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伍已经成形,要选一队靠上去,站在人家旁边,融入到团队中去,这是新人必须要做的选择。除非,你自己有能力自成一队。

    王落辰目前没有这种能力,且又觉得墨师兄和蔡师伯卓师伯他们对自己很好,所以他就很自然地跟他们站在一起了。

    何况,除却私人感情之外,蔡师伯他们这些人还是赞成出兵驱逐外星人,挽救地球危局的一派,这就让他更没有理由不和他们站在一块了。

    既然和他们站到了一块儿,那他们有事情的时候,他自然是要去帮忙的。

    因为,不知为什么,他听那人提到墨师兄来信了,蔡师伯要找他,就感觉蔡师伯很可能是有事情要自己去做了。

    只是,是什么事情呢?

    会不会跟墨师兄有关?若是跟他有关,那是不是说,也跟尘世有关呢……

    王落辰排在营房外面的队伍中,思考着这些问题,然后又机械地跟着别人到了饭堂。

    到了那里后,他还在瞎琢磨,因而没有看到吴梦雪和沙傲云她们跟自己的眉目传情。

    这让她们俩有些纳闷儿,也有些担心,想着他脑子是不是被这次训练给搞出毛病来了,见到她们怎么不献殷勤了呢?

    于是,吃完早饭,列队进入铁人地狱。她们别的事儿不干,第一件事儿就是过来又是摸头,又是翻眼皮的,查看他有没有事。

    “干嘛啊你们?我好好的,你们怎么又来给我瞧病?”王落辰被她们出人意料的行为给吓了一跳,连忙躲开。

    “好好的?好好的那为什么我在饭堂看了你十六眼,你却一眼也没有看我?”沙傲云问。

    “就是,我对你笑了八回,你为什么一个笑容也不给我?”吴梦雪也问。

    “什么?你们看了吗?笑了吗?我光想事情了,没注意啊?哎哟,罪过罪过,师姐师妹别生气啊。都是我的不对。哈哈。”王落辰听她们这样说,知道事儿大发了,赶紧赔礼道歉。

    “想事情?想什么事情想得这么入迷?难道说,你又在想应儿?快从实招来,否则,定斩不饶。”沙傲云将手刀架上他的脖子,威胁道。

    “对,快说,不然就,‘咔嚓’”吴梦雪伸出两根手指,当作剪刀,朝他某部位比划了一下。

    “这,你们能不能把我往好处想想啊?人家说想事情就是想小师妹吗?我所说的想事情,是想正经事儿了?”王落辰辩解说。

    “正经事儿?你有正经事儿吗?师妹,他说他在想正经事儿,你信不信?”沙傲云摇了摇头,表示不信。然后她就问吴梦雪信吗。

    吴梦雪也摇了摇头,说:“这个笑话一点儿也不好听。麻烦师兄换一个。”

    “你,你们。这,唉。我说的是真的啊。想听吗?那么附耳过来,我说给你们听。”王落辰一脸诚恳地表示自己在说实话。

    “有话就说,才不上你当呢。说是附耳,你却伸嘴。又不是没被你骗过。”沙傲云没有附耳过来,反而是朝后退了两步。

    “对啊,上回被你给啄了脖子,留了红印子,害人家用手捂了大半天呢。所以,再也不信你的话了。”吴梦雪用手挡在自己前面,连连摆动,表示宝宝再也不上当了。

    “这回是真的。你们不信,那等以后我若是有事离开,你们别怪我没跟你们说。好啦,话我说到这儿了,既然你们不听,那就算了。我继续去训练去了。今天,我还要去第二训练室,看看第九训练室里面会遇到什么鬼。”王落辰笑着,挥了挥手,就准备离开。

    “哎,别走。话没说清楚,不许走。”

    他真要走了,却发现自己走不了了。因为,他连步子都没迈开,就被沙傲云和吴梦雪两个给一人一个胳膊给拉住了。

    “跟你们说又不听,不跟你们说你们又非要问。唉,我发现自己的命真的是好苦啊。”王落辰装出一张哭脸,感叹起自己命苦来了。

    “当着我们的面儿说自己命苦,讨打是不是?那不如,让我们修理你一顿,为你的苦命再添点油盐酱醋啥的调料儿。”

    说着,沙傲云便拉着吴梦雪对他作势要打。但她们的手刚抬起还没落下,却被王落辰给一把拽到自己怀里,在她们脸颊上亲了一口,轻轻说道:“墨师兄来信了,蔡师伯约我今夜在水潭见面。”

    “真的?那看来我们是冤枉你了。那好,你快跟我们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

    听他这样一说,她们才信了。便追问起具体的情况来。

    王落辰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弟子们早已进了训练室,第二级训练室的大厅里并没有别人,便用只有他们三个可以听到的声音,将自己接到蔡师伯邀约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其中,他也将自己的猜测给说了出来,以便让她们也给自己参谋一下,自己所猜测的对不对。

    “师弟,你说的有道理。因为,你想啊,若是墨可师兄只是来了一封信,跟你以及尘世都没有半点关系,蔡师伯自然是用不着跟你见面说的。既然他要约见你,并郑重地谈这件事,恐怕就和你有莫大的关系了。”听了他讲述,沙傲云赞同了他的猜测。

    “师兄,那听你的意思,好像是说会有机会去尘世?那样的话,我也要跟你一起去。”

    吴梦雪听到墨可和尘世的消息,自然想起了尘世中的那些往事,她心里不免有些悲戚。更觉得师兄就是自己在这世上最亲近的人了。不免更加依恋他了。

    “若是能去,自然是好的。毕竟因为动用一回传送阵的消耗太大,门里若是没有重要事情或特别的安排,是不肯为师弟这样的年轻弟子动用的。况且,你们又都是尘世中的人,能有机会回去看一下,当然是好事。只是,这样一来,我就有些不放心了呢。要不,师弟,我也跟你一块儿去吧。”沙傲云也依依不舍地说。

    “瞧你们俩激动的。这事儿还只是猜测呢。你们就缠上我了?好啦好啦。去与不去,还是先别说了。一切等我和蔡师伯见了面再定吧。毕竟,谁知道他怎么打算的?万一,他跟我见面,只是跟我说说尘世中的新闻什么的呢?那我们不是白激动了一场。”

    王落辰在她们两人的鼻子上轻轻捏了捏,哄她们说。

    爱人之间最怕离别,他明白她们俩的心意都是因不想跟自己离别,所以才提出这样的要求,做出如此打算的。

    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他能做得了主的,万一要是蔡师伯只安排自己一个人出去呢?他该怎么跟她们说呢?所以,他现在才不敢答应她们什么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