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话听音儿,他隐藏在话语表面之下的胆怯,王落辰又岂能听不出来,他笑了笑说:“死鸭子嘴硬。若是你再这样嘴硬,我不介意将你像钢板一样给轰成瘪的。”

    “别,别,有什么话你就说吧。要钱要货,都好商量。只要别要命就行。”娘娘腔扛不下去了,说起了软话儿。

    “别紧张,看在我们是老朋友的份儿上,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只想你帮我个忙,把我给送回你刚才来的地方去。”王落辰收起自己假装出的凶神恶煞的模样,向他说道。

    “老朋友?我怎么不记得认识你?”刘三江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自己的胸口和屁股,问。

    “你不记得就算了,反正认我这样的人做朋友了,对你也没什么好处。所以,还是算了吧。现在,我只要你帮我这个忙就可以。其他的,绝不会再为难你。而且,我也不让你白帮忙,看见没?我这里有一块黄金,可以送你你当酬劳的。”

    说着,王落辰从音灵石中取出了一块,吴梦雪给自己当零花钱的江湖币,用手捏去上面的字迹和图案,扔到了刘三江的手里。

    “黄金?真是黄金?”刘三江接住这一小块儿黄金,放在嘴巴里咬了一下,发现较软,就笑嘻嘻地收了起来,然后对王落辰说,“行,瞧在你出手这么大方的份儿,就帮你一次吧。只是,在此之前有一件事你得先帮我,就是把我货箱的门板给装车上去,不知道你答不答应?”

    “门板啊,小意思。你把车倒过来,我把门板给你装上就是。只是,我警告你啊,你可不要跟我耍诈,趁我装门板的时候开车跑掉啊。否则,你会死的很惨的。”

    王落辰答应帮忙,但担心他使诈,就先警告了他一声儿。

    “放心,我不会的。生意人嘛,最讲求的就是信誉,既然我答应了你,自然就不会背弃承诺的。”刘三江笑着扭上了车,对他下了保证。

    接着,他便将车老老实实地给倒回了门板掉落的地方,下车帮着王落辰给他装门板。

    只不过,等他走到货车后面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是多余的,那门板早被王落辰一手一个给托了了起来,慢慢地塞进了车厢里。

    “哇,英雄,你好厉害。这门板怎么也得有上百斤吧,两个就有两百斤,你一个人就给托了起来。真牛。”

    刘三江用欣赏的目光打量着王落辰,挑着兰花指,夸奖了他一句。

    “牛什么啊。这都是小意思,不用说的那么肉麻。好啦,门板装上了,咱们也该走了吧?”王落辰拍了拍自己手上的灰尘,一脸不在乎地说道。

    “哎,走,咱们上车。保证一会儿就把你给送到地方。”刘三江十分痛快地承诺道。

    于是,两个人就都上了车。刘三江便拉着王落辰,将车调头开了回去。

    只是,两人开了好一会儿,刘三江也没有停下来,这让王落辰有些着急了。他便向他问道:“怎么还没到?我记得好像没有用这么长时间啊?”

    “老兄,你记得你是在哪儿上的我的车吗?你不记得吧?可我记得很清楚的。而且,你想想,一个人对时间的感觉,其实是相对的。你来的时候,被闷在了我的车子里,没有什么目的性,只是随波逐流向前走,当然就感觉时间过得快了。而现在你心里有了目的地,着急赶到那里去,当然就会感觉时间过得慢了。对不对?我说的有道理没?”

    刚才赶路的时候,王落辰已经将自己为什么要将他的车门给卸下来,向他做了一番解释。

    而这让刘三江了解到他并不知道自己上车的地点,所以就给他讲出了这样一番道理。

    “你说的好像有那么一点点道理。时间都是相对的。就好像我当初去那儿的时候,咱们这儿是冬天,而那里是夏初。如今我回来的时候,咱们这儿已经是夏初了,而那里才到夏末。”

    “如此说来,好像咱们的时间相对那里来说,走得是快那么一点点的。大约是那里一个月,相当于咱们这里两个多月。这就正好解释了,为什么我墨师兄会比其他的师兄显老一点,而我师父也比其他的师叔要老很多。原来这是因为两边的时间有个差值啊。刘三江,你小子行啊,一语惊我这个醒梦中人啊。”

    受到刘三江关于时间是相对的话的启发,王落辰想明白了一个一直一来都在自己心里思考着,但又有些弄不明白的问题。不由地心情大好,在刘三江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表扬了他一句。

    “什么这里那里,一个月两个月的?我怎么听不明白你说什么呢?”听了王落辰那些在刘三江听起来有些疯疯癫癫的话,他虽然被王落辰给表扬了,但却有些高兴不起来了。

    心想,这人力大无比,行为诡异,说话又疯疯癫癫的,莫非他是哪个精神病院里跑出来的疯子?

    王落辰听他这样问,又看了他的神色,顿时明白他心中或许将自己当成了不正常人士了,便笑着说道:“我是在想我的里的设定呢。说了你也不明白的。呵呵。”

    “哦,原来你还是个家?我还真没想到呢。”

    谁知,王落辰这样一解释,刘三江嘴上不说,心里却更加认定他是个神经病了。

    心说,家都是只会意淫的豆芽菜,哪有家会像你这样神勇的?你这样说,恐怕是在幻想吧。这更证明了你就是个神经病,疯子啊。

    王落辰虽然依旧能从他的小眼睛里看出这家伙对自己精神状态的怀疑,但因为涉及江湖圣境的秘密,自己无法跟他解释清楚,就收起了要为自己做解释的心思,不再理他。

    因此,一时间,驾驶室里便出现了一阵儿有些微妙的沉默。

    两个人就在这沉默中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终于在一个充满货柜的好像是货场的大院子里停了下来。

    “下车吧,咱们到地方了。”刘三江停下车子,推开车门跳了下去,向王落辰招着手说道。

    “到地方了?你确定?”

    王落辰看了看车窗外那些在夜色中显得黑黢黢的货柜身影,有些不信地问道。

    “哈哈,当然了,我很确定,因为我就是从这里拉走的货物啊。当时,我装货的时候,可是看得清清楚楚,你绝对是没有可能被装上车的。而你非说你是从我的货柜里切断了锁杆,卸掉了货柜门板出来的。这不是骗人的鬼话吗?小子,你到底是什么妖孽,赶快给我从实招来,否则,只怕就没你好果子吃了。”

    王落辰刚表现出一丝对所到地方的不信,那刘三江便飞快地从车门前跑开,得意地笑着向他发出了一番威胁。并且,还在这同时,向着周围吹出了一声有特殊含义的唿哨。

    唿哨过后,王落辰看着周围应声儿而出的影影绰绰的约莫上百人的身影,才明白,自己落入这娘娘腔的圈套儿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