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人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攻击被王落辰给弄得消失于无形,或者是怒了,也或者是程序便是如此,它向王落辰发起了更猛烈的进攻。

    只见他手诀再次翻动,身上的光芒越来越盛,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随着他那寒冰元力的涌动而迅速地降低了下来。

    “这是什么招数?冷冻机吗?你是想把我冻死啊。”

    王落辰在室内的气温迅速降低之后,不由地瑟瑟发抖了起来。他一边抱着肩膀打着哆嗦,一边向铁人发出了抱怨。

    “嗡嗡!”

    对他的话,铁人不予理睬,继续向空中散发着寒冰元力,将室内的空气给降到了冰点以下。

    圣境此时的季节还是夏季,为了凉爽,王落辰身上所穿的衣服很单薄,根本不足以抵御这铁人突然制造出的寒冷。

    “混蛋啊,打不过就耍赖皮吗?居然用这么阴险的招数。可惜我的五行元力存量太少,不然我放火炼化了你。”

    王落辰体内虽有五行元力可以克制对方的寒冰元力,但他修炼时间太短,数量太少,因而无法直接调出五行元力克制它的冷冻攻击。无可奈何,只能收缩法阵,护住自己的周遭,不让寒气透进来。

    但即使只护住自己的周围,也是需要消耗不少元力的。并且,随着铁人所发出的寒冰元力越来越多,他要抵御这种寒冷所需要的元力也会越来越多。

    这种情况下,想逃跑吧,已经是来不及了。

    想用法阵将元力全吸收掉吧,又怕这元力太过狂暴,他的法阵吸收不了。若是勉强吸进来,恐怕会被撑爆的。而法阵爆开,在这个房间里,首当其冲受到冲击的就是他自己,这就等于是自杀啊。所以这办法也不行。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没有办法,只好先用法阵牢牢地裹住自己,让自己不受到寒气的伤害。等待对方元力耗尽,自己再做打算了。

    一时之间,刚刚还取得了一点优势的他,陷入了被动。

    他这一被动,铁人就更主动了。他很适时地再次加大了元力释放的力度。

    随之,室内的温度再下降了几度,空气中的水汽开始凝结成冰屑向地面飘落。地面和墙壁也出现了被冻裂的细微裂纹。

    到了此时,估计气温已经达到了零下三十多度。

    这么低的温度下,饶是王落辰躲在法阵之内,也被冻得手脚僵硬。

    “靠,还有完没完?这还叫训练吗?这简直是要人命嘛。”

    王落辰有些不敢相信,铁人这样进攻自己,哪里还是什么训练?简直就是要杀了他啊。这跟与敌人的战斗还有什么区别?

    到了这会儿还会有这样的想法,是他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这训练之地的名字。

    他忘了这训练之地叫什么名字了,忘了这里可是赫赫有名凶险之地,铁人地狱了。

    何谓地狱?冰山、油锅、剑削、刀砍等等酷刑集中的地方,才叫地狱啊。

    若是温柔乡,富贵地,热汤热水伺候着,没事儿再来个红袖给你添添香,那还叫什么地狱?

    所以,这铁人训练,本来就是地狱式训练。这铁人地狱训练场,本来就是地狱。

    之所以王落辰一直没有感到这训练的残酷性。一来是他的肉体比人家坚硬,战力比人家高,一路训练过来都是有惊无险的,没受什么大的伤害,思想有些麻痹了;

    二来,就是因为铁人地狱真正的残酷性都来自于第四级训练室中的铁人。它们的存在,才是铁人地狱之所以被称为铁人地狱的原因所在。

    其他三级训练室里的铁人,都只是陪衬,比较“温柔”,让人感觉不出“地狱”的味道来。所以,会产生铁人地狱并非地狱的错觉。

    不过,即便是这里的铁人会让人尝到地狱的滋味,是凶险之地,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到这里来品尝的。

    那是因为,这里的铁人,它们战力高,元力浑厚,拥有各种攻击手段。是训练五极门高战力弟子的有效工具。多年来一直被五极门的高层视为五极门重要的资产,重点保护,轻易不肯拿来给普通弟子做训练。

    这次,也就是看在此次三教大比意义比较重大的份儿,才让这些弟子来的。

    若非如此,他们想进这里,除非参加五极军团或者得到长老特批才有资格。否则,想都别想。当然,也就无从得知这些铁人的残酷之处了。

    不过呢,现如今,王落辰身处险境,对这铁人的残酷也算是亲身经历了,自然已经算是真真切切品尝到地狱的滋味了。

    “看来,这第四级铁人是非常实战化的。它们跟人战斗,根本就不考虑对方会不会死的问题。那样的话,我就不能再这样忍耐下去,坐以待毙了。必须要使出杀手锏才行。”

    王落辰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僵硬,而铁人的攻击却没有停止的迹象。这让他明白,这一级的铁人是不会顾忌参训弟子的生命的。

    跟它战斗,你能撑到最后,或者是能打败它,那就算是你的本事。你若无法撑到最后,或者是被它给干掉,那便是你的宿命。

    因而,他决定不能再跟它耗下去了,他必须使用最后的手段,进行反抗。否则自己只有死路一条。

    “五彩轮盘,你不是很需要元力吗?现在有很多元力摆在你面前,快出来吸掉它们吧。”

    王落辰将要被冻僵之际,闭目凝神,以神识将识海中的五条玉龙调出,让它们顺着他为它们开辟出来的五条通道去了丹田,再一次推动了五彩轮盘的转动。

    等到轮盘越转越快,王落辰就以神识将他给推出了丹田,经由腹部沿着经脉缓缓升至头顶,并由百会穴钻出。

    在妖精森林的黑盲谷,轮盘曾经出来一次,将欧阳靖司徒鹰等人一伙儿的元力给吸了个干干净净,让王落辰化险为夷,并大获全胜。

    后来的时候,王落辰再遇到危险,也想要轮盘出来,助自己一臂之力,但不知为什么,它就是不出来了。那时候,王落辰还没有控制它的能力,也不能利用神识调它出来,只能用别的手段御敌。

    而如今,他控制了五条玉龙,拥有了调动轮盘的能力,自然不会放着这么厉害的一个杀手锏不用的。

    因而,在被铁人逼得没办法的情况下,只好将它给调了出来,助自己破敌。

    五彩轮盘跟法阵不同,法阵是王落辰的神识所凝聚的使用元力的系统,而轮盘则是天一生水以它自己本体的一部分,用它强大的神识所构建的能量矩阵。因而,它比法阵更强大。

    它一出现,王落辰便将法阵撤回,进而将所有神识都集中到它上面,让它以更高的速度旋转,从而带动周围的元力形成一个以它为中心的元力旋涡。

    这个元力旋涡,起初很小,但随着它吞噬的元力越来越多,形成了一个将整个房间都填满的旋涡。

    “呜嗷”

    旋涡不停地转动,发出了低沉的类似于动物低吼的声音。

    “五彩轮盘,吸收!”

    王落辰心念一动,五条玉龙在五彩轮盘上,更加卖力地将轮盘按照顺时针给推动的如风车般旋转。

    须臾,阴阳双鱼的眼睛再次亮起。整个房间的元力就开始源源不断地向轮盘奔涌。

    很快,就被它给吸了个干干净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