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了这样的心思,王落辰没有答应她们什么。只是哄了她们两句,将她们哄去训练,就再次走进了第二级训练室。

    他今天仍没有去第三级训练室,而是去了第二级训练室的第九个房间。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他想借这第九间训练室的铁人,将自己控制元力地技巧给演练是更加纯熟。

    要知道,元力的攻击力是很惊人的,如果不能很好地控制,做到收发自如,很可能就出现会误伤别人或关键时刻发不出的情形。对人对己都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既然是训练,在哪儿练不一样啊?为什么一定要选在第二级训练室,而不是去第三级训练室呢?

    这是因为,王落辰考虑,第二级训练室里的铁人都不具备元力攻击的能力,就他而言,不依靠元力都可以从容应对。

    那样的话,在他对元力的使用不熟悉的情况下,不必担心会在跟对方比拼元力时,因为自己使用元力不纯熟,导致元力一时间使不出来,而被对方给伤到。

    怀着这样的目的,他走进了第二级训练室的第九训练室。

    这次,跟他对战的是使用棍术的铁人。

    一般来讲,这类铁人比只使用拳脚的铁人要厉害。

    为什么这样讲?因为你想啊,本来铁人这种家伙,由于自身是金属做的,就够坚硬够强横了。手里再拿上一根铁棒,一支长枪,一把大刀什么的武器,其攻击能力更是如虎添翼,锐不可当啊。

    只不过呢,它们的这种厉害,也仅仅只是在跟不能使用元力的武者战斗时才能成立。当面对可以使用元力进行攻击的武者时,他们的这种厉害就根本不存在了。

    元力,是比体力和元气更为精纯的宇宙能量。从能量品质和等级来讲,都要比它们更高级。这便导致,在元力攻击面前,这两种力量不值得一提的。

    所以,当王落辰一走进房间,那铁人将铁棒舞的虎虎生风,夹杂着风雷向他砸下的时候,王落辰毫无紧张感。

    面对攻击,他只是抬起了一根手指,对着它轻轻一指,一丝如刀刃般的五彩光芒飞出,便把它的铁棒给截成了两段儿,让它凌厉的攻势化为无形。

    “哈哈,你这武器的材质不怎么样啊。还搁不住我一指。嗯,看来普通钢铁在我这元力攻击面前,根本就毫无抵抗力了。就是不知道你身体上的这金属质地怎么样?可不可以抗住我的元力之刃呢?”

    王落辰有些得意地看了看自己指尖上,由元力凝聚出的长约三寸的元力之刃,向那铁人主动发动了攻击。

    “锋刃切割”

    王落辰左手斜斜地一划,元力之刃流转着五彩光芒,切向了铁人的腹部。

    铁人受到攻击,将自己的半根铁棍迎着元力之刃而来,企图将它给挡在自己腹部之前。

    但他似乎忘了,自己的铁棍刚刚就是被这元力化形的武器给削断的,现在再拿铁棍来挡,不也是白送吗?

    果然,就听“当啷”一声,它的铁棍再次被削掉了一截。那一截掉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令铁人愣了一下。

    王落辰的元力之刃,便趁它愣住的那一刹那,切割在了它的腹部。

    “呲”

    光芒闪动,元力之刃划过它腹部,拉出了一道口子。只是,这口子很浅,并没有透入铁人身体的内部,因而也就没有对它造成多大的损伤。

    “咦,这金属还真是够坚硬的。元力之刃竟然只是划破了它的表面,并没有切割下去。由此看来,这星族的科技当真不简单,材料制造水平已经达到了相当惊人的程度了呢。”

    王落辰一击得手,却没有对铁人造成致命的攻击,心里不禁诧异,同时也对星族人的科技水平再次感到不可思议。

    然后,他收回自己的左手,以右手向那铁人拍出一掌。当然,这一掌上也是灌注了元力的。

    “砰”

    铁人中掌,重逾数百斤的身躯被打地飞了起来。

    “哐当”

    铁人以抛物线的形式飞行了一段距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然后,他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这一招儿掌上灌注元力,引而不发,等手掌拍击到对方后再将元力打出的攻击方式,果然杀伤力更大。一下就让铁人受了内伤,再也爬不起来了。”

    王落辰回顾着自己刚才那一掌元力使用的方式,心中暗暗得意。

    接着,他走过去看了一眼铁人。见他身上从外面看并没有明显的损耗,相信那些维修的老兵们不会怀疑自己什么。就收回了掌中的元力,结束了在这间训练室里的训练,走了出去。

    出了训练室,拿到自己应得的那一分。王落辰便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到第三级训练室训练室去看看。

    第三级训练室中的铁人都可以使用元力,并掌握了元力化形攻击的武技,很不好对付。

    他们这九个人当中,沙傲云、李英晨、卓应儿和赵思雅他们这几个,因自小有家族或家庭的训练,还能勉强应付。其他几个,像秦俊彦、吴梦雪、丁梁柱和甄仁才对付起来都很吃力。

    所以,迄今为止,他们在第三级训练室中并没有取得多好的成绩。

    勉强对付的几个,不过才仅仅进入第二训练室。而对付起来比较吃力的四个,虽说因个人战力的不同,在训练室中所待的时间有长有短,但还没有一个人能够突破第一间训练室。

    “师姐他们几个是勉强能够应付,秦师兄和师妹他们则是对付不了。若我这时候过去,噼里啪啦地将铁人一个个给干掉,是不是不光他们,就连别人也会怀疑我的战力为什么会突然间就突飞猛进呢?可是,若是我因此就不进去,那我又怎么知道自己的战力能不能战胜那些铁人呢?那我的战力究竟有多高还是无法确定啊?”

    王落辰在心中翻来覆去地思考着。对如何做选择,一时间下定不了决心。便在第九训练室外踱着步,瞎转悠了起来。

    以前,他到训练室来,从来都是来到就进去,打败铁人就离开,一次也没有在这儿长时间逗留过。所以,便不曾想过一个他早就应该想到的问题,那就是,训练室里的维修工是如何进入训练室的呢?

    他们也是通过前门进去的吗?但如果前门坏了,训练室里恰好又有参训的人员呢?那他们是不是就因进不去而不管了呢?

    不可能吧,他们或者是有别的通道可以走的。而这个通道,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紧急通道、维修通道或后门儿,不是吗?

    肯定是啊。哈哈。

    在走来走去,无聊透顶的思考中,关于训练室,王落辰想到了一个问题,并想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同时,也由这个答案想到了自己进入第三级训练室测试自己的战力,但又不用担心别人会怀疑自己的办法。

    那办法就是,找到训练室的维修通道,偷偷溜进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