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神识并没有叫醒沙傲云,只是在她的神识中留下了一缕关于自己要独自一人去尘世和对她充满了爱意的吻别的意念,就从她的神识中分离,钻出她的脑海,离去了。

    神识回到本体,他回味着刚才两次美妙的感觉,不禁对自己和她们两人的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不大会儿,因为他今晚耗损了太多的神识,他就在这憧憬中昏睡了过去。

    “师弟,师弟!醒醒,醒醒!”

    再次醒来,是在第二天早晨,跟昨天一样,他依旧是被那个给他传来蔡师伯口讯的弟子叫醒的。

    “哦,天亮啊了。师兄,谢谢你,若不是你,我就睡过头了。”

    王落辰见睁开眼睛,见是他叫醒的自己,马上就意识到这人今天还有事情要告诉自己,便揉着睡眼,假装和他说起感谢的话。

    “不用客气,师兄弟之间,本就应该互相帮助嘛。”那人嘴里答应着,眼睛却向四周瞄了瞄,确定没有人注意自己,才低声跟王落辰说:“师弟,你待会儿到了训练室,就假装自己受伤了。然后,军医会说你的伤很重,是内伤,他治不了。必须得送你去化极峰的总医馆去救治。离开了军营,自有人接应。你记住了吗?”

    要悄么声儿地离开圣境,必先要悄么声儿地离开铁人营,王落辰正想着自己该如何做到这一点呢。却不想,自己那老谋深算的师伯早已为他安排好了一切。

    这解决了他最为头疼的问题,当然令他心里十分高兴,就悄悄对那人说:“太好了,师兄。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

    听他这样讲话,那人冲他微微一点头,表示了对他谢意的接受,就转身不发一言地离开了。

    王落辰在他走出营房时,起身离开了自己的床铺,洗漱了,更换了干净衣服,走出营房,加入了大家的站队。

    随后,一切都跟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站队,吃饭,进训练室。

    若说这其中有什么变化,那便是吴梦雪和沙傲云望向王落辰的眼神儿变了。

    她们以前看到他时候,眼睛里充满的仅是欣赏和爱意,今天望向他的眼神里却多了一份羞涩的欲望。

    王落辰知道,她们一定是被昨晚的美好给弄得春心萌动了。再看自己时,已没有原来那么单纯了。

    不过,他挺喜欢这种变化的。他觉得,这正是她们真正成为他的女人的开端。

    因此,他很快乐,也很得意,在跟她们眼神交流的时候,就顺便将昨晚与她们神识结合的片刻用意念给传了过去。引来她们对他的好一阵白眼儿。

    他便在这白眼中,笑着跑开了。

    接下来,大家便进入了铁人地狱。

    这次,他选择了进入第三级训练室。但很快的,他就在进入第三训练室后,装作受了重伤,向训练室里的老兵发出了求救信号。

    他的肉体很坚硬,但元力却没有,这一点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所以,他在第三级训练室面对能够使用元力化形攻击的铁人受伤,并没有引起谁的怀疑。

    又因为他肉体坚硬,体表受伤的可能性不大,并元力震伤,内脏受损的可能性很大,别人对他受了内伤这一点,也没有什么怀疑。

    而且,他受伤是一出戏,这事儿他已经用神识向吴梦雪和沙傲云她们交代过了。所以在他受伤被送走的这一过程中,她们也都在配合他演戏,又是哭又是嚎的,这就让更多的人对他受伤的真实性,确信无疑了。

    因此,很快的,在军医的配合下,他就被诊断为受了严重的内伤,并被送出了铁人营。

    离开铁人营之前,已经知道他要去干什么的吴梦雪沙傲云还有他的好朋友们,都以各种暗示向他送上了一路顺风祝福和早去早回叮嘱。

    对此,王落辰也报以了必定不负众望的坚定眼神。

    这是一次让人意外的离别,但大家了解到这离别的原因后,都以坦然心态去面对了它。

    王落辰也一样,虽有不舍,但想到可能正在某处受难等待着自己去救援的墨可师兄,他毅然决然地收起了回望的眼神,将目光转向了远方。

    那里,有一座巨大的山峰,山峰上有终年不会消融的冰川。在那冰川的边缘地带,耸立着一座巨大无比的金碧辉煌的宫殿。

    那宫殿,便是传送大殿,亦称接引大殿。是人们往来圣境和尘世的便捷通道,传送阵的所在地。

    王落辰被送出铁人营后,便在中途被一辆云车给送往了这里。

    由于有人协助,进入大殿的过程很顺利。

    这会儿,他正穿了一神尘世中很普通样式的衣服,藏在大殿的一间密室里。

    他安稳地坐在软塌上,静静地等着,等着日落之后,利用大殿值守交接班时的空档,由一名值守弟子装作误操作,将他通过传送阵送到尘世中去。

    等待的时光总是很漫长,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对等待着的煎熬。

    他消磨这难捱时光的方法,就是摆弄当初墨可所携带的那种银色小球,传送阵召唤器,或称传送之钥。

    他看着它,将神识投射了进去,发现这里面居然也有一个小小的精密的法阵。

    这法阵他也有几分熟悉的感觉,便将识海中的基本法阵图谱给调出来,进行了一下比对。发现,原来这法阵竟然是第三者法阵图谱的简化版。

    王落辰不禁赞叹了一句:“啧啧,法阵还能这样玩儿?真是厉害,只抽取法阵的基本点和曲线,就构成了一个简化的法阵,起到凝聚天地能量,传递开启传送之门请求信号的作用。看来,制造这银色小球的前辈,定然也是法阵高手了。就是不知道这人是元化极祖师,还是劳九归祖师呢?”

    内行看门道,王落辰看出这小球发挥作用的关键所在,自然就对其产生了浓厚地兴趣,对它其中的门道专心致志地琢磨了起来。

    专注的时光,总是过得令人不知不觉,如梭般飞快。

    等到他觉察到有人在叫自己从密室出去,从而由这种琢磨中被惊醒过来是,他发现大殿外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终于要走了吗?师兄。”

    他向来叫自己出去的,那位穿着一身银色紧身衣的三十多岁的男人,问道。

    “嗯,师弟,你迅速地跟上我,然后直接进入殿中那个最大的法阵,我会在数秒钟之内,将你传送出去的。提醒你一句,传送的过程会有点头晕目眩。你要忍住,不要吐啊。还有,好兄弟,一定要把墨师兄带回来,我们相信你。”

    那人边带着王落辰从密室中走出,快速地穿越大殿到达法阵,边小声儿地向着他说了一番话。

    ——————————————————

    有人打赏吗?作者空虚寂寞冷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