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紧紧跟在那人后面,只点头不说话,唯恐这中间出了什么岔子,害得自己走不成,误了事。

    那名弟子倒还好,见到其他弟子,依然是谈笑自若,令王落辰不得不佩服他的定力。

    “师兄,这是谁啊?”一名迎面走来的弟子,指着王落辰问。

    “哈哈,亲戚,没见过法阵,跟着我来见识一下,开了眼界马上走。”引领王落辰的弟子,笑笑说。

    “哦,亲戚啊。呵呵。那领着这位小兄弟看看吧,好好见识一下咱们五极门传送大阵的奇妙。”那喜欢管闲事儿的弟子,冲王落辰笑了笑,指着殿中八座巨大的法阵说。

    “好的,好的。走,兄弟,关于这法阵,我便从最中间这座最大的给你讲起好了。”

    引领王落辰的弟子,伸出一只手,指着中间最大的那个法阵,有模有样,若有其事的给他讲了起来。再也不理会那个管闲事儿的弟子。

    那弟子倒也识趣儿,见人家亲戚间说话,没自己什么事儿了,便略微尴尬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而引领王落辰的弟子,则是继续带着他朝那中间的法阵走去,并继续向他说道:“法阵共有八座,按照北斗七星和北极星的位置排列。所以这最中间的一座就是最重要的一座。是所有法阵所构成的北斗七星阵的阵枢。这八座法阵,周围的法阵负责的是在圣境内的传送任务,而中间的这座负责的是跟境外的传送任务。”

    “因而中间的这座法阵传送的距离最为遥远。可达数万公里,可以将人员传送到圣境周边的很多地方。不过呢,数万公里可不是法阵所能传送的极限呢。因为,这八座法阵不是构成了一个更大的法阵吗?据说,这座大法阵开启的话,可以将人传送到另外的星球上去呢。只是,那种传送好像要消耗非常非常多的星石。因而,从来也没有使用过。”

    “真是神奇啊。”王落辰听了他的介绍后,赞叹了一句。

    此时,他们已经来到了这最大的法阵中间。那名弟子便趁机说:“兄弟,你先看一下吧,我去交接一下班,待会儿就回来。”说着,他便退出了法阵。

    “嗯,好的。你去忙吧。”

    王落辰嘴里答应着,便装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在法阵中间看起那些构成法阵的玉石,金属和骨骼什么的来了。

    “这法阵有些意思,它完全就是一座基础法阵的集合体。这些玉石、金属什么的上面,镌刻的就是一道道法阵啊。而且,它的中间还有一个安装星石的凹槽,里面安放着镌刻了复仇法阵的充当控制系统的星石,来统一调配所有法阵所凝聚出的力量。这法阵的设计真的是很高明啊。”

    王落辰了解到这传送法阵的解构和其运行原理后,心里不禁对其精妙,发出了赞叹。

    就在他这赞叹刚在心头产生的时候,法阵突然亮了起来。所有的构成法阵的材料都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形成一个光罩儿,将身处其中的王落辰笼罩在了其间。

    “是谁启动了法阵?里面还有一个少年哪。快,快停下来,要不然少年就会被传送走了。”

    法阵在嗡鸣声中,骤然亮起,惊扰到大殿中几名正在维护其他法阵的弟子。他们看到法阵突然亮起,而自己从未见过的少年还在法阵中间,他们想到后果,便惊慌失措的叫喊了起来。

    而这时,那个引领王落辰到这儿的弟子也跑过来喊道:“阿弟,不要乱动,光罩儿会把你给杀死的。我这就去找人停下法阵。”

    他假装焦急地叫喊了一声,就跑开了。

    而王落辰这里,光罩将他整个人罩在了法阵中间,接着金色的光芒向他所在的位置汇聚,形成一条冲天的光柱。

    “嗡、嗡”

    法阵不停地嗡鸣,光柱也便在这嗡鸣声中,越变越明亮。

    “不好了,这少年要被传送走了。法阵怎么还没关闭啊?”那几名弟子见到此情此景。更加焦急的大喊了起来。

    然而,好像根本就没有人听到他们的话一样,法阵的能量仍在继续增强着,终于达到了发送人员的程度。

    阵中光明大放,照射了所有人的眼睛,让人们不敢看其中间的情形。

    人们纷纷闭上了眼睛,躲避这光的照射。

    须臾,等那光消失,他们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那法阵的光已经消失了,而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王落辰。

    “这可怎么办?我阿弟连传送之钥都没有,被误传了出去,我们怎么找到他?他又怎么回来啊?阿弟,都是我害了你啊,我不该答应带你来开眼界啊。”

    王落辰刚一消失,那名将他领来的弟子就跑进了大殿,对着法阵发出了痛苦的喊声。

    而其他人见此情景,不仅没人怀疑他,反而还都走过来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只希望他到了被传送的地方能够活下来,并能够很幸运地遇到咱们在密站活动的弟子,由他们把他给带回来吧。”

    “唉,也只能这样想了。唉,我待在这里也没有用,还是先回去安慰安慰我家亲戚。然后求管理密站的师伯,给那些经营密站的弟子发个帮着寻找的通告,再说吧。”那弟子一脸痛苦地点了点头,将泪光闪动的眼睛,擦了擦,再看了一眼法阵,走开了。

    只是,他离开大殿后,并没有去安慰什么亲戚,而是去向蔡不离复命了。

    而半个时辰后,在戒律院旁的青华宫里。

    木长老司徒丹枫看着幽隐司送来的辰报,脸上带着一丝玩味的微笑,自言自语地说道:“有意思,墨可出事儿,不派高战力的弟子去设法寻找并营救,却大费周章地派一只连元力都无法使用的菜鸟出去,你们这是智障啊,还是白痴啊?”

    与此同时,那名送走王落辰的弟子也来到了蔡不离的半步园,向蔡不离禀报了在传送大殿中所发生的一切。

    “师伯,现场一个人怀疑我的都没有,您的这个计策真是高明啊。”那名弟子在报告的最后,为蔡不离的这个计策,点了赞。

    “没人怀疑,并不代表没人看破。只是,看破的人因为见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弟子被咱们给送了出去,而选择了不说破而已。明白吗?”

    蔡不离笑着摆了摆手,表示不接受他的点赞。并点出了他安排这场并不高明的戏给别人看的关键所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