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铁人营附近,王落辰翻身由巡天兽上下来。(书^屋*小}说+网)然后,嘱咐它自己悄悄离开。他便潜回了营房。

    回到营房,将自己的衣物什么的都摆放好,以防止夜里有人来查房。他躺在了床上,假装睡觉,趁机让神识离体,去了吴梦雪和沙傲云所在的营房。

    进到她们的营房后,因为是夏天,他的神识自然就感知到了一幅让他血脉贲张的场景了。他连忙对天说道:“罪过,罪过,老天,我不是有意要看的。实在是没办法啊。请多原谅。”

    接着,便按照吴梦雪和沙傲云跟自己说过的她们床的位置,飘了过去。

    还好,神识无形无体,别人根本就看不到。要不然他就尴尬了。

    飘到吴梦雪的床前,看到吴梦雪那无比撩人的睡姿,他的神识都有些把持不住,快要散掉了。

    “梦雪,你睡觉就是这个样子的吗?这腿不要这样放嘛,很魅惑的。还有胸脯,明知道自己的不大,就不要随便露在外面了嘛。唉,一点儿都不知道隐藏自己的缺点。”

    王落辰的神识从她身体上一点一点的感知了过去,并逐一进行了点评。然后才钻进她的脑海里去。

    “梦雪,我来了,你看到我了吗?”王落辰进入她的泥丸宫,唤醒了她的神识,说道。

    “嗯,师兄?你怎么溜进我们营房的。哎呀,这可是流氓行为,要被人家发现了,你会被游街的,你知道吗?快,趁着没人,快出去吧。”

    神识和神识交流的时候,因为直接作用于人的大脑意识,双方的感受会无比的真实,就好像真的面对面交流一样。所以,吴梦雪一见到王落辰,并没有意识到是他的神识进入了自己的脑袋里,还以为是他的本体来到了自己面前呢。

    因这误解,她便首先想到自己只穿了仅仅能遮住三点的衣服,将自己的身体给慌里慌张地背了过去,接着便劝他趁没人发现,赶快离开。

    “哈哈,师妹,不用紧张。我的本体并没有来,来得只是我的神识。所以,她们根本就发现不了的。”王落辰的神识轻轻走过去,将吴梦雪衣着很少的神识,给紧紧抱住,笑着说道。

    “什么?神识?你别骗人了。如果在我面前的你仅仅是你的神识,那为什么你抱住人家,人家的感受会那么真实?”吴梦雪在他臂弯里转过身来,满脸通红地向他问道。

    “为什么那么真实?是因为你不会控制神识,并且没有意识到这只是我的神识啊,把你我的见面完全当成了真的,病调动了你自己所有的感觉和情感来面对我所所致啊。不信,你强迫自己不相信你见到的我是真的,并且用心幻想自己的衣服是穿在身上的,那么你就全明白了。”

    王落辰笑着跟她解释了一句,且指导一下如何控制神识。

    “真的吗?那我试试。”

    吴梦雪抱着怀疑的态度,按照王落辰所教的方法试了一下。果然有用,她光@溜溜的身体一下子就穿上了一条长裙。而且再看王落辰的时候,也发现了他身上的神识所特有的,让他的身体显得很不真实的微弱光芒。

    “是不是啊?我没骗你吧。”王落辰揪着她长裙的一角儿说。

    “还真是的不是真的啊。可是,师兄,就算是不是真的,你这大坏蛋刚才还是看到了人家的身体了呀。你真是好坏,好不要脸啊。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来占人家的便宜。”

    吴梦雪想到自己刚才如同赤@裸一样站在他面前的样子,不禁有些羞恼,在他胸口捶打了起来。

    “怕什么啊?又不是没有看过,摸过,亲过。哈哈。再说啦,我来也不是故意要占你便宜的,而是有非常重要的正经事情要和你说,才用神识过来的。不然的话,你以为我想啊,这样很耗损神识的。”

    王落辰将她搂在怀里,嬉皮笑脸地说道。

    “切,少骗人了。你大半夜的鬼鬼祟祟的来找人家,会有正经事?我信你才怪。肯定是你猥琐的老毛病又犯啦,过来骚扰人家的。”被他抱在怀里,有看着他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吴梦雪哪里肯信他会有什么正经事。

    “你还别不信,我真有。你忘了我今晚去干什么去了?”王落辰用手捏了捏她的鼻子说。

    “去干什么了?让我想想,哦,想起来了。你去见蔡师伯了,说是为墨师兄的事儿。难道说,你大半夜跑过来,就是跟我说墨师兄的事儿?”吴梦雪经他一提醒,想起来他今晚外出的事儿了。

    “对,是墨师兄的事儿。梦雪,墨师兄出事儿了。他失踪了,门中经营密站的弟子都找不到他。所以,师伯才来找我,看我能不能到尘世中走一趟,利用我以前所结识的一些河洛城的上层人物,打听到他的下落。”王落辰跟她说了一下情况。

    “墨师兄出事儿了?你要去尘世帮着找他?而且是你一个人去?是这意思吗?不行,我也要去。”吴梦雪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但表示要跟着他一块儿去。

    “长老们不会同意新弟子离开圣境的。所以我这次去,是师伯他们暗中安排的。为不引起别人的主意,所以必须尽量缩小目标,不能太多人一起去。梦雪,你要体谅师伯他们的难处啊。”王落辰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向她解释,她想跟跟去,是没有可能的。

    “可是,人家真的很担心墨师兄,也很舍不得跟你分开嘛。师兄,你就去求求蔡师伯,再增加一个名额好不好?”吴梦雪撒着娇儿求道。

    “真不行啊,师妹。我们就不要难为师伯了。好吗?”王落辰捧起她的脸,摇了摇头说。

    “师兄,我真舍不得你走。呜呜。”面对离别,吴梦雪伤心不已,哭了起来。

    王落辰看着她哭,心里有些不落忍,就一下吻了下去,吻上了她脸颊上滑落的晶莹剔透的犹如珍珠一般的泪珠儿。

    “吻什么啊。又不是真的,也没有味道。”吴梦雪见他吻掉自己的泪珠儿,想起这泪珠是假的,不禁破涕为笑了起来。

    “不会啊,神识控制好的话,想要什么感觉什么味道都可以产生的。就算咱们两个玩亲亲,或者,那样儿。也都可以有感觉的。”王落辰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真的?少骗人了?怎么可能?不可能的。人家又没做过,不可能有感觉的。”吴梦雪红着脸回应道。

    “不信吗?咱们可以试试的。嘿嘿。”王落辰坏坏地一笑,将手伸向了她的小馒头。轻抚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