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的好像挺在理的,但他唐师妹偏偏就是不信,她撇了撇了撇嘴说:“你说的就跟真的一样。可是,我怎么没听到什么脚步声呢?你所说的,大概是你幻想出来的吧。”

    “怎么?师妹你不信?那好啊,我跟你打赌,我赌你不敢进去。你敢不敢跟我赌?”路向东见她不信,笑着跟她提出了赌约。

    “谁说我不敢?你等着,我这就进去给你看看。”唐师妹被他一说,立刻就将手搭上车门把手,要开门出去。

    “胡闹!都给我闭嘴。路向东,师妹年龄小,战力低,江湖经验不足,你怎么可以让她去以身犯险?唐新燕,你要虚心,更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样跟小孩子似的,被别人一激就冲动地做决定怎么行?这样如何做一名合格的密探?”

    郎师兄终止了两人的赌约,将他们各自教训了一顿。然后,从怀里取出一枚铁胆,由车窗弹了出去。

    “嗖”

    铁胆带着风声,飞向了货场大门内的空地。

    “当啷”

    铁胆撞击在地面,发出了金属落地的声音。

    “咻!”、“咻”

    随着铁胆落地,货场门口的那两个货柜里,立刻射出了两道电弧。那是电磁枪攻击出的,足以致命的电磁弹所发出的光芒。

    随后,随着两声“呼啦”响声,货场里那两间货柜改成的房间的门被拉开了,从里面各走出一名端着电磁枪的人影。

    这两人从左右两边一起朝刚才铁胆落地的地方搜索,到了地方,他们仔细查看了一番,发现自己被人耍了,立刻就吹响了唿哨。

    接着,货柜顶部的两盏探照灯就亮了,同时射向了门外。

    这样一来,在两道强光照射下,停在大门口不远处,郎、甘、路、唐四人所乘坐的车子,就暴露了。

    “他们还有探照灯。看来对方势力不小。郎师兄,这下你捅了马蜂窝了。”路向东这次没有拍马屁,而是在探照灯的光照进车子里来的那一刻,糗了自己师兄一下。

    “你懂个屁,师兄这叫打草惊蛇,不,是引蛇出洞。对吧师兄?嘿嘿。”刚被师兄教训了,唐新燕想挽回自己在郎师兄心目中的好感,向路向东学习,拍了一下自己师兄的马屁。

    “什么引蛇出洞,我这次栽了,没想到对方不是一般的黑帮混混儿,而是势力很强的抵抗军。唉,没办法,事到如今,只能自认倒霉。快,在没有被人家给乱枪打死之前,都跟着我一块儿高举双手出去投降吧。”

    郎师兄苦笑着摇了摇头,否定了唐师妹的说法,将大家的幻想泡泡而给戳破了。

    接着,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他真就朝窗外挥了挥手说:“各位,别误会,别误会,我们来此并无恶意,只是来找人的。所以,请你们不要开枪,我们会高举双手走出去的。”

    “师兄,咱们真就这么窝囊地举着手走出去?难道就真的不抵抗一下?给自己挣回点儿面子?”见自己师兄真要投降,路向东一脸痛苦地问道。

    “要抵抗,可以啊,等我们都出去,你自己抵抗好了。放心,我们会为你向师门争取一枚忠勇奖章的。对吧,师兄。”唐新燕又糗了路向东一句,同时顺带也又拍了一下自己郎师兄的马屁。

    “师妹,你好无赖,都这时候了,还抢我的马屁拍。”路向东无奈地摇摇头,跟着自己的师兄师妹们一起举手下了车。

    “在车前排成一排,都不要动。说出自己的身份,并说明你们的来意,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见他们真的老老实实地举着手下了车,探照灯的光芒后面,有人向他们发出了命令。

    “我们来找人。那人是一个少年,约莫十五六岁。瘦高个儿,样子不算英俊,但也不能说丑陋。不说话不笑,一说话满脸都是笑意。”听到命令,郎师兄代表众人向对方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你说的这人,我们没有见过。而且,你不要回避问题。你还没说你们是什么人呢。”探照灯后面那人继续问道。

    “我们是什么人?我们都是他的兄弟。是和他打一个地方来的兄弟。所以,若是你们见到了他,愿意将他交给我们,我们会有重谢。若是,你们不肯交出他来,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郎师兄继续说道。此时,他的同伴已经从他的话里听出来了,原来郎师兄跟对方交流的目的,是想问出自己的王师弟到底在不在他们手上,对方有没有可能放人。

    “你说你们跟他是兄弟,可有什么凭证?如果是没有凭证,我们怎么相信你们的话?我们可是见过也听过不少狂霸星人的狗腿子,冒充抵抗军的事儿。因此,你们若想让我们相信,就必须得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否则,我们是不会让他和你们见面的。”

    探照灯后面是爱地同盟的小头目,也就是值班的班长,他见对方自成是王落辰的兄弟,为了保险起见,便提出要郎师兄他们这几人拿出证明身份的证据。

    “这么说?我兄弟真在这儿了?那就好说了。这么跟你们说吧,如果你们识相,最好马上把我兄弟给放了。那我们还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若是你们还是如此磨磨唧唧地不识时务,那可就别怪我跟你们不客气了。”

    郎师兄从他的话来探听出自己的师弟果然在这里,便不打算跟他们客气了。暗自调动了元力,打算只待对方说个不字,就立刻使出元力攻击,将对方全给灭了。然后,带领师弟们冲进去将王落辰给救出来。

    “呸,好大的口气。你以为你是谁?不过就是狂霸星人的一条狗而已,还以为我们这些战士会怕了你?兄弟们,听我的命令,枪上膛,预备——”

    那班长以前是军人,现在依然保持着军人的血性,他一听对方出言不逊,立刻就将对方认定为自己的敌人,马上就做出了要将对方射杀的决定。

    而跟他们一样,郎师兄这边也觉得对方语气里没有软化迹象,仅靠谈判是无法救出自己师弟的,也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于是,下一秒钟,就听院内之人喊了一句“开火儿!”,院外之人叫了一声:“动手!”,电磁枪和元力都闪烁着光芒,向对方飞去。

    眼看双方的攻击就要互相伤害,造成流血和伤亡了。就在此时,双方听到了一声大喊:“住手!”

    接着,便看见一张巨大的如星图般的光芒闪烁的法阵,横挡在双方的元力和电磁弹之间,将所有的攻击都挡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