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片薄薄的隐身材料,用来制作一件隐身衣,肯定是不够用的。王落辰还得去其他房间搜刮隐身材料。

    于是,便将腰带从音灵石中取出,重新束好,离开了这间房间。

    他离开了这里后,又用神识探察出很多空房间,便悄悄地溜进去,继续从那些铁人身上刮隐身材料。

    足足刮了近百个铁人,王落辰才刮到了一公斤隐身材料。

    接着,经过他仔细地计算,算出这些材料足够造一件轻薄的隐身衣了,便结束了这项令他感到非常刺激的工作。

    随后,他偷偷地溜出第四级训练室的维修通道,然后穿过因弟子们都回去吃饭而空无一人的大厅,进入甬道,重新回到了第三训练室。

    到了那里,他再次进入维修通道,顺着梯子走到那个,被他给喂了“安神丹”的维修工兵所在的房间。将衣服和腰带都还给了他,并替他穿戴好。就走出了房间。

    等他出了维修通道。他将神识外放,重新回到那个维修工兵所在的房间,潜入他的脑袋,将他给唤醒过来。免得他睡得太久,会被别人怀疑。

    做完这一切,收回神识,王落辰离开了铁人地狱。

    铁人地狱这些天晚上的时候,有时也会有因为训练而很晚才出去的弟子,所以铁人地狱在夜间并不关闭。但是,会有一队五十人的士兵在门口值守,巡逻。

    事关铁人地狱的安全,这些士兵不敢偷懒儿,工作很认真,要避开他们的眼睛有些困难。

    不过,这对王落辰来说,不算什么。

    因为他的神识可以离体,可以在他的前面替他找出这些士兵视线的死角和他们巡逻的间隔。这让王落辰很轻易地就避开了他们,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这座铁人地狱。

    离开那里后,他没有回营房。因为他看了看天色,根据星辰的位置计算了一下时间,知道虽有耽搁,但时间却并没有过去很长,今天还是今天。只是在时辰上算,此时已经熄灯了一刻钟了。

    “还好,或许因为这次参悟的只是复仇法阵的一部分,并没有出现上次那种假死十日的状况,不然就惨了。”

    他在心里不禁暗暗庆幸了一下,然后就直接以神识联系上巡天兽,并安排它去了营区外等他。

    他自己则是在花费了一点时间避开岗哨儿,穿过营区后,才跟它会合在了一起。

    一人一兽到了一处,略微交流了一下。他就上了巡天兽,向着瀑布下的深潭飞速赶去。

    在路上,他有些庆幸地想:“幸好我时间掐算的准,而师姐师妹她们也知道我今天要去跟师伯见面,没有特意等我吃饭。否则,又要被她们纠缠半天。那样的话,今天晚上的这次会面说不定就错过呢。只是现在也晚了好一会儿了。师伯啊,希望你老人家有耐心,不要因为我迟到就先走掉啊。”

    担心师伯会走掉,是他多虑了。他哪里知道,他的蔡师伯今晚找他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谈,没见到他之前,哪里会轻易走掉呢。

    此刻,他老人家就正在深潭旁边,坐在自己的滑竿上,看着飞流直下的瀑布在为他王落辰的迟到而找理由呢。

    “这小子肯定是被那两个丫头给缠住了,脱不了身,否则不会让我老人家等他的。”

    “也或者这家伙有些笨,绕不开军营里那些值守的士兵,所以来得比较慢吧。”

    “该不会是中间传话的家伙没有说清楚吧,这都过去半个时辰了,怎么还不来?”

    “咦,有飞行兽的飞翼扇动声。呵呵,他来了。”

    就在他等的有些心焦,手指开始敲击滑竿的扶手时,他的神识感知到了王落辰的到来。

    他便欠了欠身,将肥大的身子调整的较为端正了一些,做出长辈的样子,等着王落辰的到来。

    “嗖”

    巡天兽的速度很快,蔡不离刚刚坐好,它便一下子到了他的头顶上。

    “下去,慢慢的,要像有礼貌的孩子那样降落,下面可是我的师伯,很厉害的。你吓着他,小心他对你不客气。”

    王落辰低头看见水边那黑乎乎的影子,用神识感知到对方正是自己师伯,便给巡天兽传递了一个意念。

    “知道了,主人。我能感觉到他的强大,不会那么傻的。哈哈。”巡天兽笑着,缓缓降落在了蔡不离的面前。

    “师伯,青儿玉儿师兄,对不起,害你们久等了。今天我进了第三级训练室,遇到了难缠的铁人,被它给拖住。所以来晚了。”

    一落地,王落辰便先向师伯和两位童子师兄道了歉。并就自己来晚的原因撒了个小谎。

    不过,细究起来,他说这话倒也不算撒谎,毕竟他真是因为铁人才来晚的嘛。虽然,它并不是三级的。

    “怼上了第三级的铁人?怎么样?怼过它了吗?”

    蔡不离对他迟到的事儿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因听说他进了第三级训练室,在对他的进步感到有些意外之余,直接询问了一下他训练的情况。

    “嘻嘻,师伯。不瞒您说,不是因为我不能调用元力嘛,怕师妹她们担心,就没敢声张,自己偷偷溜进去跟铁人打了一场。结果,凭着我的皮糙肉厚,结实扛揍,我跟那铁人打了个差不多。”王落辰拍了拍自己胸脯说道。

    “凭你的实力,打个差不多就已经很厉害了。毕竟第三级训练室里面的铁人都拥有元力化形攻击的能力嘛。而你的肉体虽然厉害,又怎么受得了元力攻击呢?所以,你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不错了。也足以让你墨师兄感到欣慰了。”蔡不离夸奖了他一句,然后提到了墨可。

    “师伯,墨师兄真的来信了?他都说了些什么?能让我看看吗?”王落辰听他说到墨可,便将话题也转到了他身上来,并提出要看一看师兄的信。

    “落辰,所谓信,其实是你师兄向师门汇报的情报。师伯无权给你看。但可以透露一下其中跟你有关的信息。”蔡不离摆了摆手,表示信不能给他看,但随后却给他说起了信中的内容,“你墨师兄说,他查到了你父母现在所在的具体地址,并打听到他们在那里只是在做苦力,虽然辛苦却没有性命之忧。还说为了将私事和公事分开,他会将你父母的信息单独弄一份资料传过来。”

    “啊,真的师伯?墨师兄真是这么说的?那他有没有将我父母的信息给传过来啊?”

    王落辰听说有了自己父母的消息,心情非常激动,一下跳到蔡不离的跟前,抓住他的胳膊,问了起来。

    “落辰,这正是找你来的原因啊。你师兄说这话是一个七天以前,而按照约定,他三天就该汇报一次工作的。但两个三天过去了,他非但没有将你父母的信息给传过来,也没有汇报密站的工作。所以,我和你肖师伯就怀疑,他很可能是出事儿了。”

    蔡不离缓缓地说道,语气里透着担忧。令王落辰整个心都为自己的墨师兄悬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