他巨大脑袋的皮肉尽数炸断,让他的脑袋从他离地二十多米高的胸前掉落了下去。

    “咚”

    大脑袋落到了地面,发出一声空洞的响声,然后像皮球一样骨碌了出去好远。

    “啊,他杀了领队。快杀了他,不然咱们都会因保护领队不力,被将军给处死啊。”

    士兵中的小队长,看着滚落到自己面前的比自己还高出两米的头颅,意识到自己大祸临头了,不禁向他的队员发出了号令。

    “拉倒吧队长,那名地球人连咱们领队都能够杀死,要杀了咱们还不是易如反掌?咱们反正都要死了,又何必这么着急现在就死呢?还不如再多喘会儿气,多赚一点儿生命时光呢。”

    士兵们看到了王落辰的实力和凶残,他们都不敢上前,以免自寻死路。

    而且,事实上他们就算是悍不畏死,想要上去跟王落辰战斗,也是不大可能的了。

    因为被跟巨人的这场战斗这么一拖延,王落辰已经为自己的队友赢得了撤离的时间。他根本没有必要再滞留在这个地方,跟他们耗下去了。

    因而,在巨人的脑袋掉落下去之后,他就催动法阵,直接飞离了这里。令那些士兵们只有望影兴叹的份儿,根本追都追不上他。只好将现场的情报报告给自己的上级,请求他们的支援了。

    王落辰知道那些士兵作为纪律部队的一员,在他杀了巨人,迅速飞离而他们追不上自己的情况下,肯定会向自己的上级请求支援的。

    而狂霸星人的支援部队往往都是快速反应部队。拥有机动性非常强的飞船,和战力更高的战士,很不好对付。所以,如果想要营救自己的师兄就必须要尽量避免与这些人交战。免得被他们缠上,无法脱身。

    因此,飞离公园后,他一追上了罗凝玉他们几人,便建议大家抛弃很可能已经被人盯上的车辆,转而使用其他更快速更高效的交通工具,迅速离开这片区域。

    而且,鉴于线人被杀,资料被他们得到,而外星人的围捕计划没有成功,他们离开这片区域后,为了防止敌人将墨可师兄转移或加强对艾比斯堡垒的防卫,他们应该抓紧时间前去营救他。

    他的建议,马上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他们将车辆拐进一条偏僻小巷后,就抛弃了他们,上了城市地铁。通过城市地铁快速离开了这片区域。

    出了地铁站,他们找了一处废弃楼房里,商量起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郎师兄,在河洛城,除了你们,我们还有什么力量可以调用,以帮助我们攻进那座堡垒吗?”王落辰看着罗凝玉手机中播放出的河洛城周边的3D地图,指着艾比斯堡垒,问道。

    “王师弟,不瞒你说,河洛城就我们四个人。没有其他人可以用。你也知道,我们密站做的都是秘密工作,用不着配备那么多人员的。”

    郎溪生看着那片堡垒群,想到那堡垒里有几十名非常难对付的叫做血族的飞翼人,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回答。

    “没有其他人员可用了?那我们怎么救师兄啊?”王落辰眉头一皱,问。

    “要不咱们也跟外星人一样,请求支援吧。”路向东插嘴说。

    “师兄,说你没脑子吧,你还不承认。你也不想想,跟罗妹妹见面的线人都被人家干掉了,咱们也受到了人家的包围,你以为人家还想不到咱们已经知道了墨师兄的关押地点?人家知道了咱们知道了他们关押墨师兄的地点,人家就不会采取一点儿措施防止咱们去救人?叫支援,叫支援,等支援来了,师兄说不定早就被人家给转移走了。”

    他一开口,唐新燕立刻就把他给怼了。

    “我……”唐新燕说的有道理,路向东咕噜了一下嘴,无话可说。

    “唐师姐,刚才在来的路上,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跟血族人打交道的过程,感觉这些异族都非常骄傲,认为自己是高贵种族,其他人类都是低贱种族。所以,我以为,他们在得知了咱们已经知道墨师兄的关押地点后,加强戒备是有可能的,但因害怕咱们去救人,就将墨师兄转移走,是不大可能的。因为那样做,会显得他们怕了我们,是他们的高傲所不容许的行为。”

    王落辰听了他俩的话,看了一眼被自己用法阵困住的那名满脸傲气血族女子,分析道。

    “不错,我们高贵的血族,怎么会怕你们这些低贱种族呢?所以,艾比斯堡垒,你们尽管去吧。那里,等待你们的必定是死亡。哈哈。”听到这话,那女子狂笑着说道。

    “怎么样?大家听听,我分析的没错吧。依照他们的这股子傲气,他们是不会将师兄转移走的。所以我现在已经并不担心这个问题了。我所担心的是,假如我们寻求支援,我们就能够得到支援吗?那几位老人家会为了墨师兄而兴师动众吗?”

    王落辰用法阵将那女子隔离起来,使她听不到也看不到他们。然后,用手指朝上指了指,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听了他的担忧,郎溪生眉头一皱,说道:“不管怎么说,这事儿也得汇报上去,并请师伯他们去向上争取。所以,我建议,咱们最好还是这样办得了。一边将情报汇报上去,一边赶往艾比斯堡垒,等着答复的同时寻找救人的时机。”

    “可是,师兄,你这个方案虽好,但还是没有解决救援力量的问题啊。我们到了那儿,万一师门不给我们提供支援,我们该怎么做呢?”

    唐新燕就像是专门给大家的话挑毛病的。郎溪生的提议刚一说出,她就指出了其中的不足之处。

    不过,她这话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因为郎溪生的方案,的确是没有解决他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嘛。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