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可以飞行的天然蝠翼,身体还有一定的硬度,这种双眼通红,身体表面蒙着一层亮晶晶的皮肤,自称地球上古老智慧生命的,名为血族的怪人。让王落辰很感兴趣。

    只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去解决掉下面正在围困自己同门的外星士兵,他没空仔细去研究这东西,故而他直接就把那人给炸成了碎沫儿,让他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解决掉了怪人,他一刻也没有停留,直接向着河岸边另一个正在跟郎溪生战斗的蝠翼怪人俯冲了过去。

    随着和他们两人的接近,他看清了那人的装扮和容貌。

    那人身材略矮,身穿一身黑色紧身衣,肩上批了一件血红色披风。金黄色的长发披散开来,随着她的打斗而飞舞,显得她动作很飘逸。

    她的皮肤也是那种富有亮晶晶的光泽的白皙皮肤,苍白如雪的脸颊上,一双如红宝石般的眼瞳显得格外的醒目,让第一眼看到她的人,往往只会注意到她眼睛的娇艳,而忽略了她绝美的容颜。因而这双眼睛,在她的脸庞上就显得有些太过突出,太过喧宾夺主了。

    “原来是个女的,而且还是个高战力的异族女人。”

    王落辰带着罗凝玉从天而降,看清她的容貌,以及被她和郎溪生的战斗形势,心中略感惊奇。

    “咦!你怎么下来了?我同伴呢?”那女子见到王落辰,好像完全没有想到他能够从自己的同伴手中活着降落地面,因而发出了一声充满讶异的惊呼。

    “你同伴么?哈哈,他已经和光同尘,与这世界融为一体了。用大白话说就是,他破碎了,散落到了整个世界。所以,他在哪儿?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你呢。他或许在天上,或许已入土,也或许就在这空气里,正被你吸入肺里,假如你这异族的小妖精有肺的话。”

    王落辰以一种揶揄的语调,比手画脚将她同伴的去处,告诉了她。

    这让这女子很愤怒,而让罗凝玉和郎溪生感到很恶心。

    不过,别误会,他们恶心的不是王落辰这个人以及他这番话,而是他所描述的这周围布满了那人身体碎屑的空气。

    因而在他说完后,郎溪生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而罗凝玉则是再捂住口鼻后皱着眉头,推了他一下说:“你能不能别说出来,经你这么一说,人家想到那人的身体会被吸入肺里,恶心得都不敢呼吸了。”

    “呵呵,你们俩不用这样,他的身体被元力分割成了最细小的颗粒,已随着风飘远了,这里哪还有?我这样说,不过就是跟这小妖精形象地说明一下那人的去处而已。所以,你们不必担心自己会真的呼吸到他的身体碎沫儿的。”

    王落辰再次用手朝天空中比划了一下,解说了一番,让郎溪生和罗凝玉安心地放开了自己的口鼻。

    “够了,你这卑鄙的贱民,竟然敢杀害我的同伴。今天,我要杀了你,为他报仇。”

    那已经被王落辰激怒的女子,听王落辰视自己同伴的生命为草芥不说,还将他的死亡当做笑话讲,再也无法任其说下去了,气得大叫一声,向他攻击了过来。

    只是,她的攻击好像并没有什么招式,也没有什么章法,所依赖的只是比较强硬的身体和比较快的速度,毫无技巧可言。

    因而,这种攻击,在王落辰的眼里便入不得眼了。感觉她这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对自己根本毫无威胁。于是,便在她的攻击到来时,不闪不避,任由她的拳头打上了自己的胸口。

    “砰”

    那女子的拳头和王落辰的身体相碰,发出了一声坚硬物体碰撞才会发出的脆响。

    此声未落,又听那女子“哎哟”一声,紧紧捂住了自己被震伤的手掌和手腕。

    然后,便几乎与此同时,她只听得自己耳畔一阵风响,就感觉身体被人家从后面捏着脖子给提了起来。

    “呵呵,正想研究一下你们血族到底有和特异之处,你就送上门儿了。好,那我就不客气了,索性把你给留下来当成小白鼠吧。”王落辰单手将她举起,得意地说道。

    “好,师弟这一招儿‘赶蜂折桂’使用的巧妙,一下就将这异族女子给抓住了。看来,除了身体坚硬,参悟了法阵之外,你的武技也是相当娴熟了啊。”

    郎溪生见王落辰于举手投足间,就将那名自己苦战了半天也没有搞定的异族女子给擒住了。对他的战力之高,非常惊讶,嘴里不禁发出了赞叹。

    “哼,想抓住我?没那么容易。”

    那被王落辰高高举起,双脚离地的女人,哪肯就范?她挣扎了一下,猛地释放出自己的飞翼,用力一扇,就要飞去。

    在她飞翼释放的那一刻,由于就在她的背后,王落辰对她如何释放飞翼的,看得很清楚。

    原来,她的飞翼,不用时就蜷缩在她的披风下面,而使用时就直接从用飞翼撩开披风,伸展开来,非常方便。

    而且,她飞翼撩开披风的瞬间,王落辰还看到,她的那套紧身衣,为了方便飞翼的收放,在后背这一块儿,也是缺了一大块儿的。

    这让王落辰一眼就看到了她的美背,觉得那亮晶晶的光滑赤#裸的肌肤对自己的眼睛和心灵都极具魅惑力。

    这让他突然产生了一种,对方是很新奇的玩具,自己不能放手的感觉。便在她张开飞翼用力扇动之时,伸出另一直手,紧紧抱住了她。

    “哈哈,落到我手里,还想逃吗?给我老老实实地留下来吧。”

    他死死的抱住她,任凭她怎么扭动身体,也无法挣脱,好像一只被猎人抓住了身体,不能逃生的飞鸟。

    而且,随着她的扭动,她还感觉自己的胸部的一颗肉弹,不知怎的就被王落辰给死死地握住了(没办法,那是王落辰在她前胸所能抓握的唯一一处地方,为了不让她腾空飞去,他只能仅仅抓住那里不放),令她每动一下,都会莫名的难受。

    “混蛋,你这无耻之徒,竟然借机轻薄我。我要杀了你。”

    想来,她们血族也是有所谓礼义廉耻之类的道德观念的。他们中的女性对于自己的身体上的性@征器官,也是轻易不允许别人触碰和侵犯的。因而,对于王落辰手握自己胸前半球紧紧不放的行为,也是异常愤怒的。

    所以,她就停止了往上飞的动作,转而控制身体,企图扭转过来,跟王落辰搏斗。

    但王落辰没有给她机会,感觉怀里的她用力的方向发生了改变。他马上就腾出自己放在她胸前的那只手,心念一动,从音灵石中取出自己袍子上的腰带。然后,便用极快的手法,非常利索地将她的胳膊和翅膀根儿绑在了一块儿,令她彻底地失去了逃走的能力。

    接着,便把她扔给了郎溪生说:“师兄,你看住她,跟着我,咱们招呼上其他人,一块儿冲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