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

    玉龙推动五彩轮盘上的阴阳双鱼盘开始了逆时针转动,五彩轮盘启动的瞬间,骤然发出一声嗡鸣。接着,黑白双鱼的鱼眼亮了起来,开始从五彩轮盘的八个轮齿上向内抽取元力。

    随着元力地涌入,黑白双鱼的眼睛更加明亮,并且黑眼睛所在的白鱼和白眼睛所在的黑鱼也同时亮了起来。

    黑白双鱼一亮,顿时白色和黑色两种颜色就掩盖住了五彩轮盘上的五色。

    这时,五彩轮盘因从这种变化中获得了力量,越转越快。黑白双色也在轮盘上融合成了一体。

    突然,就在它们这两色几乎融合成一种颜色的那一刹那,五彩轮盘的转动戛然而止了。

    “砰”

    轮盘之上,在它转动停止的同时,传出一声清脆的爆音儿。黑白双色融合而成的那一种近乎灰色混沌般的颜色,骤然幻化出五彩,以极快地速度分别流向五彩轮盘中的五色区域。

    这些色彩流到那五色区域后,那五色区域就好像被突然注入大量水流的池塘一样,盛不下那么多水,一下子溢流了。

    五彩,便一下子流出了五彩轮盘,到了王落辰的丹田之中。

    “看来,这一出的五彩便是五彩轮盘释放出的五行元力了。若使用他们,只需要按照功法,以神识驱动他们由丹田中流向经脉,由身体的某一攻击部位向敌人打出就可以了。哈哈,如此说来,我终于可以使用五行元力了?真是太好了。那就让我引一道元力出去,打一打眼前这个柔术铁人试试它的威力吧。”

    王落辰看到那五彩溢出轮盘的那一刻,心里激动万分,便以神识驱动它们涌出丹田,经任督二脉上行至双肩,再经双手诸脉,向着柔术铁人喷射了过去。

    “咚”

    王落辰手中闪出的五彩光芒击中了铁人。铁人的金属身躯,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重重地撞在这训练室的墙上,发出了巨大响声。

    随着那响声发出,它撞击墙壁后所震碎的石块儿和灰尘也是四处飞溅了起来,顿时便将这间足有数千平方的房间给弄得烟尘弥漫。

    “靠,元力攻击这么厉害吗?怪不得师妹他们凭借元力可以那么轻松地通过二级训练室的训练呢?”

    见识到元力的巨大威力的王落辰用衣袖捂着鼻子,兴奋地叫了一嗓子。

    只是,他不知道,同样是元力攻击。他的这种五行元力齐出,可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自然,他们元力攻击的威力也不可能有这么大了。因此,所谓的别人使用元力攻击轻松过关的情形,也不过只是他的想象而已。其实,他们通关的过程并不轻松的。

    “咳咳!靠,动静怎么这么大?灰尘老半天还没散去。要不我还是走吧,要不会被这里的烟尘给呛死的。哎,对了,还不知道在我这么厉害的攻击之下,铁人怎么样了?有没有被玩儿坏?若是坏了的话,恐怕我会有点儿麻烦呢。”

    王落辰捂着鼻子,猫着腰,在等烟尘散去。可是等了老半天也没有等出个结果,就想从房间里撤出去。

    但刚走了两步,他又想起自己还没看到首次元力攻击的战果呢。就嘟囔着走了回来,放出神识在前面为自己探着路,向那铁人撞击墙壁的方向走去。

    走了四十余步,他终于在呛人的烟尘中到了那铁人面前。

    “乖乖,整个铁人都嵌入到石壁中间去了。这也太有点儿恐怖了吧?而且,这下麻烦了,万一要是有人见到铁人这样,他们来问我怎么造成的,我该怎么说啊?难不成说铁人脑筋秀逗了,自己撞墙了?要不然我该怎么解释自己的力气为什么会突然变这么大呢?”

    王落辰一边感叹着自己力量的强大,一边琢磨着自己该怎么跟别人解释铁人嵌入墙里这事儿。

    不过,这事儿可以以后再说。他当前最该做的,就是将这铁人从墙里面抠出来,看一下它损坏程度。然后将它放好,以利于老兵们对它进行维修。

    想到这一点,他就赶紧上去抓住铁人的胳膊,用力拽了起来。

    比较幸运的是,这铁人虽然嵌入了石壁里,但由于它撞进石壁的过程中,它远比石头坚硬的身体,已经将它身体轮廓范围内的部分给撞碎了。它并没有被石头给卡住,王落辰拉出它的过程并不是太费劲。

    当然,并不是太费劲的意思是说,他还是费了些劲儿的。毕竟,铁人那金属做成的身躯的重量在那儿摆着了嘛。要拉动它,并把它安放好,还是需要很大的力气的。

    好在,这些力气,对于经过炼体,拥有强壮体魄的王落辰来说,还不算有的。

    因此,他很快就将铁人给弄出了石壁,并将他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安放在了石壁前的地上。

    “还好,你这家伙的身体比较硬,而墙壁跟你相比比较软,除了前胸被我给打出的凹陷外,你身体其它各处并没有什么破损。要不然,你若是碎成破烂儿的话,我还真就不好跟别人解释了。”

    王落辰将铁人安放好,在它的硬脑壳上敲了一下,调侃了他一下。

    检查完了铁人,确认它没什么大事儿。王落辰为自己少了许多麻烦而长出了一口气。

    接着,他便转过身,看着那面被铁人撞碎的石壁愣了会儿神,想了半天。最后,从音灵石中拿出了千绝剑,对着石壁砍了起来。

    这石壁上的人形轮廓是铁人撞击墙壁的证据,任谁看了之后,都能想象得到这房间里发生过什么。

    所以,他要将这证据毁掉。方法么,当然就是,用锋利的宝剑将这个人形轮廓给破坏得面目全非,让谁也看不出这墙壁是怎么碎出深坑的。

    千绝剑锋利无比,削铁尚且如泥,何况区区的石壁呢。所以,没用多久,也没用多长时间,王落辰便将那石壁上的人形轮廓给改造成了四四方方的门的形状,再也没用半点儿原来的影子了。

    做完这一切,王落辰自以为自己已经将现场给破坏的差不多了,便收起宝剑,带着获得新的强大力量的喜悦,离开了这间训练室。

    出了门,迅速打了指模,登上铁罐车,上了断桥,他便逃命似的离开了这间训练室。

    再次回到大厅,刚出训练室的门,他一眼就看见了守在门口,两眼哭得红肿的吴梦雪,无比惊奇地问:“师妹?你这是咋了?难道你家死了亲戚?”

    “你这个坏蛋,混蛋。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上次你不过是让人家担心了两天两夜。这次倒好,你变本加厉了,将让人家替你担心的时间变成了四天四夜?你说你,还让不让人家活了?”吴梦雪一头扑在他的怀里,捶打着他的胸脯儿,哭着质问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