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阵?是谁这么牛@逼?居然参悟了法阵。”

    当那巨大的法阵一出现,路向东立刻用满是羡慕的声音喊了一嗓子。

    “还能有谁?还不是咱们那个五行缺五行,无法凝聚元力的怪胎师弟王落辰?笨啊,真怀疑你有没有脑子。”他话音未落,唐新燕就给了他“一刀”,对他造成了N点伤害。

    “哈哈,这位师姐,你说话真是叫人听了很无语啊。你说人家五行缺五行就好了,还要叫人家怪胎,真是够毒舌啊。”王落辰制止了两方的攻击,从一旁走了出来,向自己的师姐提出了抗议。

    “师弟,难道师姐说的不对吗?听说你一点儿元力都无法凝聚出来,却仅仅只用了十天,就过了铁人地狱第二级,难道还够怪胎吗?要知道,我和路师兄我们俩可是在里面打了三个月才过的啊。”唐新燕笑着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要叫他怪胎。

    “新燕,在外不要谈论师门之事物,你怎么又给忘了?是不是要师兄按照门规处罚了,你才能长记性?”郎师兄听她口无遮拦,将五极门的事情在尘世中人的面前说了出来,不禁狠狠瞪了她一眼,责备道。

    这时,王落辰已收起法阵,对着他们几人一拱手说道:“哈哈,各位师兄,还有师姐,先别谈论门规教条的事儿了。还是,容师弟我跟你们介绍一位人物吧。这位人物可是帮了咱们的大忙了呢。”

    说着,他就向大家介绍了罗凝玉和刘三江,顺便还将他们帮着给找到了情报的事儿给说了一下。

    “真的?那太好了,我郎溪生代表我们兄弟几人谢谢罗盟主。”听说了这个好消息,瘦瘦的师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他很感激地向罗凝玉说了声谢谢。

    接着,他便也将自己这几个人向罗凝玉和刘三江,给做了一个介绍。当然他介绍的时候,也跟王落辰一样,只是自称他们属于某一不方便透露名字的组织,只把几人的真实姓名给说了一下,其他事情并无一字提及。

    王落辰当然也是借机认识了大家,知道了他们四人中,主事的是郎溪生,开车和打探消息的是甘恒通,跟着混日子的是路向东,萌新小妹实习生儿则是唐新燕。

    他们四人组成了一个小团队,负责一个密站的日常工作。跟负责秘密任务的墨可是分开的,只在墨可需要人手的时候才去跟他见个面,合作一把。

    大家互相认识了,不打不相识,因误会而成了朋友。罗凝玉便叫人将院门打开,请他们四人进去。

    他们也不客气,就等甘恒通把车子开了进来后,大家一块儿去了罗凝玉的住处。

    到了那里,他们几人因寻找王落辰也没有吃饭,便将自己车上带来的饭菜和酒拿了过来,跟他们三人一块儿吃喝起来。

    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四个了解到了明早要跟那提供情报的人见面的事情。觉得这事儿关系到墨可的安危,他们几人不能袖手旁观,就提出他们也要参与进来。

    对于他们的实力,王落辰自然是知道啊。他巴不得能得到他们的助力呢。

    就跟罗凝玉说,明日见面时可让他们几位在外围警戒。毕竟公园那种地方,鱼龙混杂的,不定会发生什么情况呢。有人警戒一下,有情况提前预警也是好的。

    罗凝玉不知道王落辰他们背后的组织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势力,但看他们一个个身手都是了得,便觉得自己帮忙替他们找的那人很可能是个重要人物。

    根据她的经验,一般来讲,越重要的人物,其牵涉到的各色人物和各种势力就越多。所以,明天去见的这人,说不定真会被什么人给盯上呢。若是那样的话,自己这边小心一点还是对的。

    因而,她就同意了他们加入此次行动。

    就这样,众人就都成了明天行动的成员,便趁机在酒桌上商定好了明天跟线人见面的计划。

    事情都商量妥当了,他们便结束了晚餐,由刘三江带着大家到爱地同盟为他们准备的地方休息去了。

    奔波了一天,大家都累了。一上床,便借着酒力,呼呼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王落辰早早的起来,跟罗凝玉他们碰了头,然后大家简单吃了点早饭,就各自上车,离开了这个货场。

    他们七人,王落辰和罗凝玉乘坐刘三江的车,其余的人还是乘坐原来那辆车,就这样一前一后上路了。

    河洛城是座上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城区面积比较大。

    货场处于河洛城的城乡交界处,而天心公园却在河洛城的市中心,他们要开近二十公里用半个多小时才能到达。

    这一路程比较长,有时还会碰到狂霸星人的巡逻兵的临时检查,所以会比较慢。

    不过,还好,他们在经过一路奔波之后,最终还是平安无事地抵达了。

    因为是早上,公园里人比较多。

    其中,主要是一些老到连狂霸星人都没有兴趣剥削的,来此晨练的老头老太太。再就是一些无所事事的狂霸星人中的非军事人员。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地球人中跟狂霸星人当局走得比较近,能够享受很多自有的家伙。他们有休班和假期,有钱又有闲,早上起来也会到公园里遛遛弯儿,看看景儿什么的。

    王落辰他们就混在这些人中进入了公园里面。

    进入公园后,怕引人主意,分成了几队。王落辰和罗凝玉装作一对情侣,挽着胳膊向这次见面的地点湖心亭进发。

    而刘三江则是装成卖气球的小贩儿,溜溜达达地跟在他们不远的地方。

    其余四人,郎溪生和甘恒通分散开来照应王落辰他们俩的左右两翼。而路向东和唐新燕则是扮成兄妹走在王落辰他们的前头,为他们打前站,观察动静。与负责王落辰他们后方安全的刘三江遥相呼应。

    几人便组成了这样一个相助相守,一有情况就能立刻相互支援的队形到了湖心亭所在的人工湖边儿上。

    这一路走来,他们并未发现可疑之人,也没有发现可疑之处。这让几人心中暗自放松了不少。

    王落辰和罗凝玉也是相视一笑,松了口气。慢慢地通过一条曲折的水上长廊,假装欣赏着荷花和游鱼,走向天心公园一片人工湖中的八角亭。

    亭中,有一名五十出头的男人,正在向湖边眺望。尽管努力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但紧皱的眉心还是将他内心的焦虑不安,给暴露了出来。让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他这人有心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