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凝玉已经把话说的够明白的了。更具体的原因涉及到人家的隐私,人家不想说,出于礼貌和尊重,王落辰当然是不会再问了。

    于是,他便再次点了一下头,深有感触地说道:“嗯,我明白了。谢谢你的坦诚。而且,也赞同你所说的观点,就人类的天性来讲,没有触及到自身的利益,人类的确是有不思改变的惰性。而且,很多人在很多时候,对于周围同胞的困苦并不愿施以援手。尤其是当施以了这种援手会导致灾祸向自己身上转移,自身的安全会受到威胁时,更是如此。”

    “呵呵,你说得很对,人类就是这样一种惰性十足的生物。别说在自己的利益不受侵犯的情形下要求他们对别人施以援手了,就是他们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侵犯,如果侵犯他们的势力太过强大,而那种侵犯又没有危及到他们的生命,他们也是不会反抗的。这简直成了我成立抵抗组织这半年来最头疼的事儿,想要唤醒他们,却得不到他们的响应啊。”罗凝玉也深有感触地表示。

    “总会有办法的。可能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对办法而已。所以,你不用这么烦恼的。”王落辰想起圣境中那些老顽固,说出了一句既是鼓励她,也是鼓励自己的话。

    “你这话精辟啊。好,我听你的,继续去找方法。唉,不说这个了。还是说说你吧。说说你当初被伤成那样儿之后,是怎么重新好起来的。又是为什么被外星人追杀的。而后,你又去了哪里?你身上这奇怪的力量又是怎么获得的?你的同伴又是谁?他遇到了什么难事儿?你又需要我们怎么帮你?”

    罗凝玉一连问了一堆问题,问完后,看着王落辰,等他回答。

    “有些事情,我不能跟你说。这是我所在组织的规矩。你如今也是领导反抗组织的大人物了,呵呵,应该能理解的。至于我有什么事情要你们帮忙嘛,这个说起来对你们来说可能算不是难事儿。就是,我想让你们帮忙打听一下,最近有没有什么组织,或什么势力包括外星人在内,对这个人采取了行动。”

    针对她的提问,王落辰回答了他所能回答的部分。然后,将自己师兄的影像用神识传递到了罗凝玉的脑海里。

    “这个人是谁?跟你关系很密切吗?还有,为什么你可以直接把这个人的影像弄到我脑袋里来啊?王落辰,你给我的意外真是太多了。都把我给吓着了,你知道吗?”

    罗凝玉又一次见识到王落辰的超乎常人的能力,心里难免再次惊讶。一惊讶,又提出了几个问题。

    “哈哈,罗罗,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这些事情,我相信将来我都会给你一个令你满意的答案的。请你相信我好吗?如你所说,那个人是我的兄弟,对我有救命之恩,因此很重要。刘三江也见过的,当初帮助我逃离河洛城的就是他。而如今,他突然就失踪了。我们怀疑他被人抓了。所以我才过来找他的。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王落辰笑着,再次解释了一下自己要她帮忙的原因。

    “那好吧,你的秘密呢,我就不问了。你的忙呢,我帮了。你等等,我把你要找的这人画出来,制成照片,传给其他人,让他们帮忙给打听去。”

    说着,罗凝玉就站了起来,去拿了一支铅笔和一支画板过来,要将自己头脑中墨可的影像给画出来。

    她坐在沙发上,柔和的灯光从头顶垂落下来,将她脸上专注的神情无所遗漏地展现在王落辰的眼前。

    “洛神,你比当初更美了。”

    专注画画儿的她,那张美的极为精致的面庞,王落辰看了,心里极为震撼。因此就不免有些花痴了,情不自禁地轻声赞了一句。

    这句话的声音很轻,他原本以为她不会听到的。谁知,或者因为这房间里太过安静,而罗凝玉在作画时的心也极为平静,竟然将他这话给听到了。

    她翻眼皮儿看了她一眼,嫣然一笑,带着几分娇羞,嗔怪道:“你还是像当初那样花痴,就爱盯着人家看。看得人家浑身不自在。这毛病很不好的,你知道吗?以后要改改啊。”

    “嘻嘻,我是有点花痴啦。只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说当初我就很花痴?当初我有盯着你看过?我怎么没有印象呢?我可是记得你成为河洛城的洛神之后,咱们可是一次都没有见过的啊。”

    王落辰被她批评了,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她这话说的有些令他摸不着头脑,故而嬉笑着问了一句。

    “我所说的当初,不是我成了什么河洛城的洛神之后,而是说我在成为河洛城的洛神之前的当初。那时候你不是在洛神湖参加了那什么‘环湖公益马拉松赛’吗?我当时就在取水点而当志愿者。你经过取水点儿时,人家给你送上一瓶水时,你可是盯着人家看了好半天好半天的呢。看你那样子,要不是别人提醒,你恐怕连比赛都忘了参加呢。”罗凝玉继续画着墨可的头像,向他解释了“当初”是哪一个当初。

    “靠,我说为毛你当了洛神之后,我会看着那么眼熟呢?原来你就是当初在洛神湖畔送水给我,然后让我迷了好几天的小萝莉啊。哈哈。可是,你当了洛神之后,好像一下子变得成熟了,我怎么会想到你就是那个小姑娘呢?要不然,我肯定得找机会接近你啊。”

    王落辰听她这样一说,也想起当初自己花痴病发作时的场景,不禁一拍脑袋,将自己当初的心里的那点儿“猥琐”的想法,都给说了出来。

    “迷了好几天是什么意思?你说来听听?”罗凝玉抬起头,很认真地问道。

    “呵呵,迷了好几天就是为了想要再见到你,茶不思饭不想啦。后来,我还为此专门去赛事主办方打听了,可惜人家说志愿者很多都没有留下名字,所以说不知道我说的是哪一个,没法给我提供你的信息。再后来,实在没有结果,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经历了很多事情,王落辰变得更加成熟(几百年后的孩子发育的早,所以这里才说他更加成熟)了,脸皮也变得比以前厚了,当着罗凝玉的面儿,也敢把自己当初那点儿痴心妄想给说出来了。

    “原来,在当初你那样的大明星眼里,人家也是很有魅力的。我是不是该为此感到高兴呢?”罗凝玉将画像拿给王落辰,边以眼神示意他看看画的像不像,边笑着问道。

    而与此同时,她的心里,也在回想自己回到家不停想念王落辰满头大汗拿着自己递给他的水,呆呆地望着自己的样子时,心中的那份羞涩感觉。那是一个少女初次春心萌动的感觉。她至今难以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