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嗷”

    巨人的脚踏上王落辰后,感觉自己的脚底板好像踩到了钉子,痛的他大叫一声,弯腰抱起自己的脚丫子,龇牙咧嘴地揉了起来。(书=-屋*0小-}说-+网)

    而王落辰则趁机在他另一只脚丫子上重重地打了一拳。

    这一拳下去,正打在巨人的脚后跟儿上,令他再次叫了一声,把刚才那只脚放下,又抱起这只脚揉了起来。

    但他放下那只脚,刚抱起这这只脚,还没揉几下,那只他刚放下的脚又被王落辰给打了,又痛了。他只好放再放下这只,去抱那只。

    如此循环往复,他的脚抱起来放下,放下又抱起来,在别人看起来,就像是他在跳什么姿势滑稽的舞蹈似的。引得周围的士兵哈哈大笑了起来。

    “该死,小蚂蚁,你成功地激怒我了。”

    那巨人在士兵们的笑声里,发现了自己脚一直痛的秘密,气得他忍着脚痛猛地跳向一边,一弯腰,伸出自己如桌面一样巨大的手掌,向着王落辰抓来。

    他的手掌实在是很巨大,而且又来的很突然,好像是令王落辰有点儿手足无措了,竟然没有躲开他的手掌,被他一下子给抓到了手里。

    “哈哈,这回你逃不了吧?你敢戏弄我,我要吃了你这只小蚂蚁,虽然你们这些小蚂蚁并不好吃。”

    说着狠话,他抓着王落辰就往自己嘴巴里送。看来他真的是想像吃掉那让他感觉味道不好吃的其他人类那样,吃掉王落辰。

    “看来你这王@八蛋真的吃过人。那样的话,杀掉你,我的心里还真没什么心理负担呢。”

    王落辰在被巨人送到嘴边,马上就要被他的巨大的牙齿给咬到的时候,冲他大喊了一声,然后在他的牙齿上复刻了数个复仇法阵。

    “法阵,控制!”

    复仇法阵刚镌刻完成,王落辰心神一动,法阵快速地吸收了元力,在他的牙齿上胀大了。

    随后,它们便将他的牙齿仅仅地包裹住,在王落辰神识的控制下,将蓝色巨人的牙齿给一个个拔了下来。

    “嗷!你干了什么?我的牙怎么掉了?”

    随着牙齿的瞬间脱落,巨人合拢嘴巴后没有将王落辰的脑袋给咬碎,反而让王落辰趁机在它失去了牙齿的牙床上狠狠地打了一拳。

    牙齿生生被拔掉,牙床本身就已经受创,在此基础上又被王落辰打了一拳,自然是无法承受了。

    他忍不住再次惨嚎一声,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捂住了自己流血不止的嘴巴。

    而手捂上去后,他的嘴唇和舌头一动才发现,自己的嘴巴里,好多牙齿都脱落了,很多地方的牙床都因此而变得光秃秃的了。

    他马上更怒了,另一只手放开自己的嘴巴就向王落辰拍来。他打算利用两手的拍击,将王落辰给排成肉饼。

    “靠,还想害人?法阵,给我进攻。”

    王落辰在那巨人的手掌袭来是,利用复仇法阵的控制力,控制着巨人像大石块儿一样的牙齿,向他的眼睛砸了过去。

    “砰砰”

    巨人的牙齿在复仇法阵的控制下,以导弹一般地速度,猛地轰击在巨人的眼球上,将他的眼珠儿给撞出了几个深坑。

    “嗷——”

    眼球是一个人神经最丰富的地方之一,它被撞出了深坑,肯定就是受伤了。神经哪能感受不到呢?

    它们迅速地将眼睛受伤所产生的痛感,以无比迅速的速度传递到他的脑子里,让他做出了反应。

    于是,他再次惨嚎了一声,并将自己拍向王落辰的手给收了回去,捂住了眼睛。

    “痛吧?你活生生地咬掉我们地球人的脑袋时,他们就不痛吗?所以,今天不仅要让你尝到脚痛、牙痛、眼痛的滋味儿,我还要让你尝尝脑袋被活生生扯掉的痛苦滋味儿。”

    王落辰这样讲着,便调动五行元力,化形出元力之刃,将巨人抓住自己的手指给削掉了一根,从他的手掌中挣脱了出来。

    接着,他便一跃而起,直接窜入巨人那因为喊痛而张开的大嘴里。

    “法阵,复刻!”

    心念一动,悲悯法阵被他复刻而出,然后将他的身体给稳稳托住。使得他可以通过巨人粗如下水道般的气管儿,恰好停在他的咽喉处。

    “哼,堡垒最容易从内部突破,我就不信你体内的血肉,也跟你体表的肌肤一样坚韧。元力之刃,给我切割!”

    到了他的咽喉处,王落辰毫不犹豫地放出了元力之刃,在他咽喉处的气管儿和食管上切割了起来。

    元力之刃是最精纯的能量所化形出的武器,比激光的杀伤力还要大出几倍,可谓无坚不摧。

    因而,只在一刹那间,就将这巨人的食管和喉管儿全部切开。并在王落辰再次注入了元力后,向着巨人脖颈处的肌肉和骨骼切割而去。

    这种切割在内部进行,所产生的疼痛比表皮皮肤受伤更加剧烈,让巨人难以承受。他痛苦地抓着自己的脖子,用力掐了起来。企图将身处其中的王落辰给掐死。

    可是,这根本就是徒劳的。他怎么可能真正隔着血肉捏到自己的脖颈内部的王落辰呢?除非他真的够狠,可以一下子将自己的脖子给捏扁。可那样的话,他可就死了。

    不过,到了这时,即便他不捏扁自己的脖子,他也快要死了。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刀刃在自己脖颈里不停切割的动作,也感觉到了自己脖颈处血液不断涌出,流进气管儿和食管的那种液体流淌的麻痒了。

    感觉到这一切,他大脑中残存的意识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死亡的来临,因而一股恨意由他脑海中油然生出。

    他恨这只卑鄙无耻地跳入自己体内进行破坏的小蚂蚁,他要杀死他,在他杀死自己之前,或在杀死自己的同时。

    于是,他那两只紧紧掐住自己脖子的双手,便用尽全身的力气,狠命地勒紧了自己的皮肉里。

    这次,他是下定狠心要不顾一切将王落辰这只小蚂蚁给掐死了,便也不顾自己的脖子会不会被捏扁了。到了此时,死亡即将来临的时候,即使脖子扁了,他也不怕了,他只要那只小蚂蚁跟他一起死。

    然而,他想同归于尽,王落辰可不想。

    他就在这巨人的手指快要将那本来就已经断了筋骨的脖子给捏扁之时,以元力之刃破开一个口子,从他那如大树一般粗壮的脖子里钻了出来。

    “咯吧”

    他的身体刚从巨人的脖子里出来,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断裂声。

    他回头一看,这愚蠢的巨人,真的将自己仅仅连着一点儿骨肉的脖子给捏扁了。

    这一下,由于失去了支撑,他巨大的头颅快速耷拉了下来。

    它被没有断开的皮肉和肌腱血管儿以及组织纤维拉扯着,在它垂落时所产生的惯性作用下,于他的胸前晃来晃去。显得,极为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