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上了车,向着货车离开的方向紧急追赶。

    而王落辰这里,则是在收回神识后,考虑起自己如何离开这个封闭的货柜,再回到自己刚才被传动到的那个地点,去跟接应自己的人会合。

    “若要回去,自然是要控制这辆车子,让司机听自己的话,把自己拉回去,否则的话,自己即便出了货柜,也不知道车子启动前停在了何处,无法回到原地啊。所以,我首先要做的,自然就是控人夺车。”

    王落辰心里如此合计着,便由神识引导着走向这货柜的柜门处。

    到了那儿,他从音灵石中取出了千绝剑,信手一挥,“当”的一声,削铁如泥的剑锋便由内而外穿透门板,将货柜的外面的锁杆给削断了。

    “哐当”

    锁杆断了之后,门板没有阻挡,随着车辆转弯便甩开了。但甩开之后,又随着车辆飞驰所兜起的气流,给吹了回来,重重地撞击在门框上,发出很响的声音。

    “靠,好大的噪音,且甩来甩去的也容易伤到路人,不如行行好干脆将它们全削掉。”

    站在门口,被这门板的撞击声给烦到的王落辰,对这甩来甩去的门板很有意见,便再次挥剑,将两扇门板和箱柜的连接处的合页全给削断了。

    合页一断,门板没有拉扯,就全都掉了下去。

    “砰,砰”

    门板掉落路面,发出了两声响动。

    “嘎吱”

    这么大的动静,司机又不是聋子,他立刻就听到了。随后看了一下后视镜,借着其他车灯的光亮便发现了掉落的门板。他大吃一惊,赶忙来了个紧急刹车,将车子给停了下来。

    这一脚刹车,踩得实在是猛,令王落辰无所防备,一下子就从货柜车厢中窜了出去。

    “法阵,复刻!”

    王落辰由车厢窜出的一刹那,心念一动,就镌刻出了一道法阵,将自己身体给托住了。要不然,这一下子他肯定会栽到地面,给大马路来个亲密接触。

    那样的话,即便他的身体很结实,不会被摔死,最起码也会弄个浑身上下全是灰尘,狼狈不堪。

    “靠,有病啊?突然踩刹车。是不是想害死小爷啊。”

    王落辰身披法阵,浮在空中,向着由小货车上走下来的司机骂了一句。

    “你才有病啊?你他@妈谁啊?大晚上的不在家睡觉,弄个闪光的小翅膀儿冒充天使。”

    货车司机刚一下车,就被人家给吼了,心情十分不爽,便一手叉腰,一手翻着兰花指,指着王落辰痛骂着,扭啊扭的走了过来。

    “靠,还是个娘娘腔儿?死基#佬。好啊,你过来的正好。小爷就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瞧瞧什么是纯爷们儿。”被他骂了,王落辰心中恼火,神识驱动法阵,便向着他快速飘了过去。

    “敢骂我?好啊,是你先挑事儿的啊。那就别怪我狠了。”

    那娘娘腔儿被王落辰骂了之后,急了,伸手由自己后腰处掏出一只电磁枪,对着王落辰就打了起来。

    “咻”、“咻”……

    那家伙举着电磁枪向王落辰连开了数枪。但都被王落辰的法阵给挡了下来。

    在五行元力中,电属于木元力,而磁属于土元力,都是五行元力的一种,自然也是法阵所能吸收的天地能量,它又怎么能伤到王落辰呢。

    “好啊,你这娘娘腔儿出门带着枪,一看就不好人。正好,小爷我刚学了一身的本事,正想着要行侠仗义铲除奸恶呢,你就送上门来了。你真会挑时候啊。既然你作死,那今天你就非常荣幸地成为死在我手底下第一个恶徒吧。”

    王落辰由法阵护着,飞身到了他的面前,嘴里调侃着,一记重拳轰了过去。

    “砰”

    他的拳又快又狠,对方全无武功,自然防御不了,一下就被打中了胸口。

    那娘娘腔十分消瘦的身板儿,被王落辰如铁锤般的拳头击中,顿时飞了起来。

    而就在他飞起的瞬间,对面来了一辆车,将他的身形和面容都给照亮,让王落辰一眼看出这个被自己打飞的家伙有些眼熟,好像正是当初故意提醒他和墨可他们四人抢车的那名服装店老板。

    “是你!你怎么不早把脸露出来?”

    王落辰眼看着这名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店老板,马上就要被飞驰而来的汽车给撞上了,便赶忙伸手一指对方,叫了声“给我过来吧”。便催动法阵快速运转,利用吸收周围能量所造成的能量真空所产生的吸力,将那人给吸了过来。

    “呼”

    他的身体刚被王落辰给接住,对面飞驰的汽车就呼啸着开了过去。

    “你没事吧?”

    王落辰向被自己接住的那店老板问道。

    “怎么没事?你个王#八@蛋,你还好意思问?人家被你打的奶@都疼了。”

    那店老板气呼呼地叫骂道。

    “我好心救你,你怎么……”

    王落辰见他对自己很不客气,便要教训他两句。谁知就在此时,那辆刚刚才从他们身边飞驰而去的车子又退了回来。

    它一停到两人身边,车窗就落了下来,一个满脸疙瘩的男人大声向他们吼了一句:“找死啊?大晚上的在马路上秀恩爱,你们两个死基佬!”

    他的吼声打断了王落辰的话,同时也提醒了王落辰,自己以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娘娘腔,的确很容易让人对自己同他的关系产生怀疑。便一松手,将他扔到地上。然后,也不管那店老板在背后骂自己,大步走到了那辆车子面前,一言不发地挥拳对着车顶砸了一拳。

    “咚”

    王落辰一拳砸下,那车顶被他给砸塌了下来,吓得那满脸疙瘩的男人抱着脑袋一通惨叫。也吓得娘娘腔儿叫骂的声音小到连他自己都听不到了。

    “别叫了,知道小爷是纯爷们儿了吧。”王落辰呵斥道。

    “知、知、知道了。”那男人抱着头,哆哆嗦嗦地回答。

    “那还不快滚?在这儿等死啊?”王落辰在他车门上拍了一下,骂道。

    “哧溜”

    那人见识了王落辰的厉害,吓得半刻也不敢停留了,一脚油门儿,就将轮胎冒着烟儿的车字给开走了。

    “你呢?也见识到我的厉害了吧?你该知道,刚才我被没有打算要你命,否则你自信你的身体可以硬得过钢板吗?”

    王落辰走向那店主,挥了挥拳头,凶巴巴地问道。

    “那这么说我还得感谢你了?我告诉你,没门儿?我刘三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想要我怕你,想都别想。”

    面对王落辰的威胁,刘三江说出了一串儿不示弱的话语。

    只是这话语虽然是从字面意思来看,的确是很硬气的。可若结合着他浑身哆嗦的身体信号,和他蔫儿了吧唧的语气来听,就会发现其实他这些话说的实在是没有多少底气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