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力被五彩轮盘给吸干榨净了,房间里的温度再次回升了上来。(书屋 shu05.com)铁人也因身上的能量耗尽,变得一动不动了。

    王落辰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慢慢地走向铁人,嘴里骂道:“该死的铁疙瘩,你怎么不放冷屁了?你不是挺牛的吗?这下成死人了?不动了?呵呵。”

    他走到它面前,在这铁人的大脑袋上敲了一下,笑得很开心。

    然后,他算算自己时间剩的不多了,就不跟它戏耍了,将自己的神识投射到了它那已经失去防护的头部,开始参悟它头脑里的法阵。

    这法阵依旧是残片。

    不过王落辰参悟时发现,与其他三个级别的铁人所不同的是,这张残片比那三张更复杂。

    最为关键的是,这个法阵里面有他在悲悯法阵中所遇到那种吸纳河流的巨大球体(不了解法阵和球体的,去二百一十六章回味一下)。

    与当初对法阵不甚了解时不同,现在的王落辰已经弄清这大球体就是法阵的中枢所在。法阵的运转,受它的影响很大。

    “看来,这张法阵残片就是这第二张法阵图谱的最后一张了。要不然里面不会有法阵的中枢的。只是,这就有些让人不好下手了呢。”

    “当初参悟第一张法阵图谱的时候,就是进入大圆球,然后在里面见到了异星世界的影像。而且还在其中沉迷了半天,结果造成了自己在祖庙前小广场上假死了十日。若是这次神识渗透进去,再遇到那影像怎么办?难道再为了参悟它费上十日功夫?那样的话,跟蔡师伯的会面可就耽误了呢。”

    王落辰的神识停留在那圆球之外,有些犹豫了。

    进,还是不进?

    进,控制力十分厉害的第二张法阵图谱,就有极大可能会被他给参悟了。

    他将因此获得控制所有铁人的能力,以及锁住天一生水本体的办法。但也可能会错过一次对自己非常重要的见面。

    不进,自己费了那么大劲儿到了这里,难道就这样半途而废了?那让他无法甘心啊。

    思来想去,大约几分钟后,王落辰终于还是决定。

    这到了嘴边的鸭子不能让它飞走,就算错过跟蔡师伯的会面,这法阵他也要参悟透彻。况且,他也考虑过了,若是真有事情,蔡师伯就算见不到他,也会将跟这事情有关的消息通过别的渠道告诉他的。

    所以,他进这法阵的中枢里去,并不会对处理蔡师伯要交代自己的事情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这样一想,他就不再迟疑,心念一动,神识便随着颗粒所汇聚成的河流钻进了大圆球的内部。

    进到圆球里面,还是跟上次一样,他见到了璀璨的闪着光芒的众多颗粒。他随着这些颗粒前进,被圆球中心的孔洞给吸入了进去。

    进到孔洞另一端的世界,他定睛一看,发现法阵果然没有让王落辰失望,这里依然有一个由细小颗粒所构成的影像世界。

    影像世界里的人物和建筑依旧栩栩如生,犹如就在王落辰的身边,在向他展示他们所处的那个异星世界。

    这次的影像所展示的内容,是紧接着第一张法阵图谱中的所演绎的故事展开的。

    狂霸星人的飞船毫无顾忌地喷射着死光,正在将整座城市中的一切给变成黑色的颗粒。

    从城市里疯狂逃出的人们正在狂奔着,怒吼着,咒骂着,奔向一些海螺型的飞船。

    那些飞船既是武器,也是逃生工具。

    劫后余生的人们在登上了那看起来十分漂亮可爱的飞船后,各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这些选择,大体可以分成两种,一种就是驾驶着飞船义无反顾地冲向狂暴星人的战舰,跟他们进行殊死战斗,为自己的亲人报仇雪恨;另一种就是带着老弱妇孺头也不回地飞向浩渺的太空,与那里更加巨大的母船会合,以保存实力。

    只是有些可悲的是,他们无论做何种选择,迎接他们的命运都是一样的。

    飞向狂霸星人飞船的,很快被那些星际强盗给击落,消灭。而飞向太空那些巨大母船的,也在接近那些庞然大物时,被狂霸星人悬浮在太空中的母舰给击落。

    敌人图谋已久,早已做好了完善的部署。他们从一开始就并没有打算殖民这颗星球,当然也没有给这些可怜的人们留下任何逃生的机会。

    当然,那些出乎他们意料,经过浴血奋战获得一丝生机的人们除外。

    大量在战斗中死去的同胞,为他们赢得了生存下去的机会。

    尽管,他们只有两艘已经破损的母舰,但好歹他们逃出了狂霸星人企图将他们族灭的包围圈。留下了延续种族的种子和希望。

    他们在太空中疯狂奔逃,进行了几次时空跳跃,穿过了许许多多的星河,终于在再也看不到自己身后那海螺型的星系团之后,摆脱了狂霸星人的追剿。在宇宙边缘一片充满着星云和时空风暴的星空停了下来。

    接下来,两艘母船的首脑就他们接下来该去那里进行了一番激烈的争论。

    并就自己争论的结果,跟自己的船员进行了充分的沟通和交流,听取了他们的意见,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就是两艘母船分道扬镳,各自去往不同的星空。

    分别的时候,他们这些国破家亡的人,个个眼含着热泪,拥抱了再拥抱,亲吻了再亲吻,并在母船之外的星空中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他们故乡那海螺型星团的影像,以示自己对故园的留恋。

    最后,所有人都匍匐在这影像前,用他们的最隆重的礼仪表达了自己对故乡那些亲人的悼念和祭奠。

    之后,他们起来,不停地捶胸顿足,指天画地,似乎是在立下什么誓言。

    至于是什么誓言,虽然这是无声的影像,王落辰无法亲耳听到,但从他们的形态和表情,他完全可以猜得出,他们这是在发誓要重建家园,杀尽狂霸星人。

    “对,杀,一定要杀了他们。这些强盗,都该死。我支持你们,而且我也相信,你们一定可以重回故园的。”

    王落辰看到这里,想到自己的故乡地球此刻正处在狂霸星人的统治之下,他忍不住向这些人们表达了自己的支持。

    “叮!星空法阵第二幅,复仇法阵!复刻!”

    当王落辰慷慨激昂的声音在这影像世界中响起,那苍老的声音再次出现。向王落辰传递了一个意念。

    紧接着,另一幅跟第一幅法阵图谱有些类似,但又不尽相同的法阵出现在王落辰的神识里。

    它显然是他识海中那四张残片自动拼接成的,因为王落辰认得前四分之三部分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