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梦雪的哭泣和捶打,让王落辰感觉到她对自己浓浓地爱意。不禁伸手在她脑袋上摸了摸说:“师妹,是师兄不好。都是我的错。害你为我担心了。以后我再也不这样了。”

    “师弟,你这次在里面又搞什么名堂了?若不是我们去问了铁人控制地狱的师兄,知道你没什么事,一直在里面训练,打坐。我们这次肯定是要冲进去了。”沙傲云走过来,将一只手掌温柔地抚摸上他的脸颊,说道。

    “师姐,别说了。都是我不好,我没有预料到自己一入定就会用这么长的时间。”王落辰朝她抱歉地笑了笑,解释了一句。

    “好啦,既然师弟已经出来了。大家的心也终于可以放进肚子里去了。走吧,师弟师妹,咱们赶快回去吧。早点儿将这个消息告诉大家,也省得他们的心也都悬着,无法安生。”

    沙傲云拍了拍吴梦雪的肩膀,挽起王落辰的胳膊,说道。

    听了她的话,吴梦雪从王落辰的怀里挣脱出来,又拍打了他两下,骂了句他木有良心。才用手帕擦着眼泪,挽起他另一边的手臂,同他们一起回去了。

    回到营房,天才刚黑,不到休息时间。大家还可以自由活动。

    秦俊彦李英晨他们听到了消息便围了过来。他们争先恐后地嘘寒问暖的,弄得王落辰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对他们连声感谢。

    大家自然不会要他客气,就都说他太见外了。然后,大家又想到反正他的人他们已经看到了。而他现在又是四天没吃饭,没睡觉,也就不再多打搅他,跟他说了几句话,便各自离开了。

    他们走后,王落辰在吴梦雪和沙傲云的陪伴下,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去洗漱了,又跟她们说了会儿话,到了军营规定的时间,才送她们离去。

    在这整个过程中,他的心里一直是十分欣喜的,那是因为他掌握五彩轮盘,拥有了新的战力的所导致的。但在这一过程中,他的心里也是有些小纠结的,就是他一直在要不要告诉自己的爱人和朋友们,自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这个问题上面矛盾不已。

    告诉他们吧,怕人多嘴杂,除他们之外的别人,也会知道自己的变化,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告诉他们吧,又怕他们以后知道了,会怪自己对他们不够坦诚,不够信任。

    “唉,师妹,师姐,师兄,师弟们,不是我不想和你们坦诚相见,而是这个事情关系到我最大的秘密,实在不方便告诉你们啊。这真的不怪我,若不是在这个环境中,若不是有那么多人关注我,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们的。可是,现在这种环境和形势下,这个秘密,我不禁不能告诉你们,恐怕将来一段时间内,就连我自己,也要当做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这个秘密呢。”

    送走所有人,又跟营房里的兄弟们聊了会儿天,王落辰躺倒在自己的床上,思考起这件事情。

    他这样想是对的,像他这种五行俱全,但又五行缺五行的,被所有人都判定为无法凝练五行元力的人,一夜之间突然拥有了跟别人单一元力所不同的五行俱全的元力,那肯定是要引起别人的好奇的。

    那样的话,他们会将他当成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彻彻底底地将他给检查一遍是一定的了。这样一来,他身上的秘密,还能保得住吗?

    在他想来,恐怕是不能了吧。

    天一生水的功能很逆天,他师父薛步尘曾经说过,这东西世间只有一个,是薛步尘和他父亲两人用了两代人的心血才研究制造出来的。谁都没给,就给了他王落辰。

    若是别人知道了这东西的存在,心存羡慕或是图谋不轨,那么肯定都会对天一生水进行研究或争夺。那样的话,他的麻烦就大了。

    为了省去这些麻烦,他所能做的最好的选择,就是保守这个秘密,并且保守跟这个秘密相关的所有事情。

    因而,在他没有能力保证,他自身的安全不会因天一生水这个秘密的存在,而受到影响之前,他是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的。哪怕是他最亲近的人也不行。

    这样说,倒不是因为说他疑心重,连最亲近的人也不信任。而是,他以为,有时候让自己最亲近的人替自己保守可能会招致危险和麻烦的秘密,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爱她们,就要让她们平安快乐,无忧无虑。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为了这一想法,哪怕是她们将来误解自己,他也不能将自己身上所隐藏的这个,会增添麻烦的秘密,告诉她们。

    将这些问题都想得透彻了,王落辰才昏昏睡去。

    疲劳使得他这一觉睡得很香,以至于这一夜,他连身都没有翻一下就过去了。

    因为睡得沉,睡得香,所以第二天早上,他又是被人给叫醒的。

    只不过,这次叫醒他的不是上次那个小师弟了。而是换了一个人。

    那人平常跟他没有多少接触,按说不应该是他来叫醒他的才对。但今早却偏偏就是他来叫醒王落辰的。

    而且,在叫醒他之后,这人还偷偷说了一句话:“墨师兄有信来了,在蔡师伯那里。他老人家要我告诉你,今晚熄灯之后,他会在深潭那里等你,有事情说。”

    “墨师兄有信来了?师伯要找我?这是真的?”王落辰小声儿问了一句。

    那人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微地点了点头,算作对自己刚才所说之事的确认,然后大声地说了句“师弟快去站队吧”,就走了出去。

    他这种表现,王落辰倒是可以理解。他应该是护法派暗中发展的成员,这样做是不想让人发现他的身份。

    因而,他也不再追问什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大声地笑着回了句“哎,知道啦。谢谢师兄”,便起身洗漱,穿衣,走出去站队了。

    他们这种表现,因为这个房间里住了二十人,谁都可能叫醒自己的师兄或师弟,在别人看来,实属正常。所以,并没有人特别注意到他们这次信息传递活动。

    不过,王落辰在这件事之后,又再次被提醒,自己处在一个怎样的环境之中。想起在五极门中,除了吃饭、睡觉、练功、把妹之外,还有很多令人不愉快地事情要去面对,去处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这话一点儿都不错。唉,自己这段时间光想着提高战力的事情了,竟然都将这些事情给忘记了。只是,这些事情,即便自己忘了,可有些人,有些势力,却是不会让我忘掉的。前几日,他们不是还拍出了几名杀手来提醒我嘛?可惜,都被小爷给杀了啊。”

    王落辰迎着朝阳,走出了营房,看着自己面前一大帮人排成的队伍,想起了在五极门中,任何一个弟子都要面对的“站队”问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