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人好像并不惧怕王落辰的这种威胁,他听了王落辰的问题,咧开满是鲜血的嘴,惨然一笑说:“你在侮辱我们影者的荣耀。哈哈,死,你以为我会怕死吗?”

    说着这人就由护栏上向身后的湖水倒了下去。

    “扑通”

    他掉进了水里,湖水灌进了他的口腔和鼻腔,以及破碎的内脏里,令他很快就死掉了。

    “靠,这他@妈的还是人吗?居然连死都不怕。”

    他直接跳湖死了,王落辰没从他嘴里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有些气恼地走到护栏边,对着水里的死尸骂了起来。

    “王落辰,快别骂他了。刚才我那一枪好像引起了巡逻兵的注意,你看湖岸上江江他们跟人打起来了。”

    他刚气愤地骂了一句,罗凝玉拍了拍他的肩膀,指着岸上说道。

    “不是你那一枪惊动的,你那一枪,即便是有些动静也不至于引来那么多士兵。看来,我们是中了别人的埋伏了。所以,为今之计,咱们得赶快想办法突围才行。”王落辰以神识飞快地查看了一下岸边的形势,冷静地分析说。

    接着,他又用力抓住罗凝玉的两条胳膊,郑重其事地说:“罗罗,你听着,从现在开始,你就跟在我的左右,一步也不要离开。明白吗?”

    “嗯,明白了。”经过刚才的袭击事件,罗凝玉已经认识到她所面对的敌人,其实力远远超出她的想象,是她所对付不了的。

    所以对王落辰的嘱咐,她没有再说什么自己可以反过来保护他的话。而是很顺从地点了点头。

    “那好,咱们走。”

    王落辰见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直接一把将她抱起,催动法阵附着在自己身上。然后,利用法阵释放天地元力所产生的斥力,由八角亭内飞了起来,直接向岸边冲去。

    他要到那里跟自己的师兄们会合,以便一起突出敌人的围困。

    他由八角亭飞起,掠过湖面,快速地向前飞行,眼看便要到岸边了。却突然看到岸边正跟自己郎师兄对战的两人中,其中一人身后猛地扑散开两只飞翼,用力一扇,便如一只大鸟般向自己飞了过来。

    “落辰,快看,有鸟@人。”在那人飞来之际,罗凝玉一只抱住王落辰的脖子,一只手指着那鸟@人惊奇地说道。

    “这必定是外星人中的某种混血物种。否则不可能有飞翼可以飞的。不过,你不用怕,看我把它给打下去。”

    说着,王落辰边调动识海中的五条玉龙,让它们催动了丹田中的五彩轮盘,释放出了五行元力。

    “元力之刃!出击!”

    王落辰伸出一只手指向那飞来的鸟#人,一枚如匕首般大小的由元力凝聚的无柄刀刃,便以近乎光速射向了对方。

    “咦,好厉害的暗器。不过却伤不了我。哈哈。”

    刀刃实在太快,那人见无法躲避,便将自己的一只如蝠翼一般的飞翼,遮挡在了身体前面。

    他的飞翼不是凡品,是可以抵御子弹,坚韧如护盾般的厚厚的生物膜。他以为凭借它,肯定可以将王落辰的攻击给化解掉。

    哪曾想,那元力之刃蕴含着极为精纯的五行元力,其攻击的力道,足以切割世间的一切物质。所以,它跟那人的飞翼一接触,就立刻如尖刀捅西瓜一般,直接穿透了过去,击在那人的胸口。

    好在那人胸口的肌肉和骨骼也很坚硬,所以在切割飞翼时已经消耗掉了大部分能量的元力之刃,只是扎进去半寸,便消散了。否则肯定会结果了他的性命呢。

    “啊,这暗器竟然这样神奇,可以穿透我的飞翼。而且还会消散。”

    那鸟人看着自己破了一个洞的飞翼,和胸口那道他努力了半天都没有弥合起来的伤口,发出了惊奇的感叹。

    便在他感叹的同时,王落辰已经如闪电般飞到了他的面前,他一手揽住罗凝玉,一手抽出千绝剑,照着对方半透明的飞翼就劈了下去。边砍嘴里还便骂道:“该死,居然敢在我的元力之刃下不死。还得麻烦小爷亲自送你,真是可恶。”

    千绝剑锋利无比,他又在其表面加持了一层元力。在他全力挥动下,飞速地劈向对方的飞翼,大有一剑将其斩落的气势,令那人大吃一惊。赶紧扇动飞翼,向后快速躲避。

    但知道厉害,此时才躲,为时已晚,迅疾的千绝剑的剑锋,已经劈到了他的那只破了洞的飞翼上。

    “咔”

    他如同蝠翼一样的飞翼儿,就被王落辰的千绝剑给削掉了一大半。

    不过,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即便削掉了大半,那飞翼的断开处却并没有流出一滴血液。它只是在断裂时,快速地萎缩了下来,贴上了那人的背后。

    “该死,竟然敢削掉我的飞翼。小子,你难道不知道得罪我们血族,下场是很惨的吗?”

    那人被他削掉一大半飞翼,气得扇动自己剩余的那只飞翼,大力挥动自己突然暴涨的手掌,向他攻击了过来。

    “什么血族?不过是外星人跟怪兽生出的怪胎罢了。有什么可怕的。”王落辰见他扑来,嘴里轻蔑地叫骂着,挥动千绝剑迎了上去。

    “放屁,你们人类才是外星人跟怪兽生出的怪胎呢。我们可是真正的地球原住民,远比你们这些人类更加高贵更加古老的智慧种族。只是我们一直都住在更适合我们生存的血域,不与你们这些贱民交往,你们不知道我们的存在罢了。”

    那自称血族的家伙,被王落辰给骂做了外星怪胎,十分生气。一边伸出自己暴涨成为扫帚一样的手,跟王落辰缠斗,一边气呼呼地说出了自己所在种族的来历,以纠正王落辰贬低自己的说法。

    “比人类更古老的智慧种族?生活在血域?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王落辰得知了这一情况,心里不禁略微有些吃惊。他从没想过,在江湖圣境这个地球的伴生世界之外,居然还有一个不知是什么样儿世界的血域。

    “怎么不是真的?你爱信不信。反正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地球最早的主人,你们这些低贱物种的主人。所以,我们这次才应狂霸星朋友的邀请,出来共同掌管这个世界。哈哈,贱民,快来参拜你们的主人吧。否则,等我更多的同胞赶来了。你会死的很难的。”

    那家伙见王落辰满脸惊讶,还以为他被自己的话给唬住了呢,立刻叫嚣着,要王落辰臣服。

    “原来你们是这样一帮家伙。我说你们怎么有能力抓到我墨师兄呢。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来历,而你存在的价值便也就没有了。那么,就给我去死吧。”

    这长着飞翼的怪人一起飞,王落辰便用神识注意到,他跟那些在艾比斯堡垒囚禁自己师兄的人是一样的。因而刚才一交手的时候,就故意说他是外星怪胎,使用激将法将他的身份来历给套了出来。

    如今,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已经得到了,他还要跟自己的师兄们会合,就不再跟他玩耍下去了。便直接抬手打出一道自爆法阵,将那怪人给炸成了一片碎末儿,让空中充满花香的风把他给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