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法阵,依旧是中间一颗大圆球,周围散布着许多小圆球。他们之间,依旧是由一些弯曲的曲线连接着。好像一个星系的星图。

    这星图的各星球和星际通道,晶莹剔透且闪着柔和的光芒,十分美丽。王落辰的神识在它们中间流连,都有些痴了。

    就在此时,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对这个法阵进行了说明:“复仇法阵,是拥有赋予工具以智慧,控制一切人偶力量的法阵。这力量十分强大,也十分残暴。必须要以悲悯法阵相中和,或者将其拆分后使用。否则,使用者很有可能会被法阵所控制。失去自我。”

    此言不虚,复仇的确可以让一个人变得野心勃勃,变得信心满满,变得杀气腾腾,变得势不可挡。但它让一个拥有了这种狂暴的力量之后,也很容易使其丧失理智,变得冷酷和嗜杀,丧失正常的人格。

    所以,拥有这种力量的人才必须要有一颗悲悯之心,对天地万物都有着深切的同情,时刻控制心中那股抹杀一切的冲动,合理地使用复仇所激发出的力量。

    那老人的话,就是这个意思。而这个意思,对王落辰来说来得很及时。

    因为,从在第一级训练室算计司徒鹰开始,他便品尝到了复仇的快感。之后,他就一直有点迷恋这种感觉。所以,他才在森林中杀掉闲云宗的六杀星兄弟,又在攀岩训练中设计害惨了想要对自己不利的齐虎成。

    这些都让他心里感到很愉悦,巴不得多来几次才好呢。

    这是一种比较不正常的情绪和心态。虽然,报复人很爽,但看到别人受到伤害,而心里快乐无比,怎么说都是有些不妥的。

    对于你的对手,你可以杀了他们,但你不能觉得杀死自己的同类是一件快乐的事。否则,你就真的有些心理变态了。

    王落辰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一点,想纠正,却一直没有纠正过来。恰在这时,他参悟了复仇法阵。那将法阵复刻给他的老者对他说的话,起到了警醒他的作用。

    他一下子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在,心里变得澄明起来。

    “好吧,听你的,我要控制复仇的力量,尽量不随意地使用它。”王落辰在心里默默地向那老者承诺道。

    接着,他便将自己的神识从铁人的头部退了出来。

    退出来之后,他再次将神识投射到这铁人的身体之上。这是最后一级铁人了,又特别厉害,对它的身体构造,他自然是不会放过了。

    于是,就用神识将这家伙给测绘了一遍,并且形成了它的设计图。

    做完这项工作,他的注意力再次停留在制造这铁人的材料上。

    “这么好的隐身材料,我不能白白放过啊。不行,我得带点儿离开。只要一点点就行。只要一点点,我就可以使用神识将这种材料给均匀地摊在其他的材料之上,做出简易的隐身衣。到时候,我就可以用它隐藏自己的行踪了。哈哈。”

    王落辰想着自己穿上隐身衣,然后突然出现在吴梦雪她们身边,吓她们一跳的情形,心里偷着乐了起来

    “可是怎么样才够得到它呢?明着拿走(偷),那肯定是不行的了。这种铁人肯定很珍贵,门内必定会很重视的,对它的数量以及其身体的完整状况,肯定都是知道的。拿走的话,别人发现不了才怪呢。”

    偷走人家会发现,王落辰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就自己放弃了这种想法。转而思考其他的办法。

    想来想去,将自己身上所有的手段在脑海里试着演练了一遍。终于让他想到了一种方法。

    那就是用法阵偷。

    法阵可以镌刻在物质最细微的颗粒上。只要他将法阵镌刻在这铁人的身上,当他收回法阵时,完全可以从它身上剥离很多细微颗粒。

    试想一下,如果他把法阵遍布在这铁人的全身,那么当他收起法阵时,岂不是就可以将这铁人全身各处的材料都给取走一点点?

    而这样取走的一点点,不过是铁人身上非常薄的一层,别人没有非常精细的仪器的话,就根本发现不了的。

    并且,使用这种方法从铁人身上“刮”下一层物质,假如还不够的话,他还可以去其他房间如法炮制,再搜刮一些。直到刮够他制作隐身衣的量为止。

    “靠,也只有我这么聪明的脑袋才能想到这么聪明的偷东西的方法,嘻嘻。事不宜迟,隐身衣,我来了。”

    隐身衣对王落辰来说,诱惑力太大了,所以他才如此绞尽脑汁地想出这种主意,并大费周章地去搜刮材料的。

    近水楼台,这房间的铁人就在眼前,且又不能动,王落辰自然是先从它身上下手了。

    他敲了敲它的脑袋,用幸灾乐祸的口吻说:“谁让你跟小爷打斗是那么狠了。那你就别怪小爷把你第一个给剐了,哈哈。用哪个法阵剐好呢?复仇法阵控制物体的能力更强,不如就用它吧,正好也试一下它的威力如何。”

    这样说着,王落辰就将复仇法阵给复刻了在了铁人的一根手指的尖儿上。

    他先实验一下,看这家伙能不能承受法阵的镌刻,别万一将法阵镌刻到它全身后,他受不了法阵中元力的狂暴,再一下把它给玩儿坏了。

    “哎,复仇法阵果然神奇,只是复刻在他的手指头尖儿上,心念一动就可以控制它整根手指的弯曲。真是神奇。不过,蠢东西,你别担心,我不会要你的手指的。我只要你手指头尖儿上那几百个原子。哈哈。”

    王落辰笑着,将法阵缩小到它手指头尖儿上的那些原子上面,伸手轻轻放出一点元力,由神识送入法阵为它提供动力,再由它控制着那些原子跟其它原子相分离,便将那些原子给剥离了下来。

    “收!”

    一声令下,心念发出,法阵就离开了铁人的指尖儿,定格在王落辰面前的空中。然后,心念再一动,就飞速在铁人的身体各处,复刻出了无数个法阵。

    这些法阵将铁人完全给包裹了起来,并在王落辰的神识控制下将铁人身体最外面一层的原子给剥离了下来。

    “收!”

    所有的法阵都脱离了这个铁人,密密麻麻地悬浮在了王落辰的面前。

    “合!”

    所有的法阵汇聚成了一个,王落辰就在这一个聚合成形的法阵出现的那一刹那,以神识感知到了薄薄的一片金属材料,那是所有法阵搜集的原子聚合而成的。

    “法阵,回!”

    王落辰将手指伸向那法阵,将其中的元力吸出,然后以神识收回法阵,那片薄薄的金属材料,便被王落辰收进了音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