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见罗凝玉对自己出的价格反应这么大,就笑着解释说:“你先别嫌贵啊?你听我说说这情报值不值啊。这么说吧,若是我这个情报可以提供给你们这人现在的情况,以及他被关押的准确地址。你们还会嫌贵吗?”

    “关押的准确地址?你确定他真的被人给关起来了?而且也能确定他被关押的地方?那好,罗罗,把一万块给他。算我借你的,回去后就让郎大哥还给你。”

    听到他说有自己的师兄的消息,王落辰毫不犹豫地就让罗凝玉答应给他一万块。

    他的大方气得罗凝玉直瞪他,嫌他太着急了,也不说再让自己跟他杀杀价,就答应了那家伙。

    对此,王落辰只是笑了笑,用神识跟她说道:“怕什么?又不用你掏钱。为了救我们的兄弟,郎师兄那里,别说一万块,就是十万块他也有办法搞来的。”

    王落辰心想,一万块算什么?五极门里长老们随便投投牙缝儿,也能投出几万块来啊。还在乎这点儿?

    罗凝玉不知道这情况啊,即便是王落辰这样劝解了她,她还是很不高兴。拿出一个钱包,气呼呼地数出十张版面以阴暗色调为主的千元纸币,一把拍在那人胸口说:“钱我可是给了,你的情报可一定要值这些钱啊。否则的话,我会让你把吃下去的再吐出来的。”

    “嘿嘿,只要有钱,我这人什么时候骗过你?呶,这是存储情报的影像棒,你拿去看看吧。看过之后,你就知道我绝没有骗你的。”

    那人说着,将一根长约十公分,粗细约一公分左右,亮晶晶的生物材料制成的小棒儿从自己的裤袋里拿了出来,举在胸前,递给了手仍按在他胸口的罗凝玉。

    罗凝玉一把握住这支影像棒,将它递给了王落辰。

    王落辰接过后,按了一下上面的启动按钮,抵在自己的眉心上。棒子和眉心一接触,随着它的顶端闪了几下,一些文件和影像就传递到了王落辰的大脑里面。

    他接收了这些东西,立刻就获取了其中所有的信息。

    “艾比斯堡垒,怎么会是那里?那些皮肤晶莹,眼睛通红的家伙又是什么什么人?他们好像不是狂霸星军团的吧?”

    王落辰在获取的那些信息里,的确看到了墨可,还知道了他被关押的位置。但却不想不明白墨可为何会被带到一个远离河洛城数百公里的废旧堡垒群去,那些在关押之处,看管他的模样有些奇怪的人,又是什么人。就想问问自己面前这刚发了一笔财的线人知不知道。

    谁知,就他这个问题,对方刚想回答。突然从这座仿古八角亭周围的水里,窜出一条浑身带着水渍的人影儿,以完全可以媲美子弹的速度,飞向了那名线人和在他一旁的罗凝玉。

    “快闪!”

    没想到会有人藏匿在水里,且对方窜出来的非常突然,速度也很快,根本就没给王落辰反应的时间。因而,王落辰无法同时阻止他针对两个人的出手,只能撇下那名线人,先拉住罗凝玉往后闪避,躲过那人的攻击。

    “咔擦”

    那人的手只在线人的脖颈上轻轻一捏,那手里还握着钱没来得及逃开的倒霉线人,就把脑袋一耷拉,倒在了地上,嘴角流血,死翘翘了。

    “杀人啦!杀人啦!”同在亭子中的那几名正在做操的老太太,见到此情此景,立刻以极端恐惧的声音叫喊着跑向了连接八角亭和湖岸曲折长廊。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杀死我的朋友?”

    不理会那些跑开的老太太,也没有丝毫畏惧,罗凝玉从腰间掏出一只比电磁枪小巧,易于携带的手枪,指着对方问道。

    “杀你的人。”

    那人一身黑衣,浑身湿漉漉的,弯曲的长发紧紧地贴在面颊和脖颈间,使得他那被水泡得有些浮肿的脸显得更加苍白。

    面对罗凝玉的大声质问,他从紫青的嘴唇间,挤出了带有几分阴森的声音。

    接着,他便扬起自己两只指甲如刀般的乌黑双手,向着王落辰和罗凝玉扑了过来。

    “哼!找死。”罗凝玉骂了一句,同时“砰”地一声打出了一枪。

    然而,王落辰的通过神识清楚地捕捉到,她枪膛里射出的力道足以穿透钢板的子弹,打在那人身上仅仅是让他胸口的肌肉振动了一下,就弹开了,根本就没有伤到他。

    他的身体依旧在向前飞扑,右手指甲的前端已经刺到罗凝玉额头前半寸。眼看着他那幽冥鬼爪般的爪子,就要抓破罗凝玉那冷艳的面庞了。

    “嗡”

    一张犹如蛛网又如星图般的法阵挡在了他的指甲之前。

    “啪”

    法阵刚刚挡住那人的指甲,王落辰身影一晃,一记重拳已经打在了那人的右肋。

    “嘭”

    拳头打在那人胸腔上,发出一声闷响。接着,他便飞了起来。

    不过,这人也是极为敏捷,身体刚一被王落辰击飞,便用力收腿,带动身体后仰,连翻了两个跟头。卸掉了王落辰的那一拳的力道,稳稳地站在了八角亭的护栏上。

    “靠,你还会柔术?我最讨厌这东西了。太花哨,让人看着眼晕。”王落辰挡着罗凝玉面前,对着这名身体坚硬起来可以挡住子弹,柔软起来能够以高难动作连翻跟头的怪胎,冷冷说道。

    “小子,瞧你这出拳的架势还有借用宇宙能量的方式,你是跟被我们抓住的那人一道的吧?果然是有些手段。不过,跟我们血域和影界两大势力遇上,你就是再强也是白搭。你们的下场,只能是失败,然后死。咳咳……”

    因为自己在王落辰的一拳之下没有落败,那人像只得意的猴子一样站在八角亭的护栏上,向王落辰炫耀着自己一方的实力。

    然而,他话才刚说到结尾,还没来得及发出两声结束话语的大笑,他便感到自己胸口一阵剧痛,憋闷异常。紧接着便再也忍不住,剧烈地咳嗽了出来。

    他这一咳嗽才发现坏事儿了,因为他很快弄清这不是普通的咳嗽,而是将血液和内脏碎片往外吐的咳嗽。是可以要他命的咳嗽。

    他心中感到了死神的降临,眼睛了流露出恐惧,他指着王落辰说:“你,你……”

    “你要死了。不过不会马上死,估计还得需要半个多小时,等你将体内的血液和内脏全咳出来,才会死。若你不想这么痛苦的死去。我可以一剑砍掉你的脑袋,给你来个痛快。但前提是,你必须将你们到底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要占据艾比斯堡垒?又为什么抓我的兄弟?统统告诉我。否则,你就只能痛苦地看着自己的生命被自己一点点地咳尽了。”

    王落辰早在打他那一拳之前的一瞬间,就已经想好了自己怎么才能从这人嘴里得到更多的信息。

    因此在出拳的时候,夹带了一点儿元力,震裂了他的脏腑。以便让他于内脏和血液不断从嘴里咳出中,体验到慢性死亡的痛苦。以利于他借用尽快结束那人的这种痛苦,来要挟并审问出他所知道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