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神识,牵引着那些包裹着玉龙的茧子向天空中飞腾,终于来到了那些细小的孔洞之前。

    出于习惯,那五条玉龙即使在茧子里,也还是想分解成小小的水滴,但王落辰怎么可能让它们得逞呢?

    “想分裂,先挣脱我是神识之索再说吧。神识之索,给我紧!”

    王落辰一心五分,分别控制一条神识之索,让它们不断地收紧,将包裹着玉龙的茧子缩成了一个紧密结实的牢笼,将所有的玉龙牢牢地困在了里面。

    因为不甘,那些玉龙在他的神识之索所织成的茧子里,不停地翻滚着,奔突着,寻找着茧子的缝隙。但无论它们如何努力,就是无法从那些茧子里挣脱出来。以至到了最后,它们都累得筋疲力尽,安静了下来。

    “哈哈,这就对了嘛。这身体是我的,你们住在我的身体里,就得听我的。我让你们怎么样你们就得怎么样,一切行动要在我的掌握之中才行。现在,让我带着你们走一条光明坦途吧。记住啊,以后就要从我领你们走的这条路走了啊。不然,就要打屁股咯。”

    王落辰逐渐收拢自己的神识之索,将那五条玉龙拉到自己身边,以幼儿园老师教育小朋友的口气跟他们讲起了规矩。

    虽然,这五条玉龙其实半点灵智也没有,只是天一生水的本体跟丹田轮盘之间联系的某种程序而已,但王落辰还是希望它们可以听得懂自己的话,变得老实起来。

    王落辰教完它们规矩之后,就带用神识之索拉扯着它们,飞向了那些密布在虚空中那些细小的孔洞。

    到了那些孔洞的近处,王落辰停了下来。将自己所存储的,识海与丹田连接通道的那份路线图,调取了出来。

    “按照图上所显示的通道,可以找到它们的源头,也就是那些去往丹田的小水滴它们所进入的孔洞。这就好办了。我只需将那些孔洞用神识标注出来,然后带着玉龙穿过去就行了。只是,还有一个问题,这些孔洞太过细小了,而玉龙们的身体则太过庞大,穿过去还真有些困难呢。若是,能够将它们的体积间的比例再调整一下就好了。”

    王落辰在那些孔洞前,看着自己用神识之索困住的玉龙和那些细小的孔洞体积间的差距,又犯愁了。便不禁再次思考起解决的办法起来。

    这一想,便又是良久。

    终于,经过老长一段时间,几经考虑之后,王落辰想出了一个对策。便是从孔洞与通道这一方面和玉龙那一边一起动手,力争将它们的体积都做出一些调整。

    简单地说,就是将细小和狭窄的变得更宽阔和粗大一点儿,而将庞大臃肿的变得微小和纤细一点儿。

    具体来讲怎么变呢?

    他的想法是,将通往丹田的那些通道中间的壁垒打破,合并成五条。其中,沿着前胸和后背的任督二脉向下的通道各合并成一条;而从脑部泥丸宫到胸口绛宫再到丹田的这三宫之间的通道,合并为三条。

    这样,孔洞过小,通道过窄的问题就解决了。

    而玉龙这方面,他则是想通过使用神识之索竭力拉紧茧子的方法,将它们的身躯变得瘦削狭长了很多。

    如此,两边一凑合,问题便差不多解决了。

    想到就去行动。王落辰想到了这个办法之后,立刻将自己的神识分成一大五小六份儿。

    那一份大的,用来收紧神识之索,紧缩五条玉龙的体型。而那五份小的,则去合并那些通往丹田的通道。

    不得不说,世界上的事情,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这两种工作按照王落辰的设想,似乎是很好完成。但当他真正去做的时候,却发现,真的是既困难又痛苦。

    困难的原因,是因为那些玉龙都很强大,他的神识去紧缩它们的身体,遇到了它们体内保护机制的自发抵抗。令王落辰的神识在紧缩它们的过程中,耗损了很多力气。

    而痛苦的原因,就在合并通道那里了。那些通道都是些类似于经脉的东西,彼此间本有血肉相隔,不是一个整体,你现在要把它们给合并起来,必然要触动血肉,引发疼痛。

    只不过呢,虽有疼痛,奈何王落辰的身体异于常人,对于痛楚的忍耐力也高于普通人,所以并没有令他因此而放弃这项合并。

    因而,最终经过一番努力,也是完成了。

    这两项工作一完成,王落辰就立刻将神识聚拢起来,稍微休息了一下。然后,再次一分为五,分别牵扯着五条玉龙,硬生生地挤过那些他刚合并起来的通道。一鼓作气,到达了丹田。

    到了丹田以后,他便慢慢抽丝剥茧,将神识之索编织的茧子收缩成绳套儿,将那五条玉龙套紧,拉到了五彩轮盘上。

    按天一生水说的,他让一条玉龙盘踞在中间的那一元之上,安排另外四条分成两队,两两为伴,以阴阳双鱼的鱼眼为中心,盘踞到了阴阳双鱼之上。

    “都给我听着,从今日起,你们听到我的召唤,就自己自觉地从识海穿过我为你们开拓的通道,按照我给你们定好的位置,飞到这个轮盘上来。以你们的身体来推动它的运转。听见没有?否则,看我不用神识之索抽你们?”

    说着,王落辰将神识之索收回,凝聚成一条鞭子,用力在它们面前凌空抽打了一下。

    “啪!”

    那鞭声响亮清脆,透出无穷的威仪,令五条玉龙动也不敢动。

    “我知道你们没有灵智,却有本能。我想,这鞭声的中所蕴含的足以破碎神识的力量,你们都感觉到了。哼哼,你们若想试试,我不介意给你们点儿教训。都听明白了吗?”

    “吼”

    五条玉龙再也不敢装疯卖傻了,它们纷纷低下头颅,发出了低沉地吼声,表示了自己的臣服。

    见到它们此种表现,王落辰不禁心想,看来一切能动之物,皆有意识。即便这五条玉龙只是某种程序,但它们也能对外界的刺激产生本能的反应。并懂得趋利避害。哈哈。

    说白了,谁不知道挨打的滋味儿不好受呢?五条玉龙也不想自己被人家给打屁股的,对不对?因而,它们就都识时务地选择了顺从。

    “好啊,一切就绪。那么,就让我来驱动五彩轮盘,试试它的威力吧。”

    王落辰的神识漂浮在五彩轮盘之上,伸手一挥,对五条玉龙说:“给我逆时针推动轮盘,让五彩轮盘释放出元力。”

    他的命令下达,五条玉龙就按照他所说的,奋力推动五彩轮盘沿着逆时针转动了起来。